photo-1506664453913-f326aa81f54d

不用羨慕住家裡!來看看這些長大後卻不能「做自己」的日常

出社會後,決定要住哪、怎麼住是一件大事。身為台北人,出社會後選擇回到家裡住的原因很簡單,台北居大不易,想要存錢又想擁有屬於自己的空間,對一個新鮮人來說其實非常困難。身邊朋友們總會說,在台北能有個家可以住就得偷笑了啦!其實,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好。

雖然住家裡可以跟家人更親近,但是長大後總想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沒辦法像小時候聽進父母親的撈叨。家人也不像真正的室友,只要彼此討論好住屋規定,其他都互不干涉,反而是常常受到關注,時時刻刻被叮嚀著。但是畢竟住家裡、吃家裡的,自己的媽媽就好像瞬間變成房東太太,生活難免有種「寄人籬下」的感覺。

 

 

近距離觀察,叮嚀碎念樣樣來

小時候父母親總會跟在屁股後面叮嚀:衣服摺了沒、房間為什麼那麼亂?出門前會問你要去哪裡,什麼時候要回來?長大後,我們擁有照顧自己的能力,偏偏在父母親眼裡,我們永遠是長不大的孩子,這些叮嚀也曾不間斷。

在外居住求學時期,就不時收到來自媽媽的訊息,內容五花八門,從家裡發生的大小事到她去市場買了什麼好菜。這些想拉近距離卻不著邊際的關心,讓人看了又好氣又好笑。現在與家人同住,對媽媽來說就更方便了,孩子瞬間成為動物園裡那些隔著透明玻璃的動物,讓她近距離觀察。

 

感恩的心,相互配合沒問題

住在家裡,父母親被定義為「不收房租的房東」,所以我總是抱著一顆感恩的心,認命地聽他們的指揮。家就是一個小型團體,所以無論是吃晚餐、看電視、洗澡或是睡覺的時間,都要跟其他好好溝通團員協調。

小時候也許還能乖乖等著吃晚餐,乖乖排隊洗澡。出社會後,生活習慣轉變,有時工作還沒有結束,卻因為要跟家人一起吃晚餐,必須早點離開。晚上被「房東母親」催促著洗澡,偏偏有時候太專注忙碌自己的事,不希望被打斷,面對這樣的催促就索性放棄優先洗澡的權利,每天都墊後。雖然可以體會媽媽的苦心,有時候還是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在當兵 ……

 

共用空間,居家佈置興致缺缺

因為是從小居住的家,家裡大部分的傢俱和家飾品都是父母親決定的,其實住久也習慣了,沒有太大的問題。

不過最近小坪數租屋佈置開始盛行,時常在 IG 滑到許多質感的室內設計,搭配特別的居家佈置品。總忍不住幻想著可以如何用它裝飾家裡,點綴自己的空間。但只要一想到現在沒有自己的房子,沒辦法隨心擺設成想要的樣子,就會瞬間收起興奮回到現實,還是乖乖按下收藏,留著以後用就好。

 

關上門,晚安後才是 party time!

從小,媽媽就把「早點睡身體才健康」這句話掛在嘴邊。但是身為「微夜貓族」,晚上才是靈感爆發的時候。為了讓家人放心,這時就要躺在床上,乖乖等待他們一一入睡,再從床上跳起來,打開電腦、倒一杯熱水,靜下來閱讀白天沒時間讀的文章,看看搞笑影集笑一下,再關心社群上今天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整個空間變得非常安靜,就連手指打上鍵盤的力道,都得控制小小聲的。這感覺就好像回到一個人的小世界,和門外完全隔開,還忍不住沾沾自喜覺得自己真是太會躲了!

 

回想過去,住在家裡的時間被切成一段一段的。國中三年離家住進女校宿舍,高中回家,大學又離開台北跑到新竹待了四年。輪番體驗過幾次與家人同住、與朋友同住的生活,直到現在才暫時結束了我的漂流日記,穩定定居家裡。

其實住在家裡並沒有想像中好,雖然可以省下房租還有一部分的餐費,還能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但是這種生活不容易,要小心溝通避免摩擦,到半夜才能偷偷爬起來做自己。最重要的,是要努力生活等待完全獨立的那天,才能放下這甜蜜的負荷。這種有點煩惱又有點趣味的生活模式,也許是一般租屋無法想像到的!

 

Can see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