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36127_324214791655621_4553283637251932160_n

我在阿拉斯加-走進邊疆的第一課

海外打工度假是越多來越多人填進人生清單的選項,其中,美國暑期計畫提供在學學生三個月的工作機會以及一個月的旅行時間。於是大學畢業這年,我選擇前往美國最後的邊疆—阿拉斯加,一片心之所向的大地,零零總總將近三十小時的航途;航班一段接著一段,電影情節中行人來去的畫面很快地充滿眼簾,我止不住好奇,頻頻將視線往斜前方的陌生側顏望去,挺拔的五官散發神秘的氣息,有許多我對新世界的未知深藏其中,無法思量。

提到阿拉斯加,相信有不少人能馬上將其與「 INTO THE WILD 」產生連結,甚至是傳說中能使人一輩子幸福的極光。然而這趟出走的動機究竟是什麼?我沒有停止過思考,仍不得其解,坐在洛杉磯機場等待轉機,卻意外看著落地窗透進來的餘暉任由淚水盈眶,因為我已經徹底感受到原生生活離我遠去,光是身旁只圍繞著速食、星巴克和冰水補給站就令人直發慌,食慾全失。

「別急。」我已經在心裡對著自己提醒上百遍。

不知道這能帶來多少安撫的作用,我竟然這樣帶上一本啟蒙我信仰自然的小說(阿拉斯加之死)和行囊遠走他方,深知還有龐大複雜的事務將隨著落地迎面而來,是期待解開邊境的謎團亦是感到不安,因為幾乎沒有人會體諒你是否擅長當地語言。直到大多數事項安頓好之後,我才得以停下來好好欣賞眼前毫無文明打擾的荒野景象,朵朵白雲隨風飄著,深綠色的衫林襯出大片天空的藍,寒風於衣袖間穿梭,引導我親身感受這片土地獨有的氣候;千年的冰河刻出V字形的山谷,風景的壯麗簡直不可思議,完全讓拾起快門的衝動拋諸腦後,只有時間停在當下。

但是,美景並未讓現實駐足,我還是得工作。

萬萬沒想到,我會成為星巴克店員。城裡人手可得的精神補給倏地占滿我的夏天,全然陌生的幣值、度假的人龍與各種咖啡和餐點需求,尤其是心理上為了與這份龐大的壓力抗衡,神經緊繃到想吐,然而這就是我當初選擇的生活模式:早上三點起床,四十五分上工,不停的點餐、收銀、做咖啡,直到中午下班。很多人覺得我過得蠻爽的,但我只知道,每天返家後從口袋掏出的那些匆匆記下的紙條、每一條神經由緊到鬆、所有善與不善的交流、對貨幣使用的調適……都將深深刻在我的回憶裡,無須對誰交代,更無關證明,是痛痛快快地用力活一場。

這件事情讓我強烈感受到,人們對於「特別」的盲從近於瘋狂,甚至造成偏差。我有不少來自同鄉的夥伴,只因我擁有的是 2/15的職缺,所以常會貼上一些比較好過的標籤,事實卻僅是旁觀者所見的冰山一角,多屬想像。即便每個人下判斷的方式並沒有絕對是非,但若是放棄其他感官,瞥一眼就以為綜觀全貌的方式,我並不欣賞;各個領域都有其辛苦之處,也許你正走在一段不太舒服的過程上,但沒有人應該對自己所為妄自菲薄,更非用無盡的欣羨掩飾自己不安的情緒,對雙方來說,那都不會讓心裡比較好受。

受重的人都是同時自重的。

也許我們不擅於等待,不免急著尋求新鮮的事物,所以不假思索地進行任何自認很「酷」的活動,然而,無可否認的是,新的經驗所帶來的快感能為生活激發更多元的火花,但若是一味地追求,反倒使其更接近一道一道曇花一現的美好,將自身陷入無盡的漩渦,便可惜了這份青春,這份擁有最多觸角去感知的美好年華。除此之外,人們因安全感群聚在一起時,很難留意周圍發生的變化,因此阻隔我們身在異鄉得以四處去碰撞的機會,甚至輕易將不合理的事物合理化,反觀處於原生場域時,要同等包容不同的樣貌卻不盡然,這勢必會是一場緩慢且巨大的學習過程,但願能更頻繁的內化思維。

新鮮總會有保鮮期,停下來思考,便能看見更多長久的可能。

Lynn
總是光著腳ㄚ接受大地擁抱,懷著不安份遊走現實與夢之間,行囊上肩,步伐一出就不打算收回了;因為知道自己不算真的知道,所以把心裡那些想說的都化作文字,不停止地輕輕釀著,終有一天得以明白。
總是光著腳ㄚ接受大地擁抱,懷著不安份遊走現實與夢之間,行囊上肩,步伐一出就不打算收回了;因為知道自己不算真的知道,所以把心裡那些想說的都化作文字,不停止地輕輕釀著,終有一天得以明白。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