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寫封信問問妳,如果把不畏現實的女孩丟掉沒關係吧?

Dear Kung

 

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寫信給妳了,最近好嗎?

用這樣成腔濫調的問候,應該就知道只是因為要訴說自己最近心裡想不懂的事情做個開場罷了,就別太介意了。

 

說起來現在的生活什麼都好,只是還習慣把遇到的事情放在心裡不停的捲捲捲圈成大大小小打不開的小糾結,最近一直想著「自己的愛好跟現實中衡量價值的方式怎麼平衡?」妳應該會很驚訝,我可能不再是會高聲疾呼:「就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了啊!」的女孩了,因為經歷過了不一樣的階段,有了更多想要用自己的力量讓生活豐碩的想像,因為接了 FLiPER 總編輯的職位,需要思考的每件事情都要與「能不能有效地對公司有利成長」為主的考量,就是這些種種需要用錢來衡量價值的事情,常常讓我覺得無所適從…

想到了自己做過的工作,第一個正職畫廊的藝術行政、企劃,這對我來說就是個夢幻的職業,能了解很多藝術品、在優雅的環境、接觸有質感的人,但換來金錢的效益就是連塞牙縫都不夠,再來的公關企劃,這種賣肝完可能還沒錢醫的效益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一輩子不要再做了,再之後的編輯,這就已經接近自己很想追求的,時間自由彈性,能有在自己喜歡的領域說些自己想要說的話,只是好像看到自己職涯的天花板,沒辦法上去的職位與薪水…

想了一輪後,因為那些當時自己憑著自己就是喜歡做這些事,然後無畏著實質生活的熱情,在現在都會變成讓我說出:「這事不能成!」而感到失落,當然拉扯的另一面就會想著,也是!沒有這些經歷就不會有現在的能力與這個心中的小糾結,也其實心裡的某個部份很開心能到不一樣的位子看見不同的事情、從不同角度考量價值,應該只是個還不太適應的肯定吧?

 

開始會在心裡盤演著事物與他們相對用錢衡量價值的對手戲,所以最近想當家裡大樓樓下的保全管理員。

因為這樣就在某一天,下樓領包裹時興起跟看起來剛出社會的管理員攀談…

「24歲,收包裹、登記器材使用、偶爾幫忙開門、跟住戶打招呼,一天工作八小時,多的時間以加班費計算,月休八天,月薪直逼五萬,下個月能開心地要去日本玩。」

原本只想閒聊的我,在回家的電梯裡只一直想著:「人生好難,心好累……」

 

妳是怎麼想呢?

最後,希望妳一切安好

                                                                     2018.08.01 Reana.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SAYING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