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插畫研究所 – 在 MICA 的第一次展出

學期才剛開始,指導教授就給了大家一個下馬威。

我們得到的第一個作業名稱叫 Image Harvest,顧名思義就是要大家重新蒐集以前所有的創作,並理出一個新的脈絡作為新創作的靈感,最後產出的作品要跟二年級的學長姐一起在學期初的系展展出。

為什麼說是下馬威呢?因爲從提案、完成作品,一直到佈展結束,我們只有僅僅兩週的時間。

這樣的時間軸簡直是嚇壞我了。以往的創作(亂畫)模式,一直都是突然一時興起就拿筆開始亂畫,完全沒有計劃可言。因此像這樣必須以一個完整的系統脈絡來規劃、創作,對我來說是非常陌生且感到不安的。

與同學和指導教授在課堂上討論後,終於決定以自己為出發點,並把當下心裡最在意也最放不下的情緒掏出來作為靈感。
最終的主題是: My Dad 「我的爸爸」。

出國唸書的前夕,爸爸的身體不斷的出現小狀況。跟爸爸一直以來都不是特別親近的關係,卻也意外的藉由陪爸爸去看醫生、幫爸爸擦藥等等的小事改善了一咪咪,並且突然開始意識到爸爸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總是很憤怒強硬的角色。

原來現在的爸爸,正在一點一點的變老。

也因為這樣,在剛到美國的那段時間,除了想家、想食物,更多的時間其實是在擔心爸爸的身體,自責自己離家不孝順。這樣的心情,也促成了這件作品的產生,雖然成品很粗糙,但對我來說是情感層面最赤裸坦誠的呈現。

「My Dad」是由十幅描述我與父親從以前到現在關係變化的簡約插畫所組成的系列作品。

我刻意使用了各種不同的媒材例如擴增實境、紙材結構等方式與簡單的線條插畫做結合,並根據每幅插畫所搭配的文字,試圖讓觀者能夠更深刻的體驗我所想傳達的情緒與感受,也提供觀者與作品更多互動的可能。

1. We share the same eyes that turn into two straight lines when we smile.

「我們都有一雙笑起來會變成一條直線的眼睛。 」

運用小時候玩具常會出現的scanimation技法,當觀者的手前後移動格片,畫面角色的雙眼會產生由睜開瞇成一直線的動態。

2. But we don’t share the same values.

「但我們並不擁有一樣的價值觀。」

3. He was almost a stranger to me.

「對我來說他幾乎像個陌生人。」

以拼貼的手法將來自不同男性的五官結合為當時父親在我心中陌生的形象。

4. TV is his best company.

「電視是他最好的朋友。」

運用逐格動畫呈現父親看電視時的樣貌,並將其置入另一個「電視螢幕」內,呈現出一種無限的迴圈。

5. But one day, he got injured.

「但是有一天,他受傷了。他要求我幫他處理傷口,我發現他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憤怒強硬的父親。」

以父親頭頂受傷的傷口做為象徵,並利用投影片的特性將毛髮畫在透明投影片上使其堆疊。觀者可藉由抽離投影片閱讀隱藏的訊息,並隨著投影片的減少觀察到父親的毛髮也逐漸稀疏。

6. Something has changed since that day.

「從那天起,有些事情變得不一樣了。」

使用羊毛氈柔軟的質感象徵內心的改變。

7. This fall, I left home for the first time.

「這個秋天,我第一次離開家。」

利用紙材結構手法表現遠程飛行時的日夜更迭。

8. We hugged for the first time.

「在機場,我們第一次擁抱。」

9. We texted for the first time.

「分隔兩地,我們第一次傳簡訊。」

運用擴增實境技術搭配動畫,當觀者用手機掃描該畫面,會在手機裡呈現與父親訊息的對話過程,彷彿觀者自身也與父親進行了一場對話。

10. I feel closer to him than ever before.

「那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我和他的距離可以那麼靠近。」

在完成佈展後,我對成果其實並不滿意,由於一切都太過匆忙,以至於作品看起來非常粗糙與不完整。

但是令我意外的是,在展出了期間我陸續收到一些訊息,才發現許多跟我有同樣背景的人(亞洲父母)因為相似的生活經驗而與作品有了共鳴並深受感動,這是我沒有預料到的,畢竟一開始只是為了抒發自己的心情。
而我,也因為這件作品在心理上得到了某種神秘的安慰。

拖了一年,我才完成了這個作品的紀錄,對於情感的表達,我還是感覺很尷尬害羞,甚至到現在我的家人還是不知道我在那次的展覽展出了什麼哈哈哈哈!

不過今年的父親節,我想要把它獻給我的爸爸。

挖矮李,父親節快樂。

Chingya’s Instagram
Chingya’s Facebook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圖輯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