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chnobrich-523555-unsplash

情感直至臨終的A與B

A是個不怎麼樣的女人,向來孤獨一人,毫無主見,毫無脾氣可言,對人生毫無見解。

她喜歡假日午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閱讀不怎麼樣的小說,有時抬頭看著少許的鴿子,或者是逛噴水池一圈。她的工作是大樓的房間清潔員,一個禮拜工作五天,她負責打掃一到五樓,打掃完就能馬上下班。她的家也同樣在此大樓中,在最上層的十樓。

每當工作結束後回到家中,就想要打開窗簾讓住戶看看自己孤獨的模樣,當她打開窗簾,看見得也只是別人閉上的窗簾。她嚮往愛情。

B是個不怎麼樣的男人,向來孤獨一人,生性善良,單純傻氣,遵循大自然的守則。

他喜歡在假日凌晨到公園附近的市立游泳池,獨自游兩千公尺後,在回家的路上經過超商時買一瓶鮮奶。他的工作是大樓的守衛,一個禮拜工作五天,他只需要在早上五點到下午五點坐在守衛室,吹著冷氣就可以了。他的家也同樣在此大樓中,在最上層的十樓。

每當工作結束後回到家中,就會先拉起窗簾來,然後播放自己上禮拜去租來的DVD,津津有味的吃著洋芋片,看著自己喜愛的電影。他不大相信愛情。

一成不變的日子也會擁有例外。

有次某個假日A坐在公園長椅上讀著不怎麼樣的小說,到了晚上時還未離開,路燈已經不足她在繼續讀下去時,她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往市立游泳池的方向走過去,她便起身跟上,直到那男人進了游泳池後,仍無法想起她在哪裡見過他。這是第一個例外。

兩個禮拜過去的某假日,A不幸在凌晨月事來,卻驚覺家中沒有衛生棉,情急之下彆扭地前往超商,這時撞見了在凌晨游完泳後在超商買鮮奶的B。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她見過,卻無法明確地想起在哪裡碰過面。當B走出超商,A默默地跟在他身後,他們倆一同進了大樓,進了同一班電梯,一同按了十樓。

此時A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她感到難以呼吸。此時B一臉平靜,看不出有任何情緒,他一心想要回家休息,一會兒就要上班了。這是第二個例外。

三個月過去的某天,A被叫到守衛室去,她被告知從此以後她的打掃範圍改為六到十樓。A看著穿著守衛制服的B向她說明的模樣,她終於知道B為何如此面熟,心中的熱水也滾燙了起來。B說明完後繼續在椅子上打瞌睡,A卻睜大著雙眼遲遲無法離去。

這是第三個例外。A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就是命運中注定的愛情。

那天開始,她每天期待打掃B的房間,B的房間裡有電視,電視旁有一疊出租的DVD,樸素的裝潢,比起一般人簡單的床與簡單的沙發。A已經淪落愛情的深淵,她在打掃的第四個禮拜留了一張紙條在B的床頭櫃。

她期待B在這個晚上就會連絡自己。她簡直興奮地睡不著覺,她正在等待電話訊息,或是門鈴響起。果真不出所料,她收到一封訊息,內容邀請她明晚一同到房間看DVD。A已經克制不住自己,她穿著單薄的睡衣就衝出門外,瘋狂地按著B的門鈴,她不曉得此時B已經到守衛室值班。

A已經失去理智,她告訴自己今天如果沒有得到B,自己將會悲慘到失去性命。

無人應門的狀況下令A感到萬分心碎,卻在轉身之後看見穿著守衛制服的B。兩人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擁吻,愛火焚身,從腳底開始燃燒至頭頂,這是兩人正式交往第一天。

B的直覺告訴自己,這是命中註定的愛情,他開始選擇相信愛情。

交往第五個月,A已經開始感到乏味,她覺得B不如她想像中完美。B則是每天都沒有終止地為A送早餐與午餐,晚餐則是兩人下班後一起吃。有次B在聖誕節送給A一組文具組,裏頭有便條紙、兩支鉛筆、圓規、橡皮擦和一把小型美工刀,他說希望A能像好久以前那樣寫紙條放在他的床頭櫃,那天B回到家就將散落的文具組丟在床底下。

B持續地為A付出,A卻為此感到不耐煩。

愛是會燃燒殆盡的,A開始意識到這一點,她開始認為B並不是她命定的愛人。

某天,B在清晨一如往常送來了早餐,A卻不想來為他開門。B不停地敲著門,急躁地喊著A的名字,A終於來開了門,她一手搶走早餐後要B趕緊離開。此時B被激怒了,他強吻住A,將她推往房裡,他感到他的愛被踐踏了,他氣得一腳將A踹到床上。

B已經失去理智,他愛得無法自拔。他告訴自己今天如果沒有得到A,自己將會作賤地辜負愛情。

赤裸的A焦急著伸手在床底下翻找,一把小型美工刀刺進B的左胸口,鮮血瞬間湧出。穿著守衛制服的B仍沒有停止親吻A,直到越漸虛弱,B已經完全靜止,連急促的呼吸也停了下來。

B在呼出最後一口氣時,他想起A初次留在床頭櫃的那張紙條,上頭寫著:「我好孤獨」與她的電話號碼。

A是個不怎麼樣的女人,向來孤獨一人,毫無主見,毫無脾氣可言,對人生毫無見解。

她喜歡假日午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閱讀不怎麼樣的小說,有時抬頭看著少許的鴿子,或者是逛噴水池一圈。她的工作是大樓的房間清潔員,一個禮拜工作五天,她負責打掃六到十樓,打掃完就能馬上下班。她的家也同樣在此大樓中,在最上層的十樓。

每當工作結束後回到家中,就想要打開窗簾讓住戶看看自己孤獨的模樣。在男友B離去一個禮拜後,某天當她打開窗簾,對面的某個男人也開著窗簾正叼著一根菸,長得不怎麼樣,但是挺有男人味的。

A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就是命運中注定的愛情。

她試著向那男人揮了揮手,那男人對她眨了眨眼,A心中的熱水再度滾燙了起來,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但她再也無法想起這是在哪裡有過的感受,A下定決心,自己今天如果沒有得到他,自己將會悲慘到失去性命。

情感直至臨終的A與B,最終悲慘地失去了原本的自己。

 

有理化
總希望眼珠子能再大一些。
總希望眼珠子能再大一些。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COMMENT

Jane Jane Wu
太過渴望愛會放大自己的情緒,最終看不到生活細節中的美好
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