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擾。

01.後來

後來我把日子過得很滿,

像我一直以來擅長的那樣,

不同的只是,

我不再留時間給你了:

後來我知道,

愛一個人從來不是絕對的天分,

很多時候更多的是努力。/

看到了這樣一句話,

“I can love you and still let you go.”

曾經認為這全然是愛的慷慨,

然後發現在慷慨的背後,

也是淋濕的自己。/

放一個人走,

就好像是把又一個的「我們」,

埋葬,然後嘗試,或假裝遺忘。

在那個充滿「我們」的後山裡,

我懷疑是否有哪一個「我們」,

在某一天又被挖出、拾起。

並再度開始呼吸,

就像是休了幾個季節的眠,

又再度醒來了一般。/

後來我相信,

你仍然可以溫暖,

仍然可以是我以往認識的,

那個笑起來眼尾皺起,

像是把宇宙聚縮於眼角,

給了我世界的人,

只是,

對象不會是我了。/

後來他、她、他們問起,她輕輕地回復,像對待夢那樣的輕,像那些送他走的字句一樣的輕,好像很重就會很痛一樣。

她記得她跟 C 說過有些痛可以很淺卻很深刻,難過也可以很平穩,但她不記得自己到底哪些跟他說了,哪些沒有。

也不是沒有問過自己,也不是沒有嘗試,很多時候只是,就這樣了,到後來了。「後來」,形式上,真的是比想像中要簡單的多的一件事,

不說、不吵、不問、不提,最後似乎就剩下再見了。

說了,退縮了,丟了,後悔了,走了,皺了,拿起了,放下了,掉了,不要了。

多想好好,好好的,一起到後來,即使各自的也沒關係。

後來其實沒有後來,很多最後都沒有然後,就只是仍然走著,說用腦也好,用心也好,用步伐也好,

無關乎結果,祝有天能到達後來,祝好。

後來她仍然喝黑咖啡,仍然生活在那些小角落,仍然偶爾回到水裡呼吸,想起那個笑話,還是會不經意笑出來。

後來一切都好,陽光一樣溫暖,風一樣溫柔,  一樣迷人。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散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