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小偷家族:體制穹頂下,物質無法企及的幸福


剛拿下坎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的日本電影《小偷家族》,可以說是導演是枝裕和過往作品的風格、精華集結,一部「是枝宇宙」電影。故事從一個生活在都會邊陲、靠偷竊維生的五口之家,收留了在路邊流浪小女孩開始。透過家庭新成員的加入,從平淡知足的家日常,逐步推進這個非典型家庭,每個人心中不可告人的內心角落…

電影前半是悲喜交雜家庭劇碼,劇情急轉直下後,轉為社會寫實的冷冽基調。《小偷家族》有著《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的貧窮、《我的意外父親》的血緣羈絆、《海街日記》的秘密以及《第三次殺人》的辯證。當然也少不了一拉開和式拉門就像舞臺布幕被拉開的家庭戲碼、社會事件的反思(孤獨死、人瑞失蹤事件)和縈繞每個角色心中的亡者。

物質富裕,情感貧窮的世代中,是枝裕和的鏡頭,具體而微的展現了,那乍看乾淨整齊的社會體制藏拙著無人知曉的盲點;而破敗頹靡的社會底層,卻耀動著物質也無法企及的美善。一場家庭成員聽到市中心施放的煙火,立刻擠在平房一角看著殘缺煙火的經典場面,幾乎要融化了所有觀眾的心,也看見了現實生活中,大多數同溫層都未曾擁有的幸福論。

(以下內容有電影情節揭露,請斟酌觀賞)

社會以「制度」與「福利」之名,為生活在其中的人作了最妥善的處置,但這樣的安排底下,每個人又真的得到幸福了嗎? 而那些以金錢、利益為前提而建立的關係,又真的除了錢以外就沒有任何價值了嗎? 初枝奶奶明知道身旁的人,是為了自己的老人年金而來,仍對著這群人的背影,由衷說聲:「ありがとう(謝謝)」。風俗店的啞巴客人從亞紀的身上得到了外界未曾帶給他的溫暖。凜回到原生家庭,一個人在陽台吟唱著在小偷家族學會的口水歌。

沉重嚴肅的社會問題,一旦包裹在是枝裕和的溫柔調度之下,每個畫面都像鍍上一層薄膜,洋溢著人性的光輝。是枝裕和的電影往往只會讓人掉下一滴淚水或熔掉心中的一個小角,但你卻會為那一滴眼淚、幾個壞掉的細胞晝夜思考。《小偷家族》的傑出,來自於這部片就是影迷最熟悉,也最完整的是枝裕和,那個會讓人一邊回顧劇情、一邊在內心喃喃嘆著「事情為什麼會這樣啊?」的是枝裕和。

【關於電影幕後…】

《小偷家族》中狹小髒亂的家庭場景,透過攝影的包裝,不可思議的被打造成自成一格的樂園,雜物成了具有符號意義的裝飾,而鏡頭總有辦法越過雜物進到角色的內心世界,不論群戲或對手戲,畫面的調度都極為精彩。是枝裕和擅於在同一畫面中,切割出前後景,並以恆定的鏡頭凝視。如前景是小孩偷東西,後景是爸爸在詢問店員;前景是爸爸在抽菸,後景是小孩在玩雪,讓影像生動且意味深長。演技方面,安藤櫻、Lily Franky、樹木希林三位演員的表現,早已是無庸置疑的教科書等級,尤其安藤櫻貢獻的兩場哭戲,都讓觀眾宛如跨越了螢幕這道牆,真實觸摸到角色心中的痛。

細野晴臣擔當的配樂,爵士、民謠曲風的基底,讓電影前段有著滑稽輕巧的喜劇節奏,後段則始終維持在一個不過於沉重,保有客觀的基調,卻又總能在關鍵時刻,以簡單的幾個音節變化扣住了觀眾的內心。

▲ 安藤櫻與小女孩的對手戲,是電影極具渲染力的關鍵。

▲ 導演是枝裕和從本屆坎城影展評審團主席凱特布蘭琪手中,接過本屆金棕櫚獎。上次日本電影拿下金棕櫚獎是1997年今村昌平的《鰻魚》。

原文出處:【影評】小偷家族:體制穹頂下 物質無法企及的幸福

劇照/ 電影官網

電影 旅行 生活

更多即時資訊,《C’est 哈 Vie!》臉書坐坐!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電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