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cameras-will-travel_925x

旅行打卡詩(上):我與上海、大理、香港的詩

我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會在旅行時寫詩,顛簸的車上、異國的旅館裡、回程的飛機上,移動常常帶給我很多靈感,新的風景總是寫出意想不到的東西,有時候寫出來我被自己嚇到。

對我來說,在旅行中寫詩,就像打卡,我用詩紀錄當時的氣味、當時的感覺、當時思念的人、當時過不去的事,時間過了,我忘記遠方的感覺,但這些字還在,比我的記憶更可靠。

未命名

▲ 一邊旅行一邊寫過詩的幾個地點,這篇文章(上)先跟大家分享我在上海、雲南、香港寫下的作品。

中國上海 /

IMG_0047

(▲上海的公園一景,上海的女生也好愛拍照)

IMG_0137

(▲ 上海武康大樓)

IMG_2854

( ▲ 復旦校園內成群的浪貓 )

〈那些很上海的事〉是在復旦大學的留學生宿舍裡寫下來的詩,一邊吃著又便宜又鹹的中國餐,一邊在電腦前面寫字,寫上海的早晨、上海的包子、在上海遇到的人。那時候還在練簡體字羅馬輸入法,所以用簡體字寫了這首詩,另外也請了上海本地朋友,用方言朗誦了一遍:

〈那些很上海的事〉

比如说清晨

天还未亮就蒸气腾腾的

巷口包子店

行人的口音朝着

各自的方向去

像我们从各自的地方来

被上海的日出

揉成一团,

风景各异的面糊

中國大理 /

31539335844_4e74e06cca_k 32342842946_bdb52fb131_k

(▲大理洱海,此後我心裡都有一種藍叫做洱海藍 )

寒假的時候,我和朋友花了八天的時間到雲南和西雙版納旅行,實在好喜歡大理寧靜簡單的氛圍,像一個海島小鎮。原本去那裡之間以為會很觀光,但其實還好,他們保有很簡單的特質。我在駛離大理的長途大巴上寫下這首詩,悼念當時領悟到的真理:有些尋找只要出發,不一定要有答案。

〈大理沒有說〉

我在尋找一個

安靜的世界盡頭

走過的路都不肯開口

好像在說

生活就是生活

要怎麼樣洱海

平靜無波

大理沒有說

香港 /

flipermag.com-2018-03-16_09-45-02_929198-750x924 flipermag.com-2018-03-16_09-44-42_969901-750x500 flipermag.com-2018-03-16_09-44-47_919390-750x450

(▲愛死了香港的街景,好像我們從小看到大港式風情電影。)

香港一直是我心目中很有「電影感」的地方,好像在那裡可以發生任何事情,充滿任何故事。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旅行,很多事都像探險,這趟旅程也帶我無比的勇氣。旅程的最後一天,我在香港的西九文化園區的藝術市集裡,認識了畫插畫的朋友,他送了我一本他自己的書,作為答謝,我寫下了這首詩。

〈傷心的時候不能做的事〉

收到一本書

傷心的時候被寫下的

但是他說傷心的時候不要看的書

傷心的時候不能做的是有好多

比方說

太靠近一個人

把他當成岸

或者被一個人靠近

讓他帶我去海灘

傷心的時候不能生氣

不能說我希望全世界都很孤單

不能讓自己走到危險的地方

不能去遊樂場

因為連旋轉木馬都會讓我想到

無處可去的人怎麼辦

我試過種樹

但是枯萎的心

長不出圓圓的果實

就像大人已經無法像小時候

幸福那樣

續集「旅行打卡詩(下):我與日本、斯理蘭卡的詩」將再跟大家分享,我在這兩個地方時寫下的作品。

安好詩
陳怡安,雲林人,巨蟹座,隨身攜帶筆與相機。時常搭車,有位置時寫散文,沒位置時寫詩,悠遊卡沒錢了就停筆,相信寫作和攝影本身就是一趟沒有終點的旅程。
陳怡安,雲林人,巨蟹座,隨身攜帶筆與相機。時常搭車,有位置時寫散文,沒位置時寫詩,悠遊卡沒錢了就停筆,相信寫作和攝影本身就是一趟沒有終點的旅程。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