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元旅行回憶 – 換餐

零元旅行,讓我不得不面對生命的本質,也就是吃和睡,在台灣這兩件事,早就被我認為是理所當然,有求必應的東西,但當我身無分文,身處異地,餓得要老命時,我可以真切地吃到食物的美好。

這裡動不動就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好不容易到了小村子,已是腿痠肚子餓,這時還要打起精神,挨家挨戶的拜訪,介紹我們的來歷,換一顆饅頭或一碗米線,好讓我們有體力前進,有在台灣旅行的經驗,換餐是有點難度的,但到了大陸,才知道台灣的美好。

#第一餐

這是雲南麗江的一個小鎮,房子大多只有兩三層樓高,白白的牆,屋頂都是用瓦片交疊而成,處於正在發展的樣貌,還沒離開市區的我們,混著沙塵和汗水,灰頭土臉的走了一個早上,已經沒電的我們,決定在眼前的市集換今天的午餐,大約已經是第十四家店了吧!得到的答案大多是:「沒!天下哪有不用錢的飯!」這類的,夥伴們已經累的在路邊,坐著就睡著了,剩下兩三個殘兵,繼續挨家挨戶的拜訪,終於,願意聽我把話說完,且感同身受的人出現了。招牌上寫著大大的「東北眼鏡水餃」,汗水混著淚水,不過是一盤水餃,我卻吃的哭哭啼啼的,為了我們整團的人,水餃攤的眼鏡大哥,下了100多顆水餃,就怕我們吃不夠, 這大約只有六坪的小店,一下就被我們這群難民塞滿,肚子填滿了,心也被填滿了。

第一餐水餃

#湯麵的熱情

旅行一段時間了,對於肚子餓了要換餐這件事,始終無法習慣,天色漸暗,從山上往下看,可以看到人煙,我們隨著漸漸明亮的夜燈,步行到德欽的小鎮上,一家家的拜訪,希望能墊墊空空如也的五臟廟,一路上我們換到了幾個小麵包,算是暫時擋住了飢餓感,天色剩下一點點的淡藍,我們誤入了一間散著紅光的餐館,餐館老闆已是一身酒氣,漲紅著臉叫我別廢話,坐下來一起喝,他和附近的居民正在比腕力,我在吵雜的環境中,跟一個醉醺醺的大叔,敘述著我們旅行的故事,我那正經八百的故事,似乎有些打斷了他豪飲的氣氛,嚷嚷的說著 :「明早再來找我吧!我請你們吃早餐!」就把我半請半轟的趕出去了。隔天一早,我懷疑著昨天那番話,是醉話呢?還是真心的?厚著臉皮走到了店裡,沒想到老闆已經酒醒了,而且還親自為我們下廚,我們就在一旁陪他的孩子玩,一邊簡單的協助著開店前的準備,端到我們面前的是老闆煮的肉湯麵,好香啊~但也好紅啊!原來這裡的海拔高,早上特別冷,所以早餐開始就吃的特別辣!不敢吃辣的我,硬著頭皮,讓那紅紅的油,流過我的喉嚨直達腸胃,一早我的肚子就裹著一層厚厚的辣油,和老闆道別後,才過一個巷子,那碗暗紅色的湯麵,迫不期待的要從我的屁股衝出來,而這天的行程,大多伴隨著那碗湯麵的熱情。

德欽的麻辣早餐

#那碗流星

距離我們離開的村莊,已經是半天的路程,而要到下一個城鎮之前,卻還隔著一座小山,力氣快要耗盡,水也沒剩幾口,還有夥伴的腳扭傷了,攔了一天的便車,心灰意冷地坐在路邊,絕望地望著緩緩下降的太陽,今晚該不會要餓著肚子,睡在路邊了吧!就在我們放棄的霎那, 一輛黑色的休旅車,遠遠地朝著我們開過來,我們仍不死心地向他舉起大拇指,希望他能載我們一程,不出我們所料,和今天經過的所有車子一樣,毫不減速的從我們身旁呼嘯而過,留下一陣塵土和再次絕望,我低頭嘆氣,身旁的伙伴卻大叫了起來,那輛車停下來了,距離我們大約十公尺,我們像殭屍一樣,扔下手邊的行李,用剩下的力氣狂奔,深怕車子再次開走,解釋完我們的來歷後,好心的大爺載著我們到飯館,開了一整桌的好菜!原來~這位大爺是縣城裡有頭有臉的人物,甚至還幫我們在縣賓館開了個房,讓我們過夜,洗一洗已經七天沒有洗澡的身體,連隔天早餐都幫我們包辦了!我深深的懷疑,這是不是夢境,直到我的肚子被那桌牛肉填滿。那晚的夜空,劃過了許多流星,我忘了我許下什麼願望了,只記得當時,我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那碗流星

眼睛張開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該去哪裡換餐?這一個月中,我們常常沒換到任何東西吃,有時是一顆饅頭、一碗米線,有時是一桌的好菜甚至火鍋宴,但不管換到什麼,對我來說都一樣,因為他們給我們的是信任和分享的愛,讓我知道,幫助別人的考慮點,不是我的口袋裡有多少錢,而是很單純的信任和愛。

零元旅行 – 其他章節

高齊駿 Chi-Chun Kao Illustration

高齊駿 個人網站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圖輯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