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u

台灣第一間專做每週鮮花的網路花店-專訪「一隅有花」創辦人

對你而言,花,是什麼樣的存在?情人間的浪漫必需品、婚喪喜慶的裝飾品、還是終將逝去的消耗品?我也曾像詩人 顧城 所說的那樣:

你不願意種花,你說,我不願看見它一點點凋零。
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的開始。──顧城《避免》

於我而言,花,就是這樣的存在,直到我被同事每週一固定收到的鮮花所吸引。一開始還以為是同事男友的浪漫傑作,殊不知是她在 一隅有花 預定給自己的花束,從沒想過可以送花給自己的我也成為了它的粉絲。

我們抱著天真的理想,想做一間生活的花店。希望花不只是在特殊節日才出現的禮品,她也可以用另一種姿態走進你我生活的一隅。

每週我們會挑選當季新鮮的花朵,分裝整理後,送到你們手中,不論是為自己訂閱一週的綻放,或是期待著收花朋友驚喜的表情,我們都希望你在花之外,收穫更多。

──「一隅有花」創辦人 小亦

這次有機會採訪到其中二位創辦人 小亦與柏韋,心境上完全就像個粉絲一樣,和他們從過去、現在,聊到了未來。

 

我們是一間走心的網路花店

card315110457_871532299649140_3947307097683606735_o

 

▍選擇「花店」創業,是因為過去和「花」有什麼樣的緣分嗎?

小亦:我覺得很難說是什麼原因造就你後來的選擇,但如果硬要找做這件事情的脈絡,可能是我本身就比較喜歡植物。從小家裡有個小花園,我就在愛種花的媽媽身邊玩土,直到有一大段沒有植物的求學期間,才發現自己真的蠻需要的,我想應該有蠻多人也嚮往比較好的生活環境,或是買花送給自己的那種感受吧,所以就來做做看。

 

▍為什麼會想開一間「沒有店面」的網路花店呢?

柏韋:實體花店很貴,光是租金和裝潢成本,就要先借一大筆錢,而網路花店,我們只需要每個月付款給網路公司,然後用我們自己家的客廳當工作室,就可以開始運作了。

小亦:除了啟動成本低之外,因為我背景是 UX(User Experience)設計師,網路銷售的方式對我而言是蠻直覺的,再加上以往市場上很少人做這件事情,勢必需要花點時間教育消費者,所以先創粉專、拍拍花、和大家聊一聊,我覺得會比一開始就借錢負債來得安心。

14633624_843332495802454_2643830315748980469_o

 

▍市場上還有哪些人在做網路花店?經營模式上有什麼不同?

柏韋:做一陣子後發現其實中國、韓國、日本、荷蘭、英國、美國都有。像中國就走一個非常工業化的路線,他們會把上游的花農和農地買下,再統一把花材運到廠房、分裝、配送,透過產業整合壓低價格。不過他們沒辦法和一隅有花一樣,有一個「人物」在裡面,就像是吉野家 Versus 深夜食堂,我們比較「走心」一點。

小亦:我覺得中國蠻聰明的,先用低價養出消費市場,另一方面消費者也很幸福,可以花少少的錢讓生活有花。不過也因為我們小、彈性大,所以能夠花時間跟大家聊聊期待有花的生活長什麼樣子。

 

花市老闆的擔憂

 

▍一隅有花的花材都是在哪間花市採購?它們之間有哪些差異?

小亦:一開始什麼都不懂,就先到建國花市買花當練習,後來才知道內湖花市是台北地區甚至是全台灣花店的上游。每週一到六的半夜,進口商和花農會把新鮮花材送到內湖花市,凌晨兩點到五點多,盤商以拍賣的方式決定當天的花價,然後中午 12:00 就收攤。建國則是假日花市,可以買散裝,價格也比較貴。

 

▍採購方式和一般花店有什麼不同?

小亦:很多花店都是直接打電話或用 Line 向花市老闆訂貨,然後裝箱送到各地,但我們是禮拜一早上六點直接到現場挑,並在一小時之內決定當週的選花。而且一般花店不會同一種花買很多,如果花市老闆進的量不足,我們就要在整間花市找,找不到就只能捨棄或用類似的花替代。

有一次我就把二間花市攤商的愛情花清倉,當時有一般民眾想問這多少錢,老闆就說:「喔,這個沒有囉,都被她買走囉。」讓我享受了一下在花市包色的感覺,看起來很厲害,但其實我們只買這些而已。

all

 

▍來來回回走訪花市的過程中,有發生什麼趣事嗎?

柏韋:花市老闆們其實蠻擔心我們吃不飽的,因為在一般花店,它算是一個禮品,使用上只有一年幾次,所以一次就可以賣很貴,但我們不太一樣,希望建立的是一種生活型態,每週只要兩杯星巴克的價錢就可以有一束花陪伴你。

 

▍未來,一隅有花還有什麼規劃呢?

小亦:我們和其他花店比較不一樣的是著重「生活」這一塊,除了聊說怎麼把植物帶進生活,或是生活有花的感受之外,未來還希望帶到日常用品的部分,可能是選品或是我們自己設計,像是花瓶、杯子、鍋碗瓢盆等等,藉此來介紹我們喜歡的生活風格和情境。

32776192_1210964782372555_5720000830216601600_o

 

訪問來到尾聲,小亦說:「多數人因為沒有買花的習慣,剛開始會懼怕,好像要學過花藝才知道要買什麼花和怎麼照顧,但我覺得可以用更輕鬆的心態和它相處,如果你訂閱一隅有花一陣子之後,發現有信心和能力了,想買花的時候也可以自己上花店挑,我覺得這樣很好。」

最後用一隅有花某一週鮮花上的小卡作結,我們常會說等有錢,或是等以後我們再過好日子,但其實每個當下都是你過生活的樣子,心裡想什麼就去做吧!

我們度過日常生活的方式,當然,就是我們度過一輩子的方法──美國作家 安妮·迪拉德

 

 

後記:

每天都與花為伍的小亦和柏韋,除了是創業夥伴,同時也是情侶,當我問什麼是屬於他們的浪漫時,二人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躺在床上看節目,在咖啡廳開會,因為甜點配咖啡比較不容易生氣等等,這時小亦有點激動的說:「我之前跟柏韋說,他都沒有買花送我,或是寫卡片,他就回說我幫你開了一間花店啊。」柏韋現場還補了一句:「是不是!撩妹語錄!」

我又接著問說:「那如果柏韋真的買一束花送你呢?」小亦停頓了幾秒回說:「我應該會算那束花的成本吧!」柏韋笑著秒回:「你看!她直接把浪漫殺掉了,說不定她還覺得我配得不好看呢!」

就像你看到的,小亦和柏韋的浪漫很日常,就像他們想透過一隅有花傳達的理念一樣。

 

更多關於 一隅有花:

粉專
IG
官網

 

圖片來源:一隅有花

心地
FLiPER 編輯,不善口說,只好寫作。
FLiPER 編輯,不善口說,只好寫作。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