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919304060_76364ea790_o
Jul.12.2018

黑色才是真正的純粹 新銳影像詩人「邵帆」的陰影世界

40919304060_76364ea790_o

你印象中的理工科大學生會是什麼樣子,他就是什麼樣子,更慘的是全身漆黑、一點也不陽光,貌似開朗的笑容裡又藏著一抹陰沈,但這樣古怪又充滿才華的他,卻能創作出讓人無法自拔的世界。他叫做邵帆,凌晨3點~5點是他活著的時間,一個活在黑影裡的大學生藝術家。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種感覺」邵帆帶著一點大學生的羞怯還有更多的隨意說到「待在一個燈全部關住、完全漆黑的房間,那時候可以屏除一且外在事情專注的思考,感覺非常輕鬆自在呢!」

 

說真的,這種感覺我想大部分人都沒有過,但這就是成就他不平凡的起點吧!

青年小畫家

IMG_2220

機械系,一個跟藝術可說是八竿子打不著的科系就是邵帆正在唸的學科,然而在這之前他就已經是一個熱愛繪畫與藝術的青年了,究竟為什麼他會走上截然不同的路呢?其實答案有點老套,但對他來說卻是血淋淋的老套。

 

「我的作品是在說一些對自我的不滿,」但提到不滿的來源他卻顯得有些欲言又止「我想要讓我對自我的要求受到父親認同。」他是這麼說的。自從畫畫開始踏上藝術的道路,生長在偏鄉地區的邵帆一直沒有受到家裡的支持,對於一個從事茶農產業傳統作派的父親來說,兒子在做的事實在太不正經了。

 

在這樣的氛圍下,個性有點畏縮的邵帆因為自卑感作祟就此放棄繪畫的路,選了一個「正業」的科系。但即使這樣為自己找藉口,也無法永遠逃避,這讓他換了種方式延續藝術的靈魂,上了大學之後開始用手機拍照,拍下生活中無法接受的事情、憤怒、痛苦,用攝影的方式快速畫下轉瞬即逝的靈感,呈現出邵帆內心深處單純、純粹的情緒,這是他在現實中唯一的出口。

42011940644_46d9978a91_o

創作當下專注的,是最不想面對、最黑暗的那個自己

 

渴望被認同、自我厭惡、自卑的邵帆用自己的身體當作媒介,黑影中的他只剩下輪廓,對於自己想要的樣子力不從心、深深討厭找不到顏色不能真實面對的自己,他只好用植物的形象破壞自己的影子,留下存在過的證明。

藝術與詩

fear

喜歡讀詩並且在限時動態分享詩句的邵帆,可以說是當代文青,但現在這名詞被汙名化了,所以還是稱他為非典型的文青吧!

 

《我的靈魂與我之間的距離

 如此遙遠

 而我的存在卻如此真實 -卡謬》

 

這是邵帆最喜歡的一句。對他來說,在藝術創作上他羨慕直接了當、簡單暴力的表達,在文字中尋找共鳴,感受別人眼中的真實世界,掙扎著想把自己內心的情緒也化為真實。

 

談到為什麼作品裡充斥著黑,他給出的答案有點出人意表,「因為我沒有顏色」他這麼說。要說到黑,就必須從白說起,邵帆發自內心的希望自己也能是純淨、純粹的一個人,但心思細膩的原罪就是容易被負面情緒汙染,越是潔白的東西越容易髒,他不是喜歡黑色,而是覺得只有黑色才能接納自己,所以只有在那個深夜無光的小房間裡,他才能真正的表達自己。

 

對一個成長在鄉野裡的少年來說,植物算是他的第一個朋友也是最熟悉的夥伴吧!這也是他會在作品中把自己與植物結合的原因,因為它們是黑暗中唯一的救贖。

綻放

 

邵帆覺得自己就像樹根,但他最喜歡的卻是花。花開花落雖然短暫但卻是燦爛,即是花死了,植物的本體依舊不滅;而他就是樹根,即取自身黑暗的養分,用不同形式開出創作的花朵,只要靈魂不滅,創作就不會消失。這是他對自身存在的解釋,有點卑微,卻像是他說的樹根一樣深深扎入每個人的內心。

別忘了,他還只是個迷惘的大學生,對人生迷惘、對情緒迷惘、對一切都迷網,但只有一件事情他很肯定的告訴我,邵帆創作的是他心靈情緒的影子。只要有光的地方就會有他的作品,他是邵帆,只有在黑暗中才能真正活著,黑成一團的新銳影像創作者。

xcxc

42680361762_381b5fdacc_o

 

IG:h5.ectmosz3

立 l 視覺廢物
府城底片攝影,電影重度成癮
府城底片攝影,電影重度成癮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