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Jul.04.2018

為什麼寫作

對我而言,寫作是一件極私人的事,大概是因為我是屬於透過書寫會比用說的想地更深的那類人,有時候,說話的速度必須放慢,我才能好好表達出自己想傳達的意思。工作了幾年,因為業務所需,所以表達能力透過自我訓練與經驗累積似乎有變得流暢些,但是,回到最原本的我,那個想說心底話的我,我還是只能慢慢地說,慢慢地寫,慢慢地想!

每一個人用來理解自己和抒發情緒的方式不同,而我透過寫些什麼好像就會靜下來,還記得小時候被媽媽狠狠打罵了一頓之後,心裡很不是滋味,那種既難過又氣憤的心情我無法找個人好好地說,因為想說得太多,能講出來的卻總是因為無意識地想修飾語句而語塞了!我隨意扯了張便條紙,字跡潦草地像在打戰般把所有不滿一股宣洩而出,我邊寫邊哭,卻讓情緒得到了真正的釋放,而那張便條我早已不知去向,但是,我想它存在的目的在我書寫的同時經發揮了最大的價值,我並沒有打算把那些文字拿給誰看,也或許根本沒有打算要將它留藏進而提醒自己某些的感受,當下的我只是需要透過「寫」來找回自己安定的力量。

離開了勉強可以稱作小時候的國中小,我依然喜愛寫作,我用文字記錄自己暗戀的心情也能寫到臉紅心跳,那時的我更深刻地明白自己需要寫作的空間,而這個創作的空間裡則分成兩種類,第一類是我寫完後,總會滿心歡喜想和同好分享的,第二類則是屬於我自己的秘密基地,極其隱私地紀錄著我用文字理解出的那個自己!

既然書寫是我用來尋找和安撫自己的方式,我告訴自己:「在這個文字創作的領域,必須對自己誠實,如果連寫作都變得虛假,那麼似乎再也沒有地方能夠容我安身了!」我曾經在寫作裡迷惘,我反覆思考地想著:「我為什麼而寫呢?」我想最終的這個答案有著我自己和別人的影子,但是,我很清楚地明白自己不想為了譁眾取寵而寫,如果我想分享的文字只是小眾,那麼我是否也該為著能尋見伯樂而歡喜、感恩呢?

社會太大、太混雜,總覺得自己很像一塊有著凹凸角的拼圖,常常會有種我把自己拼在這個位置好像還過得去的想法,但待著一陣子,卻又開始思考自己停在這裡的適切性,我不想把自己在茫茫人海中弄丟,既然文字是一條牽引著我內心的線,那麼初衷就應該是書寫的墨水,只要我還活著,此生都不會停止書寫!我想大概是我太需要在文字裡獲得生存的力量和養分,文字或許是另一個有著靈魂的我,那個我在書寫中偶爾迷航,偶爾像一片寧靜大海般完全獨立而自主地呼吸,每每想到這裡我都覺得能敲著鍵盤或握筆寫字真的好幸福!

翻開家中數本的日記和隨筆手札,通常只要一開始閱讀這些都會花上我許多時間,那些紀錄包含了我的成長、思想轉變、習慣養成和夢想……,我發現長大之後,自己比過去更愛透過保留文字來留住想珍惜的!即便我明白珍惜是只有在當下全心投入才辦得到的事,但是只要看著這些文字,我似乎都會有種在光陰似箭中找到現在意義的錯覺!寫作的日子裡,我無法停止問自己「為什麼寫作」呢?因為我想答案會隨著不同年紀、遇見不同的人事物而有新的發現吧!我不想錯過能在書寫中遇見的真實自我,所以我繼續書寫!

 

陳綿綿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我用文字理解自己和這個世界給我的種種感受,唯有靜下來好好寫些什麼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最像自己,已經不必再有任何心理狀態的偽裝。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IMG_7484

    美國插畫研究所 – 在 MICA 的第一次展出

    學期才剛開始,指導教授就給了大家一個下馬威。 我們得到的第一個作業名稱叫 Image Harvest,顧名思義 ……

  •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時光一盹

       彷彿還是那個艱難的夢,睡著時我仍只有十七歲,一醒來就是年輕時想都不敢想的二十三了。    當時候為什麼那 ……

  • john-schnobrich-523555-unsplash

    情感直至臨終的A與B

    A是個不怎麼樣的女人,向來孤獨一人,毫無主見,毫無脾氣可言,對人生毫無見解。 她喜歡假日午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