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9308054

難以忽略的細節:關於《犬之島》的平面設計

定格動畫電影《犬之島 Isle of Dogs》,簡單直白的劇情卻絲毫不減其魅力,難以忘懷的視覺平面正是導演 Wes Aderson 的代表特色;不過,一部電影的成功往往不可忽略幕後團隊付出的努力,正如我們現在要講述的電影生命要素:平面設計。

討論關於犬之島裡的平面設計前,我們得先了解,究竟平面設計在電影、影集裡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電影底下的平面設計師

通常平面設計師隸屬在電影的藝術部門底下(Art Department),而電影的藝術部門是非常龐大的組織,可能會包含製作模型的人、雕刻家、畫家、服裝設計師、場景繪師、水泥工匠等等。對一般人來說,平面設計師為電影所做的工作,可能只能想像到電影的標準字,抑或是電影的海報設計,更甚者是為電影製作出一段片頭(但那比較接近 Motion Design 的範疇。)

簡單來說,平面設計師會負責所有電影中,演員可能使用到的平面設計物或是圖像類的道具,街上的海報、招牌,或是房間的陳設,如牆壁的壁紙、地毯的圖樣等等。

例如 Annie Atkins 在《布達佩斯大飯店》中為 Edward Norton 手中所設計的戰時報紙,或是為影劇《The Tudors》所設計的窗花樣式 (見下圖)。

Window Style Design
影劇《The Tudors》的鐵花窗為 Annie Atkins 設計
Edward Norton wit newspaper
包含 Edward Norton 背後的佈置都是平面設計師的工作。Photo Courtesy of Annie Atkins

在電影開始製作之前,平面設計師就會先深入地了解電影腳本中所處的時代背景,接著快速地羅列出腳本裡頭,可能會需要的平面設計物;可能會非常明顯,像是某個角色拿著一本書,有些可能就比較隱晦,像是辦公室的地毯設計樣式或是背後的佈告欄配置,一些不一定會明確寫在腳本上的東西。

Prop Preparation Sheet
Annie Atkins 為布達佩斯大飯店設計前的設計物列表。Photo Courtesy of Annie Atkins

傳達時代的風格

在有了明確的設計物清單,和導演對於時代的設定之後,設計師就會開始去竭盡所能地搜集資料。根據 Annie Atkins 為《布達佩斯大飯店》的設計,她表示絕對不可能在 Google 上找到非常確切關於某個年代的歐洲所用的地毯,所以大多數時候,Annie Atkins 都會選擇到圖書館、博物館、甚至是她外婆家中的蒐藏,她認為實際地去找到這些東西,才能夠真正地感受時代所要傳達的風格。

對於平面設計師來說,他們所設計的道具並不總是我們身邊所熟悉的東西,像是可能必須回到西元 1894年,設計出當時的招牌、或是紙張樣式;也可能到未來,設計未來的某間房間所使用的壁紙。所以他們必須要先花費一段時間,讓自己快速地進入到某個時期,盡可能地搜集關於那個時期的圖像,做為參考資料,進而設計出符合劇本的氛圍、時代和風格。

你注意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標題上不完美的字距(Kerning)了嗎?實際上參考了來自埃及的某間旅館
你注意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標題上不完美的字距(Kerning)了嗎?實際上參考了來自埃及的某間旅館
Death Warrant
Annie Atkins 為《The Tudors》中的亨利八世設計的死亡證明
Tomb Lettering Design
古代的墳墓上頭的字樣設計

在電影製作的世界中,設計很難被忽略,但觀眾很少注意到電影中的場景是從無到有所建造出來的,它們不一定需要被看得很仔細,但觀眾們自然會能夠感受得到。

Bridge of Spy Subway
Annie Atkins 為 Bridge of Spies 所設計的地鐵標示。Photo Courtesy of Annie Atkins

對於平面設計師來說,他們的任務是賦予演員所使用的道具真實感,並非完全是為觀眾所設計的,他們是為導演和與道具直接接觸的演員創造一個真實的經驗,如前所述,是為了整幕設計出當下的氛圍感受,這也是為什麼他們不拿一份現成的報紙,而選擇重新設計一份報紙。不過更多時候,他們可能必須配合拍攝,製作十幾份一樣的報紙。

犬之島的平面設計

當Wes Anderson (下稱 Wes )需要一個住在倫敦,同時又熟悉日語與日本文化的英國設計師,Erica Dorn 立刻跳出她熟悉的品牌與廣告界,參與了她第一部為電影所做的平面設計,從 2015 年 11 月開始執行,直到 2018 年的 1 月。

也許在其他作品當中,平面設計師的設計不容易被注意到,但 Wes 不像其他的電影導演,很常以圖像作為攝影的焦點,並且主導整個故事,Erica Dorn 表示曾經參與過《布達佩斯大飯店》的 Annie Atkins,給予她很多經驗指導,以及替《犬之島》執行設計上的協助。

《布達佩斯大飯店》中的蛋糕盒(Mendl’s Cake Box)與講述整個故事的書本。Photo Courtesy of Annie Atkins
《布達佩斯大飯店》中的蛋糕盒(Mendl’s Cake Box)與講述整個故事的書本。Photo Courtesy of Annie Atkins

設計初期

整個腳本設定在未來的 20 年,風格也導向復古未來主義(Retro-futuristic),以一個虛構的日本城市巨崎市(Megasaki City)為主,Wes 很大量地參考了來自昭和時代、戰後日本時代的資料,圖像上擷取 60、70年代;Erica 認為其實電影設定在未來的 20 年,反而給了設計團隊很大的自由而不必拘泥在某個特定的年代。

Megasaki City メガ崎市,建築設計上參考了代謝運動。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Megasaki City メガ崎市,建築設計上參考了代謝運動。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在設計的初期,包括整個製作團隊,都觀賞了非常大量的黑澤明和小津安二郎,並且盡可能地從裡頭蒐集圖像資料,像是書架、壁紙圖樣、臂章等等,設計團隊會馬上存下來並且歸檔,一但需要設計像室內空間的細節,便可以馬上取用,有將近一半的參考資料都來自他們的電影。

從電影的開場可以察覺得到,Wes 也閱讀了大量的浮世繪,尤其是以江戶時代作為場景的參考。接著開始著手建立清單,清單上的每樣東西都有團隊所蒐集的參考圖像,並且由 Wes 負責挑選,而設計團隊就以那些為基礎來進行設計。

參考浮世繪與七武士的高中電影社海報。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參考浮世繪與七武士的高中電影社海報。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手工藝的極致

在《犬之島》的世界,設計物幾乎全是手工的,像是紙張或卡片,如果是比較立體的道具,就會交給製作模型的人。設計團隊必須設計出非常多種款式,與 Wes 進行溝通後,再進行數位化或是縮小,接著進到拍攝階段,但有時候 Wes 覺得可以,從攝影機看卻又覺得不行,就得反覆修改、重新設計。

有些圖案會先由插畫師用手工雕刻了木頭的狗狗們的肖像,以及阿中(Atari Kobayashi)和小林市長,再將它們印製在紙張上,最後掃描再縮小,因為要在 20mm 底下處理木紋幾乎是不可能的。在電影裡大部分都是這麼做的,Erica Dorn 解釋,當你想要手工製作的感覺,但根本沒有那麼細的筆。

電影裡最充滿視覺語言、也最複雜工藝的,我想就是那四道美國交換生 Tracy 的證據推理牆。散佈著不同種類的紙、照片、文件、收據和所有證據,而設計師們真的為牆上所見,創造了實質的內容,而且全都是手工製作,但諷刺的是,它們可能只出現大約幾秒鐘。

錯綜複雜的推理圖。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錯綜複雜的推理圖。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大多數設計物並沒有過多的雙關或是隱晦的彩蛋,但設計威士忌時,參考了黑澤明《天國與地獄》一景,整瓶威士忌根基於知名威士忌品牌 Suntory,因為版權問題,必須將瓶身獨特的玳瑁紋路換成鑽石紋路;另外在製作招牌時,真的採用了助理設計師 Chinami Narikawa 家中所開的米店;而 King 的狗牌則使用 Erica 母親的姓氏(日本),但更重要的是,它們真實、簡單而明確。

king's tag
參考北村家族的狗牌設計
參考了 Suntory 的威士忌。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
參考了 Suntory 的威士忌。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
School milk original
參考了1960 年代日本時期的牛奶盒
替清酒取了像是 Hachiko(中譯:忠犬八公)或 Chūken與狗相關的名字
替清酒取了像是 Hachiko(中譯:忠犬八公)或 Chūken與狗相關的名字

Puppy Snaps 、 Doggy Chop 和北齋啤酒(Hokusai Beer)

這三個在電影中的經典道具,都是由導演 Wes Anderson 和他的共同編劇所創造的。

Puppy Snaps 呈現一個非常重要的情境,是當阿中將這另一半的餅乾給了流浪狗老大(Chief),代表了男孩和「他」的狗產生的全新連結, Erica 表示這將會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產品置入,如果它是真的情況下。這也是品牌很重要的情感訴求和故事呈現,更勝於為了賺錢,而廣告這塊餅乾有多健康或流行。

而 Doggy Chop 從繁榮到破產到再次回歸,幾乎就像是溫度計,反應了整個城市接受到拒絕他們的寵物們。至於北齋啤酒,有點像是木雕藝術家的貢獻,對於整個巨崎市有自己的啤酒品牌,像是 Orion 之於沖繩那樣,如果你仔細看,其實不難發現它充斥在城市的告示牌、小巷裡的燈籠、到自動販賣機等等地方。

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 /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 /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Opening & Ending Titles

關於開場與結尾的設計,Erica 解釋,團隊設計了很多字體,包括章節開頭與回顧場景,而 Wes 在日本字上希望使用許多種不同的字體,但保持英文一致。這很合理,因為在城市裡頭,你可以看到在招牌上運用非常多種不同的字體,拼湊在一塊,所以英文在這裡比較像是輔助提示性的角色。

團隊剛開始試了非常多種不同字體,但後來了解到,Wes 不想要手寫字、襯線體或是比較瘦長的字體,但他一開始不會明說,他只會說想要多看些其他的東西,所以到最後做了非常多種版本的無襯線體。

在日文不會找到像西方那麼多種字體,尤其是擁有一兩萬字的完整字庫,所以,當 Wes 選了一些參考資料,與其去找相似的字體,倒不如用手繪還比較容易,而你也必須要能夠即時應變,當導演說粗一點或是尖一點。890324

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Photo Courtesy of Erica Dorn/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實在是有太多視覺圖像的設計,在短短地幾秒鐘,當我們專注著劇情時倏忽而過。我想更多的設計細節,與其背後的意涵,絕對與故事一樣引人入勝也值得反覆品味;當我們忽略時,他們依然存在,下次看電影時,也許可以更仔細地去觀察這些費盡心思的圖像設計!

 

僅以此文獻給 Annie Atkins、Erica Dorn、Chinami Narikawa 和熱愛《犬之島》與 Wes Anderson 的每個觀眾!如果喜歡我的文章,也歡迎關注我的 Medium,我將持續創作更多精彩有趣的設計故事!

Cheng Ping Li
嗨,我是丞平,著迷於視覺藝術、設計與圖像,深信文化是人類最強的力量,並致力於工作中創作、學習與分享。
嗨,我是丞平,著迷於視覺藝術、設計與圖像,深信文化是人類最強的力量,並致力於工作中創作、學習與分享。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