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界的模糊地帶-空間的轉折也能搞曖昧

如果你以為這篇文章是要教你如何躲在樓梯間偷打啵兒就錯惹。

本篇是探究進去空間的維度,認識「負空間」,從樓梯到迷宮,去談建築藝術家的作品、電影導演的場面設計跟平面繪畫藝術家,如何把玩空間的曖昧性、模糊性、顛覆性和創意力。

(本文開始)

邊界、曖昧和負空間

建築設計學家 Pierre von Meiss 認為,物件或圖形被感知是獨立自主的主體,必須透過它的「邊界」和「輪廓」去劃分,因為物體的邊界是接觸外在的介質,然而與物件勢均力敵、彼此擁有邊緣的另一個「它」,對峙而下的局面就形成畫面的曖昧性。

一個知名的例子就是丹麥心理學家 Edgar Rubin 設計的花瓶/人臉圖像,如下圖(credit from Wikipedia),把花瓶邊界(線條)以外的空白看進來,是一對面對面的人臉。

250px-Rubin2

而上圖的人臉,是因為一般人能辨識出側臉輪廓,像是剪影一般的存在而已。

在建築空間的語言中,有分正空間與負空間,正空間就是大廳、放映廳等,有明確功能目的,且能讓人作停留之處,而負空間舉例而言,樓梯就不算是「正式的空間」,它通常被看待成「空間與空間之間的轉折」,通道、小徑,這些被人類當作過路、穿越、不做停留,只是作為串連的連結,在建築語境裡面稱做「負空間」(negative space)。
法國建築師迪迪耶.弗薩.佛斯提諾(Didier Fiúza Faustino)今年(2018)4 月底來臺分享建築創作的概念,就提到了關於「階梯」的作品,是他在 2001 年創作的 ”Stairway to Heaven”(通往天堂的階梯),如下圖。

1abdd2117eedb524afaa6fb1dfffb1aa

(Credit from Pinterest)

階梯原本被當作空間之間曖昧的、沒有正式身分的轉折,Didier 應用國宅公寓的「樓梯間」轉化為藝術作品,將單一建築元素抽離出來,放大,做成建築創作的主體,當作對國際移工社會議題提問的依據,以面對城市裡頭社會文化層面的空間/領域建構,展現了他的政治和道德觀點,相當具有啟發性。

如此一來,樓梯從個人的、封閉的、被視為負空間,閉鎖在公寓裡的穿梭路徑,倏忽之間轉變為公共、藝術主體性。

他經常以建築藝術的形式手法當作是對社會回應的宣言,帶領公民面對體制,亦說是回應土地的方法,是拋出問題的可見形式。有關更多 Didier 的演講分享,可點擊此看 Didier 分析空間的曖昧性與身體協商文章

《魔王迷宮》Lybyrinth from Pinterest

上圖: 《魔王迷宮》(Labyrinth, 1986)電影場景(Credit from Pinterest)

說到樓梯-負空間,雌雄同體英國演員 David Bowie 主演的《魔王迷宮》(Labyrinth, 1986),其電影經典場景就是由不同角度築構而成的樓梯(負空間),在一個巨大而空蕩的正空間之內彼此交織錯落。負空間不只上下顛倒,更創造視覺錯置感的畫面,顛覆平面迷宮的構思,這個場景你看不出終點、起點、邊界,甚至拋棄了地吸引力的現實概念。在正與負之間,那些光影線條根本讓人錯置了認知,這就是空間搞曖昧的最美魅力。

事實上這精彩的場面調度設計,是參照荷蘭藝術家 Maurits Cornelis Escher 的建築空間圖樣,而 Escher 才是將空間模糊邊界大玩特玩的創始專家。

Maurits Cornelis Escher - Relativity(1953) from Wiki

上圖:M. C. Escher 1953 年的作品”Relativity”(Credit from Wikipedia)。畫中有好幾個下腰倒立的大法師,跟無臉到處走動的木乃伊,他們各自有屬於自己的引力方向,如果我們想像自己在這個空間身體行走,體驗空間的感知將會與真實世界大異其趣。

Maurits Cornelis Escher - Cycle(1938) from Escher website

上圖:Maurits Cornelis Escher 作品 “Cycle"(1938),Credit from M. C. Escher

Maurits Cornelis Escher 經典作品之一 “Cycle"(1938),從重疊的色塊組裝,變成建築結構的樓梯,又或者建築組構被拆解成一片片的色紙,飄落。可以看見他的作品都去掉了色彩,只留下光影、黑灰白色階的色塊去探索物體邊界的模糊曖昧,重新組裝空間、重複元素與組構拆解,讓人用眼睛就能感受到空間裡神奇的語言。

近來國際上相當熱門的手遊 app Mounment Valley 2 Trailer ,就以「路徑」作為玩家移動動態的主要場景,透過這些負空間的組裝、空間裡任意換移的地吸引力,加上和諧色彩而極簡的設計,搭配令人心情安穩又時尚的音樂,每每推出都立馬榮登下載排行榜。

Monument-Valley-2

Monument Valley 遊戲畫面(Credit from Next Aarhus)

空間的轉變藉由翻玩邊界與視覺的錯置,任人自由意識地肆意被玩弄,我們也玩得不亦樂乎…!

C. Escher 的空間設計,影響後世許多設計師與視覺藝術家,除了結合新科技的手遊 app 以外,在電影視覺藝術和海報設計,也經常出現類似的空間錯置感,例如下圖的海報《詭屋》(Cabin, 2011)。

cabin-in-woods-mondo-poster from Joblo

(Credit from Joblo website)

對於電影導演而言,絕對不只是指導演員演戲,場面調度上也不是只要設計演員走位和鏡頭位移,而是更全面地將拍攝現場空間、場域的線條邊界、正負空間都考慮進來,如何在景框中創造畫面的和諧美感與情緒,因此場勘是極度重要的前置工作項目。

邊界不只是物件的邊緣,或是主體線條的結束。

負空間也不只是串連,而是可以作為顛覆空間的身體感知。

樓梯不只是供人穿越的地方,而同樣也是讓人感受空間轉換的經驗場域。

關於建築與空間實驗,負育群帶聚落 Collective Negative Space Village 有些論述,以及國內外的專案介紹,2018 年暑期將會陸續有許多建築空間相關的活動。

本作者更冀望有更多人在乎影像裡的空間,以及土地上的建築,一同來發展關於空間的論述!

歡迎來信與我聊聊、給予批評指教 cj.space7@gmail.co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分享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