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元旅行回憶 – 暖身操

         什麼是零元旅行,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不花任何一毛錢的旅行,而行動上,我們要透過真誠的溝通,來讓陌生人認識及信任我們,要用“愛”和“相信”的力量來旅行。在踏上未知的土地之前,先在台灣做個暖身操吧!目標是從台北出發到宜蘭,再回到台北,用零元旅行的方式!

        六月底的台北市,悶熱的空氣夾雜著汽車喇叭,沿著騎樓躲著太陽,才走大約半個小時,就像打了一場籃球一樣,渾身濕黏,肩膀上的背包好像吸了我的汗水,越來越重,我們朝著北宜公路的方向步行,時不時地伸出大拇指,奢望能攔到一台正要前往宜蘭的交通工具,越大越好,最好是飛機!這樣我們14個瘋子,就可以早點結束這趟,被我們低估的「暖身操」。

         第一次覺得,台北這先進的都市,當口袋裡沒有錢,竟然落後的跟沙漠一樣,看著許多公車、計程車從我的身旁呼嘯而過,那一刻,他們在我眼裡,變成了一隻隻,製造噪音和髒空氣的怪獸,就在我一邊抱怨的同時,一台剛卸貨完的小貨車,在我們面前停了下來,司機大哥的笑容,安撫著我瞬間磨耗的精神,這是我們第一次攔到便車,坐在貨車後斗,混著廢氣的熱風,吹拂著皮膚上的油水,城市真是不適合旅行啊。

台北市

        「您好,我們是夢想騎士,我們要用抽離金錢和父母的方式旅行,結束後,我們會將旅行的過程,分享給中途之家的孩子們,讓孩子們瞭解,沒有父母和金錢,也要試著去完成夢想!我們願意幫忙你做事,希望能換一點食物,讓我們有繼續前進的力氣!」

         第三家店,才第三家店,我們就換到了第一餐,讓我們14個人飽餐一頓的,不是偉大的人物,也不是有錢的餐廳,而是一間平凡的水煎包攤,半開的綠色鐵捲門,是這城市的一片綠洲,舊舊的招牌,正準備打烊了,阿姨穿著紅色的圍裙,和我們一樣滿頭大汗,我們的自我介紹才說到一半,阿姨便急急忙忙的,將鍋子裡的水煎包塞給我們,她說:「我的孩子在外地念書,一定也會遇到困難,你們的年紀和他差不多,要加油哦!」,還硬是塞給我們一人一罐舒跑,第一次吃著換來的食物,還不習慣這種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身旁的夥伴很精明,已經開始動手幫阿姨洗碗,幫忙收攤,還有人幫阿姨捏捏背,聽阿姨說著最近的生活,她那夾雜汗水的笑容如此樸實,讓我想起家鄉的外婆。

城市裡的綠洲

         我曾經在這條公路上,猖狂地催著油門,任我的引擎聲在山谷迴盪,好像全世界都繞著我運轉,這是北宜公路,台北到宜蘭的要道,我們很幸運,在入山口就攔到了便車,而且是一輛要到山頂載高麗菜的大貨車,我們或坐或臥的在貨車後斗休息,身旁的景色不再是高樓、電線、招牌,而是山、雲、樹,離開台北,吹在臉上的風,感覺善良許多,終於有旅行的感覺了!我們享受著大自然的恩惠,搖搖晃晃的前進。

       下雨了,雨水很直接的淋在我們的大型敞篷車上,我們要抽出雨衣的同時,司機大哥對著手機,呼叫著他的同伴,沒過一會兒,一輛蓋著帆布的貨車就來營救我們了,換了遮風避雨的貨車,大夥在車上倒的倒、睡的睡,我則坐在副駕駛座,司機大哥的眼神,還流露出一點年輕時的霸氣,黝黑的皮膚在黃昏的山谷間,映射著夕陽發亮,他說著肩膀上刺青的由來,手裡的煙沒停過,我們像是要被載去未知戰場的士兵,想著晚餐怎麼辦?晚上該睡哪?帶著緊張、擔心,還有一點點興奮,到了宜蘭。

北宜公路

        常常心裡擔心老半天的事,其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恐怖,宜蘭火車站對面的便當店,紅紅的招牌,溫暖著漆黑的夜,我們擔心了一整天的事,在這裡找到了答案,便當店的老闆,身形魁武,像一隻大黑熊,自我介紹的同時,看著他惡狠狠的雙眼,好是害怕,沒想到他說話的語氣,像夏夜的晚風一樣溫柔,老闆提供我們便當,還說可以到他開的民宿洗澡,還說晚上我們就把便當店的桌椅搬開,直接睡在這裡就好!第一次套著睡袋,躺在便當店的地板,也許是折騰了一天,才閉上眼睛,就是早上了,黑熊老闆竟然還準備了早餐!

         我不知道,一個水煎包原來有這麼多情感;我不知道,匆忙的貨車司機,會為了他曾經也想完成的夢想,多載我們這麼長的一段路;我不知道,面露凶光的便當店老闆,竟然照顧了我們的晚餐、住宿還有早餐,我不知道的事,隨著旅程,越來越多了,也許大陸沒有我想像中的危險,而西藏也沒有想像中的遙遠。

零元旅行 – 其他章節

高齊駿 Chi-Chun Kao Illustration

高齊駿 個人網站

Vivien Chang
愛與勇氣。好棒!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圖輯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