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傷心的人,好簡單

「這世界上的謊言有這麼多,而我們都信以為真。其實謊話跟真心根本沒有兩樣,重點是你要相信哪一個而已。」
《痴情男子漢》裡心兒的台詞。

晚上他們去看了一部大家都在笑的電影,整個廳只有她在哭,不動聲色地。在他左邊。

聽了傷心的謊,從耳朵灌進心臟、吸了傷心的二手菸,有淡淡的芒果香、喝了傷心的可樂娜和三得利的白桃口味。原來有點暈會這樣,站不太穩,眼前的影像會分層。行為舉止會像個瘋子和傻子,很不理性、很可笑。她說她要看他的手機,她說她第一次變成這種人,她說自己歇斯底里。認識她有十年以上,我沒有看過她這樣失去理智,從來沒有。

她是一個很喜歡唱歌的人,那天她時而停頓哽咽、時而變成氣音、時而閉上眼睛、時而面無表情、時而喘不過氣地唱,連浪漫的歌詞聽起來都好悲傷。

她說做一個傷心的人,好簡單。
我們還是做一些困難的吧,快樂。
淚腺很發達的人,傷心時,哭好像是家常便飯,但那天的她淺淺地笑了。

她揚起嘴角問:我看起來還好嗎?
那大概是她最接近心碎的模樣。

這次的她沒有再問要怎麼辦,看起來有點若無其事,雖然她原本就是一個比較冷的人,但這次我有點不知道她是非常難過還是非常死心。
她敘述時的語氣和神情,讓人覺得好像一切都與她無關,平靜地、溫和地、自嘲地。

她翻開筆記本,撕下其中一頁,上面有她為他寫的詩,她說撕下這一頁就像那天電影散場後,他拿著票根站在垃圾桶旁問:還要嗎?以前的她會說要,但那天她搖搖頭說不用。

人生幾何
能不能和你
嚼一段情字
飲一壺情歌

親愛的,當妳轉述他的話:我現在沒有心放在妳身上、妳現在可有可無、我跟她就是好到對話妳不能看、我怕妳嫉妒她的長相,我無法想像這些話當下是怎麼腐蝕妳的,但我好心疼此刻的妳笑著跟朋友說沒事啦。

我始終沒有說出安慰的話,因為我知道我安慰不了她。

大多數的謊言都是有跡可循的,有一些我們當下無法理解、感到疑惑的事,都會在往前到某一個時間點時,浮出一連串的解答。也許不是別人的謊言太深沉,是我們的信任太天真。

當身邊的人有了更在意、更重要或更愛的人事物時,有時候我們很快就察覺,有時候走了好長一段路才發現,或者應該說執著了好長一段路才願意接受。

親愛的,妳放棄了快刀斬亂麻、放棄了在當下質疑,選擇了長途跋涉、選擇了相信,雖然後來紛至沓來的失望讓信任陳腐,可是還好一切就要結束了,那些有恃無恐的謊言不會再啃食妳,妳會重生,離真的笑容更近。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散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