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484

把傷心唱成心、失戀唱成戀、一言難盡的生活的難,唱成生活 – 專訪創作歌手楊士弘

認識一陣子的楊士弘最近發行了音樂 EP 「原來你是這種人」,用看的話,像糖果,或者夢境;用聽的話,卻很惆悵,每一個轉音或嘆氣,都會變成包裹著糖衣的苦,或者世紀末的夢境。或許這和他本人身上帶有的「反差感」也有關,我記得第一次在女巫店聽到他的表演的那天,他穿了一件充滿鮮豔色塊的衣服,和半透明的白色長衫,在台上邊唱歌邊扭腰跳舞,把場面搞得像在跨年。表演完了,又窩在路邊發呆,有時候像很受傷的樣子。

 

所以要怎麼形容他呢?我也實在很困擾,不如就直接從就從他籌備了超過半年,等待了 24 年的這張 音樂 EP 開始談起:

 

IMG_7460 IMG_7483

( 像是一張「名片」的音樂作品 )

為你唱一首歌,請記住我

 

「我希望這張 EP 像一張個人名片,一拿出去之後,就會對我有一個鮮明的第一印象。」身為一個複雜又難以解釋的人,他自己也知道他擁有了太多面向,所以第一張音樂作品,對他來說,反而是一個「簡化」和「濃縮」的過程。就像華麗的都市少女,脫下一切裝飾,只穿白色 T-SHIRT 出現。

他從眾多作品裡面,挑出三首歌,分別代表了他的三個「真面目」。〈姓名〉,是最直覺的部分,是一個人的五官和輪廓;〈原來你是這種人〉則是他常常會唱到哭的歌,是比較深處的他,代表他的靈魂和想法;〈兩人同行一人免費〉比較輕快俏皮,是他面對外界的時候會展現出來的一面,像面具。

設計上也是從這個想法出發,邀請知名設計師陳青琳合作,不斷討論要如何在一張 EP 裡面呈現出三種樣子,後來決定用「透明」、「肖像畫」的方式,呈現他的樣子,你一眼可以看見全部的東西,同時一層一層抽出來的過程,又像不斷多認識他一點。

重複地強調輪廓、我、原來你是這種人,楊士弘說他很希望被記住:「之前每次參加歌唱比賽的時候,我的目標都不是要當唱的最好的人,而是想要當可以被記住的那一個。」

這讓我想到可可夜總會裡的那一首歌:「我即將要消失,請記住我,為你唱一首歌,請記住我……」

 

我是為了寫出有生命力的歌才去醫院工作的

 

從高中就發現了自己的音樂才華,一心以音樂為志向的他,「聽說去台北念大學的話,只要在同一個時間內得遍很多音樂比賽的話,就有機會被簽變成歌手。所以我就跑到台北念大學了,也瘋狂的參加音樂比賽 …… 結果!有一次淡江金韶獎得了第一名,就被評審陳建騏老師簽下來了!」

這什麼夢幻的行程嘛!也太討厭了!我大呼,但同時也知道他的確才華洋溢,有難以忽略的魅力,一路過來也絕非僥倖。可是,從成為簽約藝人,到發行作品之間,他也坦承需要花好多時間:「後來發現,一個創作人,從開始寫歌到真的能出作品的這段時間,需要非常多磨練和訓練,所以在簽進來的那幾年,我就自己想辦法去累積生活經驗,我大學念的是台北醫學大學,所以為了想寫出更有生命力的歌,我就用醫學專業到醫院工作了一陣子!」

像是 〈姓名〉這首歌,就是楊士弘在新生兒加護病房工作時寫下的歌,關於一個小嬰兒被命名的故事,還有他對於人名意義的反思。

 姓名這裡聽

 

IMG_7471

(做成肖像畫的歌詞本)

音樂是我向世界發出的求救訊號

 

就這樣一直以來,他都把音樂創作放在生活前面,幾乎把音樂當成一切的軸心在運轉著生活。甚至他寫歌的方式可能也跟大家想像的不太一樣:「我通常不是今天遇到一件事,然後就會想說要把它寫成歌的,我通常是坐在家裡想好,我要寫什麼主題的歌,然後再把生活中好像跟這個主題有搭的東西寫進來。」

為了寫歌去生活,也為了寫歌去醫院工作,我問他,那你跟音樂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 音樂是我的求救訊號吧,SOS !當出現一件事讓我覺得我真的受不了的時候,除了口頭上跟別人講之外,我還有一件事,可以記錄下現在這個情緒,我覺得這是我喜歡音樂創作的原因。我覺得求救訊號也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就是一種渴望被別人知道你的心理狀態的行為。如果沒有音樂的話,我現在在台北市的家裡死掉可能沒有人會發現,家人可能一個月之後才會發現吧,這個是認真的。」楊士弘認真地說。

 

 IMG_7452 IMG_7469

(設計了小鏡子的歌詞本)

原來你是哪種人?

 

安:我看到你的歌詞本裡面,出現了一個「幽靈男孩」,所以你是幽靈男孩嗎?

楊:我覺得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幽靈男孩欸,而且一定是「男孩」,就是它是一個臉上會蓋著白布的角色,會突然出現,打亂你的人生。對我來說它是象徵不安、沒自信,讓人只想躲起來的負面的東西。你心裡有嗎?

安:幽靈男孩嗎?我覺得按照你說的形容的話,比較像亂掉的月經。

安:你是怎麼替自己定位的呢?

楊:創作歌手 / 搞笑藝人 。其實我真的非常想做 Stand up comedy (脫口秀),我目前的人生目標就是想辦法出一張有 10 首歌的完整專輯,還有想辦法做一個舞台劇。

安:如果用三個關鍵字形容自己會是什麼?

楊:口哀、搞怪、黑暗。是不是很衝突?

 

回到最一開始的問題,楊士弘你到底是哪一種人呢?這個關於本質的問題,真要討論起來會變得太哲學。但是不妨直接去聽他的歌,聽他的現場,因為這麼複雜的他,都把自己簡化為一個又一個音符,幾首簡潔精煉的歌,把傷心唱成心,失戀唱成戀,一言難盡的生活的難都唱成生活。

 

更多

原來你是這種人線上聽

楊士弘粉專

Yian
主觀文學,旁觀電影、書籍、攝影、插畫。(世界的學生)
主觀文學,旁觀電影、書籍、攝影、插畫。(世界的學生)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