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進我的風景裡 – 參、走山靠海。

這趟旅程,我們沒有去一些觀光景點,沒有做甚麼有趣的事,

我們只是一直找山,一直靠近海,

彷彿我們這趟旅程以他們維生,彷彿這趟旅程山海便是我們的精神糧食。– 花蓮 ,2017

走山靠海

:「那是海嗎?」

                                   「是!!!」:

沒有一絲猶豫,機車後座的女孩大聲應答,聲音被風稀釋卻足以穿越空氣,

就像阿特烈與阿莉絲一樣 ,無論海上天氣如何,都要回答很晴朗。(註一)

機車馳騁在迂迴的山路上,霧氣直撲毛孔,小心的鑽進皮膚裡,是舒服的,

儘管中間夾雜著一些水氣,下著小雨的山路,很迷人,衝過一層層的霧,彎過一段段的路,

左邊山壁的緊鄰,右邊則是那寬闊的藍色時空,閉起眼睛也無妨,用聞的便略知一二。

                                    「我們現在要去哪?」:

:「不知道,就一直靠著海走。」

                                                        「好啊。」:

公路

他說這趟旅行的目的,是為了提醒自己出走有多簡單,

被那些規範綁久了,縱使繩子鬆了,也缺乏出走意識,

習慣都是養出來的,卻很難放下。

她說這趟旅行的目的是為了遺忘,逃離這個深埋回憶的地方,

沒有預料到是往另一個貯放回憶的地方逃,

有時候我們終究逃不出回憶的深淵,

天真的往別的地方尋求答案以及慰藉,

最後發現答案就在自己身上。

公路抓頭

 

這兩天充滿了雨,似乎在幫他們洗去一些甚麼,

可能是附在身上,長久未洗淨的城市中的塵,

可能是那些平時的緊繃、偽裝以及矜持。

到了晚上變成毛毛細雨,小的不需要撐傘,男孩女孩找到落腳處後便在小巷弄裡逛逛覓食,

女孩鍾愛這種稀鬆平凡的場景,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刻意又不經意的安排,

只需要感受當下,雨滴的聲音、周邊人潮的窸窣聲、街道上車輛的嘈雜聲以及兩人的步伐踩在雨水充斥的路面上的聲音。

夜裡天空依舊靜靜的掉著淚,對女孩兒言,是最浪漫卻也最令人心疼的。

 

註一:小說〈複眼人〉中,瓦憂瓦憂島的子民依海為生,海上天氣如何就是他們的問候語,無論如何都要回答天氣很好。

 

也許我們在面對特定的一些人時,都會產生英雄情節。

 

這天男孩累得澈底,早早睡去,女孩則睡不著,輕巧巧地從男孩手中將手機抽走,替他蓋上棉被,躡手躡腳地走去書桌前,記下一些片段、無關緊要的事。

後來想想,也許只是因為,這樣就像在保護他一樣,如同女孩小時候,媽媽總會等到女孩睡著了,再悄悄離開房間一樣。

隔天早上,天空已經不哭了,地面滿滿的淚痕還沒消退,看起來很難過,

但仍然要繼續上路,因為縱使不如在城市般被時間追趕著,

時間仍然一直在前進。

路上

:「我以後也要開一間咖啡店,裏頭會有一些狗的照片,因為我從年輕時就想開始養,所以估計會有幾隻;還要有很棒的音響,播著我喜歡的音樂,阿,還可以請人來彈吉他,跟我們現在年紀差不多大的,也找不到人生方向的。」

:「我的咖啡店不要太忙,有一些老顧客,離山海都近;我以後一定會大有作為,差不多50歲退休吧!一開始要找你幫忙。」

女孩喜歡說著這些的男孩,眼睛閃閃發光,說著自己憧憬的事物,擁抱著小事物卻像擁有著全世界,有趣的是,女孩似乎也似有似無的被加進了男孩的未來裡。

在公路上,機車被中央山脈和海岸山脈護航著。

兜風

 

「六點二十四分開往樹林的普悠瑪自強號火車已進站,請欲搭乘的旅客前往2A月台,謝謝。」

再次醒來時,世界已經不一樣了。

這趟旅程中,我們走進彼此捕捉的瞬間裡。

有沒有走進彼此的風景裡便不得而知了。

 

這裡的山與海我們帶不走,所以就任他綠任她藍, 就像你的顏色一般純粹。

曬庫子

 

-〈你走進我的風景裡〉,完。

劉佳怡
機車後座的日子離的好遠了,走進彼此的人生風景需要勇氣,希望男孩和女孩各自圓夢。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圖輯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