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情書】擺渡愛人:後頭的路 別不甘寂寞

〈擺渡人〉

小小的河口 守著的擺渡人

划槳的手磨著繭來來回回

 

河上的月光 日蝕 流星 天象

交談的人事 氣味

投射的崇拜 依眷 嚮往

隨波搖盪

 

錨還沒定 渡船的人即刻要走

而你過江了

後頭的路別不甘寂寞

──琪人琪事‧2017/08


擺渡人:無法陪你過河,但能送你一程到彼岸的──命定離人。
世界上絕多的錯愛,都是一種「擺渡」。
舉個例來說吧,前陣子我一直想把保養品全換成某個美系品牌,肇因於去年我沒買到它要排三個月的粉底液,但當時它的一線專櫃人員品質之好,專業、耐心、不推銷,從此我心頭就一直心心念念他們的好,儘管大家都說那個品牌的酒精含量很重、不適合敏感膚質的我,我也特地冒著風險去櫃上試用,溫柔地陳述我的酒精過敏,期望他們給予一盞明燈,拼死也要成為他們的使用者,好像全世界幾百個無酒精保養品牌都不存在一樣。
對自己即將受到的傷害不屑一顧並且明知故犯,這是很弔詭的。我寫到這都覺得應該譴責我自己,若因此皮膚爛了真不值得同情,但這樣的無邏輯行為在我們的愛情裡卻頻繁到不行。
放大了我們所接收到的關愛跟對方誘人的特質,那是一種對自我不滿足的隱性自卑。我們重視在乎自己的人,在他們眼裡得到自信跟肯定,在他們身上崇拜我們沒有的特色跟經歷,然後期待他們和自己靠近,成為親密的盟友。這是所謂的崇拜、依眷,也是心理學裏,缺乏自我肯定、極力渴望被愛的人最顯性的情感表現。
為此我們潛意識去忽略一些隱憂,甚至不去實際通盤考量,我們避免去想那些「停止靠近」的反面選項,因為那是會疼痛的,那會讓我們認知到對方並不適合甚至是不會靠近我們,那意味著我們好不容易取得的自信跟肯定、關愛跟寵溺都是浮雲,接著悲傷眼前集美好於一身的人,終究是個命定的離人,不屬於自己。
而後我們帶著巨量的惋惜,拉著夕陽下長長的影子,伴隨發燙的自我質疑,偶爾夾雜一些憤恨難平。畢竟擁抱和親吻那麼沉,重得夜半都會醒來無眠感受餘溫。走在所謂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的路上,那樣的落日讓夜特別深特別悶,因為路好長,像在曠野中觀星卻不停回頭在盼等某個人的暗號或信息,我們掛著要為誰變得更好的心,只是在不斷提醒自己,有多難忘當時的失去。
直到有一天,那些大小知覺都被時間打了一針麻痺,我們才會意識到:不是這樣的,我們都不需要為離開的人變得更好,也從不應該在對方眼裡找自己的形貌。而他也沒有那麼好,比電腦系統更會選擇性揀選的就是人類戀愛的大腦。更別說各種定義下的好,有可能根本無關於適不適合對方或我們。

《年輪說》是這樣唱的:

一是嬰兒哭啼 二是學遊戲
三是青春物語 四是碰巧遇見你
了解這個你 沈迷這個你
時間暫停 再繼續
/
十是寂寞夜裡 百是懷了疑
千是掙扎夢醒 萬是鐵心離開你
經歷這個你 活成這個我
細數自己

白話一點也可以聽劉若英:

那時候 年輕得不甘寂寞
總要為想愛的人不想活
來過 走過
是親愛的路人成全我

我們終將會發現,經歷過的人,很難再遇見了。擺渡人僅提供你一程擺渡,錯愛過的美好成像早已模糊,投射過的彼時心動不復,各自的模樣也不再如初。像知道你不適合下車一樣,即便哪天再相遇,命運也會過站不停。

而一次次被撕心裂肺離別痛楚沖刷的我們,歲月後意外看著月台邊那個似曾相識的路人,也僅是想起他教會我們的部分習題。車窗玻璃反射的他,只是疊在半透明的我們臉上,慢慢歪斜然後淡去。我們再也不會在稀鬆平常的夜晚憶起他的隻字片語了。後頭的路,沒有寂寞,只是生活,帶著內化後當初他解的部分習題,終而活成自己。

He Ci Jhuang
寫的好棒 謝謝你
Unicoron W Chou
寫得好美,照片是我的母校,也好美
Yuming Wu
Yuming Wu
很棒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散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