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高手──石川惠理子

文|步步出版  編輯總監 高明美
有些書,你會在第一眼就被它電到,《我在礦山的童年》就是這樣的一本書。在邂逅它兩年後,步步終於有幸出版了它。很多讀者看到它,讚歎之餘都紛紛說步步真勇敢,為什麼呢?因為在色彩繽紛的圖畫書叢中,唯有它一身黑撲撲的鶴立其間。

15192641_1864646280434156_9166742636666733832_n
其實真正勇敢的是作/畫者石川惠理子。她只用黑白兩色來描繪煤矸山、滾滾黑水等特殊的礦山景觀,以及依煤礦而生的人、事和生活,這是個合理而聰明的選擇,但如果不是藝高膽大,恐怕很少人敢接受這樣的挑戰。石川用有力的線條、深思熟慮的構圖以及飽含情感的筆調,讓我們和小主角一起見證了一個時代的大悲劇和人生的悲歡離合。《我在礦山的童年》是個懾人心魄的故事,石川的畫充滿力道但不暴衝,她含蓄收斂、不濫情的自制,反令人掩卷後,有一絲難隱的痛留在心底,久久不能平息。
喜歡石川的作品,一年後,步步又出版了她自寫自畫的《白鴨》。石川仍用極簡的色彩述說故事,但和礦山不同,這次描繪的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農家家庭以及再尋常不過的日常生活。《白鴨》的故事淺白得近乎平淡,但我們讀到最後,一股強烈的、被它打動的力量卻油然而生。這股力量從哪兒來呢?

 

白鴨 全書稿 審稿-18

 

在《白鴨》中,石川再次展現了她說故事的功力,在圖像方面,整本書的畫風輕鬆從容,看來全不用勁,但構圖大膽、自信,在動靜間收放自如,使讀者的心情不知不覺的跟著起伏。在文字方面,她用白描和簡潔的對話,就讓幾個角色鮮明的浮現在我們眼前,像終日忙於家事的媽媽,明知鴨子即將被宰殺的命運,卻讓孩子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盡情的和白鴨共度了一個美好的午後,之後又以堅定的口吻說出善意的謊言,安定了孩子的心;看似「省話一媽」,但短短的幾句話,滿溢著的是母親溫柔的愛。另外,「我」這個角色,在最後與弟弟說完話後,將削好的鉛筆放進筆盒,用力的將紅色的書包蓋蓋起來,這個簡單的動作則道盡了「我」了然於心卻不能明說以及不能釋懷的種種心理糾結。我想石川惠理子深諳「文章極處無奇巧」的真諦,她總是平平實實的敘說故事,不刻悥不造作,由此自然流露出的「真情感」才會如此打動人,而她筆下的主角,不論是礦山中的「我」、桂子或是白鴨中的「我」所呈現出的生命的韌性,也才會如此引起我們共鳴,淡淡的但強烈──。

白鴨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插畫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