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

那些平凡而甜蜜的日常早晨,都是記憶裡的永恆— 專訪 攝影師林可樺

「我習慣別人叫我可樺,二聲樺。」可樺爽朗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來,1994 年生,我們年紀很接近,對我來說,這次可樺的採訪就像好朋友聊天,那樣輕鬆自在。很難想像這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女孩,當時是用怎麼樣的心情,拍攝下記憶裡的《劇痛》。

 

拍照好像是唯一能讓時間延長的辦法

 

可樺去年參加了新光攝影大賽,作品《劇痛》得到了比賽的首獎,鏡頭下拍攝的是生病的母親,紀錄從臨終前到最後喪禮結束的過程。母親的骨灰罈、母親的棺材,對我來說這系列作品很沈重,沈重到不敢直視。可樺只說:「我是很樂觀又很固執的人,即便媽媽住在安寧病房,我仍然覺得她會康復。」可樺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攝影,但卻不曾拍下自己所愛的家人,這系列作品記錄對母親的記憶,也是對自己的遺憾做了補償。

F1000015

大學時學的是平面設計,但是她對攝影更有興趣。人在看照片的時候,可以感受到當下的回憶或是感覺,所以當她想要紀錄下一些事情的時候,就會選擇拍照。「我是理性思考,感性作為的人。」可樺用一個很矛盾的說法形容自己,做事情前總是理性分析、翻覆思考,但又因為情緒過於豐沛,最後往往感性用事,攝影對她來說是抒發情感、表現愛的方式,拍下所感受到的,溫度的延續。

 

照片是屬於自己的

 

我很好奇,像可樺這樣熱愛攝影的女孩,會不會時常參加各種比賽,甚至是各大攝影比賽的常勝軍呢?沒想到她說,自己之前其實不曾投過任何比賽,因為對她而言,這些照片、影像是屬於自己的東西,是為了紀念而按下快門,不太會把自己的攝影分享給大家,都是自己默默收著,也沒有分享在網路上。一直到去年,身邊的朋友意外看到了這個攝影比賽,覺得她拍照蠻有趣的,很值得去試試看。

帶著去年首獎的殊榮,今年可樺受到邀請,在攝影展與其他兩位去年的得獎者有獨立的展區「三人個室」,能自由展出自己的攝影作品。可樺笑著說:「我在想主題的時候蠻頭痛的,但是後來我覺得,越接近生活的東西越能有共鳴。」有了這樣的想法,她搜集一系列的攝影作品《日常凝視》,拍的是她和男友的日常生活。

作品1

作品7

作品2

  當我在拍攝男友的時候也就是我從觀景窗中凝視他,希望大家在觀看我的照片時,能從中感受到我對男友的愛及我所感覺到的溫度。

可樺平常就很喜歡拍人,但是自己在在男友身邊比較自然、接近自己。《日常凝視》這系列作品,拍攝的都是平凡而美好的日常生活,吃飯、睡覺還有一起相處的時光。

其中她自己最喜歡的,是一張叫做「微服私訪」的照片。那天他們倆原本要去泡溫泉,但是天氣非常不好,路況很糟糕,決定放棄後走回車子的路上,他們遇到兩隻當地的狗狗,可樺在一旁看著,覺得畫面就好像是總統在訪查民情,便按下了快門,紀錄下這可愛的畫面。

作品5

「陷入愛河之際,戀人的目光就是一切,再多的言語和擁抱,都比不上戀人的凝視」John Berger, Ways of Seeing,可樺和我分享的這句話,也許恰好道盡她鏡頭下想說的話。

 

  攝影,最重要的是關注自己真正在乎的事情,生活也是。

有時候拍照會為了符合其他人的期望,想著要讓別人看看自己過得多好,或是想著該怎麼樣在社群上得到更多的讚,但鏡頭下的那些事物,不一定是我們真正在乎的事。可樺也曾經盲目地想著,該拍什麼主題,什麼技巧才能得到評審的青睞,但回過頭來,最重要的是要拍出自己真正在乎的事,堅持表達自己、相信自己。而生活也是如此,認真生活就是盡情地體驗這個世界,難過和開心都得專心、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情緒。

採訪的最後,我們討論到「偏見」這件事,她說,我覺得偏見是沒有辦法完全屏除的,每個人的成長背景不同,所以只能用理解的方式去相處,應用到攝影上,就是要多花一點時間思考,很多事情也許不是表面上看到的樣子。我很驚訝這個女孩能發現到「偏見」這個人類難以消磨的缺點,並想辦法去改正,是我自己也還沒有辦法好好做到的。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她鏡頭下的人們才那麼的真實、直接而不造作。

 

看更多林可樺的作品:木木木 make a forest

Can see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FLiPER 編輯,相信生活只是一種幻覺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