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亞的奇幻歷險
May.10.2018

阿亞的二三事

文|《阿亞的奇幻歷險》 繪本畫者   陳志賢

1993年夏天,《Square Beak》很幸運的在美國發行。遠在波士頓的孫晴峰,來信告知,同一個出版社 Houghton Mifflin,已同意第二本書 「阿亞」 的故事構想。這個特別的合作中,由作者孫晴峰撰文發想後,交畫者繪圖貫連,經過文、圖、出版編輯三方交互討論,再回到作者為文定調,並設計成中英文兩種不同規格的版本。因此,在各方腦力激盪下,這種既合作又兼具獨立性之間,有了較多元可能的創作空間。

當時故事的文字,極為精簡抽象,是超乎尋常的題材。大抵描述一個小女孩,經歷食物的幻境歷險,回到現實的過程……。對我來說,「幻境」 是現實的超越,而 「歷險」 是對未知的挑戰。這個意象,藉著小女孩阿亞不停的探索、移動、 奔逃、躲藏,引領閱讀者穿梭於真實與虛幻之間。起初, 我嘗試了幾種不同的畫面推演,總覺得這樣的食物 「風景」,需要某程度的具象與實景呈現,才能啟動閱讀的共鳴並帶入故事情境。

草圖階段,我最先想到的畫面,多半是色彩斑斕、光影瀰漫、印象主義式的繪畫,以光和色來進行物像的分化與重組,並連結現實與幻覺的景緻。但問題來了,當時, 我所慣用的是幾何形式、平面化的童趣風格, 無法全面詮釋故事中的場景氛圍……因此,在畫風上摸索了好一陣子。幾經討論,大家都傾向於生活學習中的閱讀性、趣味性與幽默感的表現。最後,我選擇以童趣和繪畫性相互融合的方式來經營畫面。

W 0419 A

W 0419 B

為了調整既有畫風的平面感,並構築故事情境的貫連,書中圖像及空間的三維化是必要的,畫面裡也增加一些先前較少使用的元素。首先,是 「光」 的元素 – 以 「光」 來增進物像或環境的擬真及空間感,如光暈、逆光、反光或漸層筆調的使用,此光感的運用,也賦予物象的多面性與層次感。

再者,是「動」的元素 – 以 「動態」 之筆觸、筆跡、紋路、肌理或線條來強化圖像的動能與動感,猶如未來派繪畫或蒙太奇攝影,常利用重疊影像來描繪緊迫的時間感,這一點,在漫畫的線條表現上也很常見。另外,是 「愉悅」 的元素 – 色彩運用上,我特別使用了粉紅色來提昇情緒,並試圖連結食物、味覺、溫度的愉悅感,以及感知上的推進力。

W 0419 C

W 0419 D

然而,繪本和文字書最大的差異,在於繪本是以 「視覺圖像」 來主導閱讀的理解。如果把繪本的閱讀, 當作一個如同電影般連續播放的影像,那麼,繪本閱讀將會隨著時間的進行成為某種 「線性狀態」,若情境過於一致則顯平淡;反之,過於震盪則顯得牽強,甚至跳 tone。

因此,為了加強並轉化閱讀的線性,這次的重版,改採橫向開本的設計,分頁間,也刻意置入了空白區塊,並將文字移出圖外。這個圖文分離的新做法,除了使圖像更趨具體完整之外,空白區的間歇作用,也擴大翻頁的時間感,並增進了對圖像故事的投射。如此一來,閱讀的線性將由 「實線」 轉變成 「虛線」 的形態。一方面,可緩衝版面的緊迫感,另一方面,也延長對故事情境的共鳴。

在意涵上,《阿亞的奇幻歷險》點出了「想像」與「創造」在教育與生活養成上的核心課題。其最大的價值,在於思維的超現性獲得了鼓舞 ; 透過故事主角阿亞的異想天開,彰顯孩子與生俱來的奇想本能。而「創造來自想像」,舉凡醫生、演員、科學家、運動員…等,各行各業的佼佼者,都取決於「想像力」的發揮,這樣的特質,更是創造力的根本。

正如 Leo Lionni《田鼠阿佛》的故事裡,阿佛跟牠的同伴們說 :「閉上眼睛,你可以看到光,看到顏色,看到春、夏、秋、冬…… 」。想像力,就是神奇的魔法棒,孩子的想像,可以無中生有, 更可以從熟悉的週遭出發,開拓對未知世界無限的探索。

W 0419 E

步步出版
步步出版是為熱愛童書,重新理解童書跟找回純粹的童書樂趣而成立的出版社。提供閱讀童書的各種不同視角,出版各種新穎的童書形式,重新定義童書的價值。
步步出版是為熱愛童書,重新理解童書跟找回純粹的童書樂趣而成立的出版社。提供閱讀童書的各種不同視角,出版各種新穎的童書形式,重新定義童書的價值。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