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女生:心傲也自卑的北漂孤鳥

〈台北女生〉

致力於成為

某個位置的所有權人

嚮往擁有 但通常不能

跩的時候迷人

假裝很好 討厭認輸

病倒的冬夜即便憔悴在哭

也別想你會知道

 

但老家陽台的九重葛開了

記得回家過年

親愛的 台北女生

──琪人琪事‧2018/02


台北女生這個詞,是從許菁芳的書裏學來的。

「臺北女生通常不真的是臺北女生。她往往有一個不是臺北的家,在過年過節的時候,她會從小小的租屋處拉著行李箱回去。真正的臺北女生有軟弱的時候,畢竟城市是這樣一個會吞噬掉靈魂的黑洞啊,但她真的需要妳的時候,她不是落難的公主,她是不得志的白居易,被一份雞肋般的工作勒得看不見出路,而臺北居大不易。」

「臺北女生不是很喜歡單身,眼光也不是那麼高,她想找的是可以一起在人生裡旅行的伴侶,出現的卻總是想透過擁有她來證明自己是人生勝利組,或在玩具箱裡還少一個漂亮能幹小女生的男人們。睜著大大的眼睛,很有個性地,很美麗但很倔強地不要吃虧那樣。也可以喝酒也可以跳舞也可以帥氣地刷卡也可以跟男生回家也可以流浪在雙人床間。但她感冒時妳拎著熱湯去看她時,她會很憔悴地坐在妳為她擺好的餐具前,怔怔地流下淚來。」

台北女生這個詞,不偏不倚就砸在獨身來台北生活五年的我,還伴隨一些歷歷在目的扭捏和不自在。

為了在生活的片段顯示一些值得居留於城市的符號,所謂的台北女生,絕多總是活得有一點自卑又心傲。心急地想找到一份踏實的歸屬,致力於成為某個位置的所有權人,一個男人或一個職等、一支他家的鑰匙或一式看似豐滿的人生,好像總該要有些什麼好的事情發生,才做得起「台北女生」。

所以你能感受得到自己,或是身邊那群未來/現在的「台北女生」,她們好像總是看起來比別人再努力一點,例如拚了命地累積工作經驗、斤斤兩兩拈著小小存一點錢;她們盡可能地讓自己閃閃發亮、耀眼動人,被別人誇讚俐落、幹練、獨立又不失美好天真。以百米賽跑之姿經營人生這場馬拉松賽事的「台北女生」,該要很常感覺到疲憊或是迷惘的,但她們很少真的去求助或承認自己生活的混亂或糟糕。因為身為所謂的「台北女生」,它好像某程度表示妳必須得過得好,必須。

為此,所謂的台北女生紛紛患上不允許自己甘於平凡的自虐症,面對有所困頓的生活、職涯或愛情,就是明知道應該放棄或還不是時機,也捨不下自視一無所有的自己。自卑又心傲,這時候的「台北女生」,怔怔流下淚來,只因不肯放下像刺蝟一樣的皮毛,放過自己,去擁抱身為常人總會有的心痛、無助、茫然、失望,去允許自己像個女孩子一樣難受而哭鬧。

但劉若英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我們往往努力愛卻更寂寞,常常為了誰受盡折磨,一起做過的夢最後真的只是夢。可幸福就是該結束的時候不再強求,在你應該珍惜的時候學會別無所求。」

無論路上的雨打落了多少半開的花、多少你曾經呵護的夢,看似失敗或平凡的妳我都沒有錯。幸福是妳還保有妳自己,不被現實狠狠壓得面目全非、無以為繼,是妳真切努力無愧於己,當有一天談到過去,妳無從後悔也驕傲自己果敢而真誠的心。幸福是妳沒有失去,再去相信的勇氣。

痛哭的時候,不要回頭,它告訴妳是時候翻頁了。親愛的台北女生,祝未來一切順心。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散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