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隨波逐流,開啟另一種對話–《良日 獨立激動所》。

01

從大安區小店林立的羅斯福路走下,經過綠樹成蔭的溫州公園,順著溫州街而行的人行道寬度,讓心不自覺地慢下來,良日 獨立激動所隱身於巷弄轉角處,以滿載的綠意融入街區樣貌,整片落地窗所面對的是狹小巷弄和來回穿梭著的街坊鄰居們。

「如果可以,地點要再更隱密點,多拐幾個彎,推開大門,綠蔭道的盡頭有棟老宅, 鍋物香氣四溢,在這個空間裡能看到另一種視野。」毛氏接著說。原是在淡水教藝術 課程長達8年的他,憶起教書過程中所遇到的種種挫折,如果連自己都無法快樂,是否該找另一種出路,於是心中浮起了開店的念頭。

02

最一開始這裡叫「良日咖啡」,一路轉換名字至到現在的「良日 獨立激動所」。我一直以來都不稱這個地方為咖啡廳。好比早期的咖啡文化,有藝術家、設計師、作家、 自由工作者的人進駐,彼此一言一語討論著,每一間店有著老闆獨特的個性,不比現在的店家為迎合客人而設計菜單,當時只是提供了一個空間,這個所在處讓不同人事物相聚於此產生對話,也許,你也可以什麼都不說,就只是靜靜地閱讀著。開一間店很簡單,理念也並不複雜,只是單純地希望每個人帶著不同的情緒進到這個場所能消化、釋放、甚至發生點變化,重新以不同角度去感受。

03

這裡點餐方式與其他空間不同的地方是每一張菜單會夾帶在書裡,如果失去閱讀的能力,將會喪失思考的本質。毛氏接著分享對於自己意義重大的兩本書,分別是《味噌湯》、《寂寞國的殺人》,皆為村上龍的作品。記得當時是在奶奶過世守喪時閱讀完的,在那樣寧靜地時光中,強化了讀進心裡的每一字一句。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寂寞國的殺人》裡描述殺人魔小時候的故事,有一天他一個人朝著山上筆直走去,當走到山頂時,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湖泊,湖面上有成群的天鵝正悠哉地游著,手裡隨意丟了幾塊麵包屑給天鵝們吃,餵著餵著,此時耳裡浮出媽媽的聲音:『殺人是不對的行為喔。』當回過神來,那雙手已把天鵝的脖子扭斷,看著天鵝的身體正 在地面上痛苦地扭曲著時,他又慢慢地走下山來,這一路上都沒有任何人,只有他自己。」我一直很相信這微小的事情就是人的狀態,始終在危險邊緣遊走著,無論是否跨越,所造成的微妙轉折都只在自己心中明瞭。要說希望每一本書帶給來這裡的人感受,那就是希望這個空間能帶來些影響,無論好或壞。

店內所有燈、桌子、櫃子有八成都是自己找材料親手打造而成的,用心經營的品味和 個性,隨著手工的粗糙,產生不同的記憶與畫面。毛氏始終相信人與人唯有彼此尊重 ,才能產生有共鳴的,開店至今未滿一年,對於他們而言,這裡雖有販售咖啡、甜點 ,但始終並不以咖啡廳為營業目的,而是要營造另一種場域的可能,讓思想發聲。掙扎許久,良日 獨立激動決定於近期即將劃下句點,邁入下一個階段,再度以一個全新的工作室出發,在這裡,有展覽、表演、講座、甚至出版,為每一個努力不懈的創作者提供開放的空間,這是屬於他們所希望的初衷,提醒每一個人別怕夢做大,只怕提前先放棄。因凡事都寧願有經歷,也別後悔未經歷過,人要活得有故事性,在這個空間留下生活軌跡的溫度,然後,開啟另一種你我都未曾想過的對話。

04

 

文/Anna 圖/Yu Ming Wang拍攝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場所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