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山鳩》

山鳩-立體書封72dpi

文.新銳插畫家 周見信

小時候,大人往往無暇顧及小孩子的太多行蹤。放學後、假期間,我們赤著腳在田野間隨風奔走,蜻蜓、田蛙、金龜子,世界好像充滿童趣,但其實很殘酷。有時想起那些被我們的無知對待的小生命,心裡總滿是愧疚。

《山鳩》說的是一對好友童年中的一段青澀歲月,他們偷來山鳩的蛋,狸貓換太子的讓家鴿去孵化成雛鳥,又因為疏於防範讓虎貓闖進鴿舍,以致傷亡了一對鴿子養父母,主人翁在傷痛之餘才開始面對照顧的責任,最終將山鳩雛鳥育成成鳥後,放其歸返山林。

這是一本寫實的鄉土之作,細觀畫中,小至蜻蜓、游魚、農耕機具,大至田畦、山林,極盡細膩的描繪出山村的生活景象。繪者以一種低吟如歌似的圖像、皴擦素描般的灰調子,一筆一筆的勾勒出這座山村裡的林木、屋舍、翎羽,近乎細密畫的雕琢出一座可觀的世界。書中蓊鬱的山林、綜橫的阡陌、錯落的房舍皆以一種短筆的線條成就,雖是以毛筆、墨汁為媒材卻堆疊累積出擬似版畫蝕刻的厚實層次;無彩色卻飽含著情感的溫度。

除了主角們的主要敘事路線,畫中的其它人物與動物都各自進行著自己的活動;養雞、曬被子、鋤草。孩子們正在進行的事件,在這座寧靜的村庄裡,彷彿一面大湖中的小小漣漪。另夢境一幕,逐漸巨大的河馬暗示現實裡正在發生的不安情緒,以此鋪陳故事情境中的驚恐轉折,是在寫實生活中的超現實跳躍。以藝術性言,繪者如農夫般的耕植出這樣誠懇質樸的畫面就已令人嘆為觀止,每一頁構成都是一幅可供細細品味的畫作

文字部分作者以全知觀點敘事:主人翁從偷蛋後的心理掙扎「山鳩父母的叫聲,聽起來很悲傷。」、碰觸到剛孵化的雛鳥時,雛鳥與家鴿的擬人對話、虎貓闖進鴿舍時的內心自白,以及天空對山鳩的呼喚。作者皆以一種萬物有情的心境手法來描寫,再輔以大量的俯瞰視角,頗有萬物芻狗之感。

我們隨著故事推展感受到主人翁偷蛋後的揣揣不安、夢境裡與現實聲音交錯的恐懼驚慌、面對死亡的悲傷自責,以及山鳩渴望山林的自由回歸。透過文字更能深刻的體會主人翁的心境變化,也覺知動物都有其本能天性。

《山鳩》以一起令人初看會皺起眉頭的惡作劇為開端,歷經死亡與成長後,主人翁們對生命也有了新的體悟。如最後一幕主人翁們放飛山鳩後的對話:

「清志,你覺得麻雅與多巴回到山上比較幸福嗎?」

「……」

「不知道牠們在山上能不能活下來。」

「一定沒問題的,牠們本來就是山鳩啊……」

童年如夢,《山鳩》讓讀者跟著經歷一場人與自然的糾結之惡,卻也因此燃起護生自然之情。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插畫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