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交易|承認「人體即商品」,難道不行嗎?

根據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的統計顯示,2013 年截至今日(2018 年 4 月 10 日),全臺灣等待器官人數已經從 8411 人一路攀升到有 9519 人在等待移植,而其中又以腎臟等待人數 7293 人為最多。但在相較之下,臺灣每年平均卻只有 200 多位的捐贈者,這讓移植名單創造出一種器官短缺的壓迫感,更迫使部分患者不得不採取地下交易的手段進行器官移植。

當然,今日我們似乎對於人體器官移植早已感到司空見慣,但卻很少人提出質疑,人體器官的需求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

市場對器官的需求永無止境,就表示我們在有限的生命面前,展露出醫學上的傲慢。

人類學家南西.薛柏休斯(Nancy Scheper-Hughes)先前就曾回答這項問題,她說,市場對器官的需求永無止境,就表示我們在有限的生命面前,展露出醫學上的傲慢。

換句話說,需求本身是毫無意義的;但現實上,人類就是有辦法能夠製造出對人體器官無止盡的渴望。本書作者提到一點,認為之所以會造成如此需求產生的最根本原因,便是來自於醫療技術的進步。

講到這裡,雖然我能理解並認同作者的看法,可我也認為,今日若想責怪先進的醫療技術,其實質意義並不大;但是換個角度來看,醫療技術它同樣也有機會能夠減少、甚至全然遏制人體黑市衍伸的犯罪及不道德交易問題,例如在人工心臟、人工腎臟等的移植上就是一種解方 — — 只可惜,以現階段的技術來說,或許還不是時候。

除此之外,由南西在 2000 年時發表的《全球人體器官交易》(The Global Traffic in Human Organs)一文中也指出,器官掮客其實很容易就能找到人體組織,然而真正短缺的並非器官,是移植患者缺乏足夠的管道購買器官。

真正短缺的並非器官,是移植患者缺乏足夠的管道購買器官。

如果說,器官充足,但卻沒有管道購買器官,那麼在這兩者之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真正短缺的並不是器官

就絕對數字來看,世界各地無償捐贈器官的供應量一直以來都是嚴重不足,再加上幾乎各國都對人體組織市場執行嚴格控管,這除了導致市場龐大的器官移植需求無法消弭以外,人體組織黑市卻也因此變得愈發盛行。

當然,如果黑市運作良好,對器官買賣雙方或也不是一件壞事。但是驅動著黑市運作的齒輪,同樣是資本主義買低賣高的簡單真理。這些低價賣出器官的民眾,大多是來自社會階層低的窮苦人家,而無論他們是出於自願或非自願地任人摘取身體器官,通常都會受到器官仲介狠狠地噬血一番,但由於這種交易屬於非法行為,因此,就算遭受剝削他們也同樣求助無門。

承認吧!人體組織跟其他市場商品沒什麼兩樣

現今多數國家提出的解決方式,就是立法全面禁止用金錢交易人體與人體組織,但它產生的後果就會如同上述的情境一樣惹人惱怒。因此,作者提出另外一種解決方法,即揚棄人類生來平等的觀念,並且承認人體與市場上其他商品一樣都能夠進行交易。

要承認這種價值觀念其實相當困難。但是講白了,這些市場上的買家與賣家老早就已經存在,只因礙於國家法律規定,這些交易行為多只會在經濟世界最黑暗的角落裡進行。

假如我們能夠接受並承認「人體即商品」的觀念,原本在黑市裡的交易行為就能讓陽光滲透進去。

作者鄭重地說道,不能單單只讓人體組織交易合法化,因為「合法化」本身只是讓違法的手段合法化而已。因此,必須至少再搭上兩項配套措施,才有可能讓黑市裡犯罪與不道德的交易行為大幅減少。

一、人體與人體組織應該標示個人身分

去除個人身分的人體與人體組織,是現代醫學最顯著的一大缺點。無論是器官或人骨交易、輸血、兒童領養,都應該公開標示其個人史。首先,我們也必須意識到我們自己無疑都是人體市場裡的顧客,假如我們不清楚人體與人體部位的來源,那我們多半會認為購買人體與人體部位是很自然的事;同時,這也讓人們忽略了像是「這個血液來源是否安全?」、「領養孩子的父母,真的不在了嗎?如果還在,那他們是否知情?」諸如此類的問題。

二、交易流程全面公開透明化

再者,我們還得讓人體組織供應鏈中所有的細節達到絕對的透明化,才有可能讓那些不擇手段的掮客不再有機會插手交易過程,若不如此,黑市就只會繼續蓬勃發展。

而雖然資訊的透明化無法解決所有問題,罪犯無疑會為了市場上更多利益而尋找漏洞去鑽,藉由新方法去隱匿不道德的行為。然而,若能擁有明確揭示來龍去脈的交易資訊,就更容易辨識出誰會是危險的掮客。

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道德魔人

擁抱「人體即商品」觀念之所以難是由於我們被既往的道德觀給約制,而這項觀念最大的反對陣營,最頭痛也最需要費盡心思溝通者就是道德魔人。

這不是說道德在人體交易中將變得無足輕重,而是我們必須跳脫自身立場,去想想身體病痛者及願意販售人體組織以換取金錢的人 — — 我這裡假設為窮人家;事實上,願意販售人體組織者多半也是如此 — — 他們如何想、以及生活上遇見什麼樣的困難。

在交易等式上,一方是解決病痛,另一方則是能夠透過金錢獲得生活品質的改善。我們也無從以簡單的對、錯去評斷雙方的決定,我們能夠做的,是設計出來更完善的人體組織交易管道,使願意付錢與願意以人體組織換取金錢者,彼此權益都能夠獲得更好的保障。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書籍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