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是美食,談的是人生 -專訪動態設計師 陳柏尹

在映 CG 雜誌 32 期的規劃單元 《輕鬆食嗑》中,我們邀請動態設計師陳柏尹 Bruce,推薦他心目中最屬意的餐廳 – T-Park Café&eatery。在愉快的交談時光裡,我們聽著 Bruce 聊了他的工作故事,以及作為 Freelancer 的日常。而這間不簡單的餐廳,讓他流連忘返的不只是美食和氛圍,同時也與他所架設的網站「Motioner」, 有著奇妙的緣分⋯

陳柏尹 Bruce

大學進入設計領域,畢業後學習電影特效,後來受動態影像影響, 轉為動態設計師, 參與過點亮台灣、金曲獎、看見改變等動態設計,至今在自由接案以及相關領域公司打轉。現為動態影像學習網站創辦人,同時跨足學界與業界,期望為設計教育獻上一份心力。

Motioner / Motioner 粉絲專頁 / Vimeo

 

 

「一開始發現 T-Park,其實只是為了找適合帶筆電做事的餐廳。運氣很好,在他們剛開幕時就發現了這裡。」寬敞的空間裡,佐以和諧背景配樂,使氛圍更舒適。沒有浮誇的擺設,而是各式各樣的玩具和公仔,讓 Bruce 越待越覺得放鬆。各式小桌、長桌、沙發等組合的擺設,不論是單純來用餐、簡單工作、朋友聚會,佛心的是,餐廳還免費提供桌遊供客人使用!

而同棟樓也是「濕地 Venue」的營運空間,各層樓時常舉辦各類展演活動、藝文講座,讓他每次來的感受都有所不同。「與其說是餐廳,不如說是可以讓人自由自在享受的『秘密基地』吧!」令 Bruce 最懷念的就是餐廳內的烤雞腿料理,可惜的是「雞腿咖哩飯」是假日限定;因此在訪談當天,Bruce 特地選擇了「翼板牛肉番茄義大利麵」作為品嚐之選。他對其稱讚道,「用料不含糊,裝盤也很細心!」他也同時認為,擁有舒適空間和美味餐點的餐廳實屬難得,因此大力推薦讀者們不妨親自來體驗看看。

啜飲一口茶 伴隨好時光

「最後必點的就是紅茶了,之前在架網站的時光裡,每次去至少是白天晚上各一杯。」此時, 編輯團隊還與 Bruce 沉浸於味覺饗宴中,一聽話語,才驚覺原來 T-Park 就是 Motioner 的誕生之地。Bruce 表示,在 Motioner 的草創時期,不論是 Logo 發想、形象設計、網站架設,以及不少熱門文章皆出產於此。而後因遷居較少來光顧的他,此時也懷念起當初的「革命時期」;或許,T-Park 也是幕後的一大推手呢。在結束餐點後, 貼心地送來飲料。瀰漫咖啡香的空間裡,我們啜飲著不簡單的飲品,一同聽取 Bruce 講述那段不簡單的建站故事、與初衷。

任何人都可以是 Motioner

Bruce 表示一開始創站的出發點十分簡單。由於網絡上的有趣資訊和教學非常豐富,但苦於沒有統合的地方,因此覺得似乎適合建立一個平台來整合。「但時間一久,就會想要對外接觸一些。」透過樂於分享的本性,他不僅製作文章專欄,也提供專業知識;結合時下群眾習慣的社群媒介,也陸續加入 Facebook 粉絲團與直播。

而對於 Motioner 未來樣貌的憧憬,Bruce 說,「事實上我沒有設限,又或者說我不想設限」。跳脫只是單純的網站,Motioner 反映的是群眾熟悉的載體,「與其說是平台,不如說是一種精神吧!」他希望這是一個能夠透過學習、分享、連結,讓知識流動,資源自然分配,創造更多互助機會的精神。

「有一點很明確的是,我會希望不只有我代表 Motioner,而是所有人都成為自己心中的那位 Motioner。」Bruce 神來一筆, 下了一個絕佳註解。在創立起網站與粉專後,Bruce 說他也期待可以得到粉絲的私訊回饋。不過有點好氣又好笑的是,當他興高采烈地點開收件夾時,看到的是一堆專案的邀請,讓他不知該喜該憂。

另外,也常常偶然發現文章被盜用、無註明出處, 令他十分無奈。不過轉念一想,因為亂槍打鳥的專案邀請,雖沒有成功合作,但也認識許多厲害的人;面對盜用的歪風,他安慰自己,「至少代表有被分享的價值吧!」(編者還是希望大家要尊重創作者們的著作權啊!)

現實與理想中的權衡

在 Motioner 成立一年多的情況下,Bruce 也面臨到最大的挑戰-在工作管理與網站經營間的平衡。如同先前所提到的建站初衷,他目前也暫時不考慮讓網站有任何營利模式。「我不希望用金錢來阻斷他人學習知識的機會,但也不希望讓人覺得免費就不去珍惜。」作為開源的學習平台,他不斷地希望「知識不被金錢壟斷」。

而為了能鞏固經營品質,讓他得透過努力接案來補足生活費。怕接得太多,無法兼顧 Motioner;接得太少,生活會有困難。他也稍微調侃自己,「如果你發現最近 Motioner 更新變多了,就是小編最近比較沒案子做了」。對他而言,現實與理想之間的平衡點,正是他現在最大的人生課題。

為了要讓 Motioner 的精神理念傳承下去,我們也詢問,或許有考慮加入更多人一起合作?幾經謹慎思考的 Bruce,也了解其中伴隨而來責任:如果招人來做了,就必須思考要提供他人什麼回饋?「我自己願意提供免費的想法,但也不能硬性規定每個人都要配合我。」

為了權衡,就又回歸到運用營收方式去打平人員的支出。但做下去,就代表不只是對 Motioner 網站負責,還要對其他參與人負責。「現階段還是希望多累積一些能量,多一點曝光度讓別人知道我在做什麼,知道哪些夥伴可以幫你,哪些資源可以運用。」Bruce 這樣期許道。

Motioner 不是平台,而是一種精神,透過學習、分享、連結,讓知識流動,創造更多互助機會的精神。

閒聊 Freelancer 的日常

「大家想像的 Freelancer,都是彈性、很自由,但也很容易自由過頭。」Bruce 大多都早上九點左右起床、吃個早午餐、餵一下貓,就開始窩在電腦前。有案子就做案子,沒有的話就看看新教學,準備 Motioner 網站的文章。一路到晚餐吃完又繼續,又一路到睡覺,基本上一天的生活只有分成有在電腦前, 和沒在電腦前,「只是看那天心情決定要在電腦前待多久,真的很 Free。」

Bruce 在畫出他的一天時程表時,我們發現「貓」所佔據的比例佔了不少。「作為一個長時間待在家的工作者, 貓不理會也能自得其樂。」

除了有貓陪伴,我們也開始好奇他如何排解工作壓力,「我算是比較樂觀的人,所以工作上的壓力頂多碎碎念就帶過了,說興趣的話應該就是找朋友聊天、打桌遊或看電影吧。」對他而言,做動畫本身倒是沒太大壓力, 反而很能享受追尋效果成功製作出來的感覺。

「噢對,我最近開始玩起劍玉了。」說著,Bruce 就從背包裡拿出他的新法寶,也藉機為我們秀上幾段,「大概玩一個多月而已,介紹我玩的朋友也說我學蠻快的,也許未來發展事業第二春也不錯,哈哈!而且玩劍玉也可以感受動態的運作啊!」他坦承,其實之前非常愛玩手機遊戲,但後來發現容易一玩就停不下來,時間也隨之被瓜分大半。而考慮到這點,把玩這種實體玩具反而能彌補等待的空檔時間,真正紓壓、放空。

「但我還是有在玩 Pokémon Go。好處是提醒我偶爾要出門走走。」他補充,曾經有試過一整天都不出門,但非常悶。身為 Freelancer,出去走走還是很必要的。

勇敢走出去,世界走進來

由國外線上社群 Wine after Coffee 發展出來的實體活動-「Blend Festival」,從 2015 年開始,是每兩年在溫哥華舉行的熱鬧盛會。不論是參與者獲獎來自全世界的動態設計師、導演、藝術家、動畫師,皆為業界頂尖好手與工作者,Bruce 在今年,與台灣多位優秀創作者組團,在僅 350 人名額的情況下, 順利搶到活動門票。

Bruce 與台灣多位優秀創作者組團去參加 Blend Festival 盛會,還遇到 MG 界耳熟能詳的人物 – Video Copilot 創辦人 Andrew Kramer。

同時,Bruce 發現美國、加拿大的普遍社群媒體主流為 Twitter、Instagram 及 Vimeo,讓他思考,習慣採用 Facebook 當作宣傳作品管道的台灣創作者們,要推到國際間就會受到一定的阻力。「在交流會上,當我與外國人介紹 Motioner 時, 他們覺得概念很好, 但好像給他們看全中文的內容,產生不了太多共鳴。」

這樣的經驗下,Bruce 也思考未來以其他形式呈現的可能性。「其實台灣作品登上國際的可能性極高,外國人只是不知道用什麼管道去接觸,那我們就去創造管道。」所以 Motioner 也建立了 twitter 帳號,專門分享來自台灣優秀的動態作品,讓台灣以外的創作人能看見,並喜愛我們的創作。

在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各路好手後,Bruce 也說出他深刻的感想。相對於國外環境,台灣接觸 Motion 的創作者們都相對年輕。他也思考背後的形成因素,「在國外的市區內,我們隨處都能感受到『創作』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重視美感像是成為大部分市民的習慣。

也許是出身於「大量代工」的歷史背景,發展到現今,也還是會碰到家人或客戶不理解藝術設計的情形,創意還沒有自然地融入我們的民族性。在人才濟濟的台灣,他樂觀地認為,接續現在建立起的創作風氣,再延續個五年、十年,將會是強大的能量。「近年來業主想嘗試 MotionGraphics 的創作機會變多了,Motion 在台灣的風氣能盛行多久,這幾年或許就是關鍵。」

培養 Sense,一步一步來

對於 Motion Graphics 的設計師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掌握「畫面」和「節奏」的和諧性。至於如何掌握,還是要靠平時積累功夫,「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觀察;透過觀察才能了解每個物體自然運動。」他舉例,同一條線段生長,長的速度快慢不同, 情緒就不一樣;而一排線生長速度快慢不同,傳達的意義又不一樣了。

他也給出了建議,「每次做作品練習都可以搭上一小段音樂,去真正感受節奏:什麼時候快、什麼時候慢,試著把感覺做出來,一直到你覺得音樂和畫面是相符的為止。」曾在學校教課的他,也曾收過一些學生作業,畫面呈現的只是沒有節奏的物體亂動,實際幫助是不大的。

他強調,「一定要用肢體去比或聲音,要透過聲音跟手勢去揣摩動態。」不過也不是每次模擬,都得遵循自然法則去仿造出來,「前一陣子有做過『飛魚』,但後來一研究才發現飛魚的動法很不自然,最後只好放棄,能讓它動得好看就好。」沒有特定的公式或是遵循的法則,只能一步步在經驗的累積下,學會去權衡。

Bruce 認為,現在資源十分繁多的情況下,反而要煩惱的,不是要去哪裡學這些知識,而是「想要」學什麼知識,想要成為什麼樣的設計師跟動畫師。「只要找好方向了,就再去選擇接觸的媒介,我們即將進入一個沒有秘密的時代, 所有的知識流動、透明的情況下,今天想要做什麼,就去學它就好。」

一個好的 MG 設計師的必備條件…

不斷的學習,永遠不要停下來,這個圈子變動的速度非常快,千萬不要只做了教學的範例就誤會高估自己的能力。

技術是基本、Sense 是必要, 另外要生存的話絕對要有強大的耐心、溝通能力、危機應變處理與團隊合作的能力。

想像中的未來樣貌

如果不做動態設計師的話,還會想做什麼工作呢? Bruce 打趣地想像,「之前有想過如果雙眼失明,或許會跑去當美食評論家吧!」對他而言,只要能分享所見所聞,就能找到自己在社會上的位置,「我衷心希望這樣的想法能擴散出去,一起邁向一個崇尚合作而非惡性競爭的社會。」

問起對自己的未來規劃,Bruce 表示「暫時還是一半接案、一半經營 Motioner 吧!除了直播和辦活動,其實還是想多一點和大家接觸的機會,尤其是正在學習相關知識的朋友。」另外,他也希望多一點走入校園的機會,不管是演講或工作坊,讓更多人能認識 Motioner,知道圈子裡的其他人在做什麼, 提供學子們多接觸一些課堂外的學習機會。而在訪談尾聲,我們也恰巧得知, 當周也是他進入下一人生階段的開始。

我們也冒昧地問著,是否會擔心即將帶來的變化?他神態自若地回應:「我們選擇的是『靈魂伴侶』的關係,而不像傳統認為的,結婚理當只以『家』為單位去規劃,馬上要面對婆媳問題、生兒育女壓力。」對 Bruce 來說,新的關係象徵互相信賴,也認同雙方各自的目標, 互相協助並延續,保持這樣的想法,往下一階段走是完全不擔心受影響的。


設計師接案學|線上課程調查

Bruce 受圖文不符邀約,推出莘莘學子必修的線上課程【接案學】。課程將會用 Freelancer 以及工作室的觀點,分析專案執行的前中後期,包含估價、合約、著作權、時程管理,一起來填答課程調查問卷吧~

https://sasha57.typeform.com/to/bz5BA6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專訪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