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杜莎的困境:伊索爾筆下的非典型公主《美麗的葛麗絲達》

文 | 蔡宜蓉

希臘神話裡的梅杜莎,是個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角色。

她美貌無雙,青春正盛,言行舉止漸漸驕傲起來,忘了自己畢竟血肉之軀,居然跟女神雅典娜爭艷,希臘眾神對這種人類的踰越非常介意,懲罰的手段往往很殘酷,雅典娜也不例外,她讓美少女最最迷人的秀髮變成滿滿一窩毒蛇,梅杜莎的怨恨化做邪惡的凝視,任何跟她對上眼的人……一秒變石頭。

我真心恐懼梅杜莎,光是想到「蛇」這個字就足以讓我抽個冷子,更何況一窩蛇髮!然而,我更恐懼雅典娜,她不僅奪去梅杜莎引以為傲的美麗,更奪去她享受別人愛慕眼光的機會;妖女梅杜莎每一次讓人變成石頭,同時也每一次目睹並凍結他人看見自己時的嫌惡與驚嚇。

她每一次致人於死,就再一次證明自己的醜怖…這應該是地獄吧?我忍不住這麼想,當柏修斯王子透過盾牌反影,斬斷梅杜莎的頭顱,也許蛇髮女妖以為終於擺脫詛咒,畢竟鬆了口氣?

神話故事裡沒有讓梅杜莎說出心中的感受,我卻在阿根廷繪本作家伊索爾的作品中看見一點苗頭。

9789869599597_b1
美得讓人「沒頭沒腦」的葛莉絲達公主是變形版梅杜莎,凡是對她發出讚嘆的王子與騎士,一個個咚咚咚人頭落地,葛莉絲達像專業獵人收集獵物標本一樣,收集死人頭,同時也像專業獵人磨刀霍霍一樣,美還要更美,葛莉絲達從來不缺少讚美(或人頭),而讚美(或人頭)卻無法排解她的無聊與寂寞。

葛莉絲達陷入了「梅杜莎困境」,也就是說,她渴望得到愛慕,愛慕卻在發生的那一刻死亡…這應該是地獄吧?我忍不住這麼想。

內文0309-二校-16

葛莉絲達的柏修斯不是航海而來的王子,而是自己孕育出來的女兒,這次也不需要盾牌反影,「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女兒就是葛莉絲達的反影,葛莉絲達發出愛的讚嘆,失去了自己的頭顱,成為掛在牆上的標本。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掛在第十六頁白牆上的公主人頭,露出非常愉悅的笑容;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應該是脫離地獄的剎那,瞬間凍結的笑容吧。

1BSI1023_3D_300dpi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書籍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