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日麗﹞是鴨川啊

我從京都駅出來時已經是傍晚了,拉著行李廂走到這次旅行要落腳幾個晚上的地方,離七条大橋走路大約三分鐘。那天晚上,旅宿認識的神戶女孩道子問我明天要去哪,我拿著地圖指給她看,說要去鴨川。

隔天一早,我往七条地鐵站走去,走到橋上時看見天氣清朗,二月的春風雖涼冽但陽光宜人,遂改變主意走下堤防,沿著河川走到五条再搭地鐵。

 

鴨川河幅甚寬,水淺而清,看起來清淤的工作成果不錯。河岸民居低矮,兩岸垂條,伴隨和煦晴天、鴨川流水,簡直是完美的京都畫面。

 

河邊步道時時有人經過,有跑步的人,騎車的人,聊天的人,拍攝水鳥的人。河面不少雁鴨類悠游覓食,有隻綠頭鴨想逆水行舟而上,不敵和緩而堅定的流向,乾脆隨波逐流。

 

我走到五条通,進入地鐵,從出町柳駅出站。在此地鴨川與高野川匯流,形成一個Y字形,兩邊都在河面鋪設大石,就是著名的鴨川跳烏龜之地。

 

冬春之際,遊客不多,除了三三兩兩跳烏龜的人外,有河邊運動的,讀書的,溜狗的,各有各的樂趣。

 
 
 

我跳完烏龜,坐在河邊看人看了一會就往下鴨神社走去。下鴨神社與神社所在的糺之森一起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神社境內還有人家,景色尋常而古樸,非常有味。

 

我沿著千年古林中的參道前行,首先遇到的是河合神社,供奉主神為玉依姬命,這位嫁給自己外甥的女神是日本第一美麗神,神社賣的繪馬也特別,是一張張女性面容,在上面畫上妝容便可祈願美麗。除了繪馬御守以外,還有賣美人水,真是多角化經營。

 
 

來參拜河合神社女子眾多,我在神社門口遇見一群和服少女,有著甜美笑容的藍衣女孩叫作有希惠,告訴我她們來自橫濱,大方入鏡。短髮姑娘拿著剛買的鏡繪馬甜甜笑著,我想她們一直保持這樣的微笑,祈求美麗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的。

 

過了河合神社,沿著撲滿細白沙的參道再往前走,穿過蓊鬱參天的古樹林,下鴨神社朱紅的拜殿就映入眼簾。

當天運氣大好,遇到新人在神社內舉辦結婚式。日本人連合照都拍攝的十分嚴謹,不只要拍個十來次,衣服是一再調整,表情也一再確認,務必無懈可擊,待攝影師滿意後,換個角度再拍一次。

 

新郎新娘都是京都人氏,新娘名叫Emiko,在被簇擁包圍著整理衣服時,看到我駐足觀望,還親切地問我從哪裡來。而新郎笑得眼角彎彎,不時跟親友同伴開玩笑,我說新娘很美,新郎朋友拍著他肩膀大笑對我說了一串日文英文交雜的話,大意大概是說新郎也是不差呢。

離開下鴨神社後,我不走參道,往森林另一條步道走去,這座森林擁有千年不變的原始林相,此時冬氣未去,枝頭仍蕭瑟,但別有一番寂靜雅致之美。繁複多層的樹種清晰可辨,在新綠或秋紅時節,可以想見這裡該是多麼美麗。

我在神社門口遇見一隻肥嘟嘟的大白貓,牠穿梭於樹影之間,最後停於沙地,瞇著眼睛防備的注視著我。

走出森林後,看到幾個男孩在鴨川岸上唱著歌,打扮有點八零年代風格,歌與樂都輕輕緩緩,算不上動聽之極,但過了幾天我仍然牢牢記得旋律,不知道是太迷人還是太洗腦呢。

 

時間已過中午,除了唱歌的男孩外,人也多了起來,各自做著自己的消遣,城市裡有可親的河流總是件最美好的事情,而鴨川的美好,我想就在於來此的每個人都能找到想做的事情,你既屬於鴨川而鴨川也屬於你。

我有位學長非常喜歡京都,我想他尤其喜歡鴨川,因為他把他家附近的河流命名為鵝川。而今日相見,鴨川果然名不虛傳,那徐徐流動的河水,那廣闊淺游的河面,讓古城的生命力勃勃脈動,鴨川千百年前曾是水葬場及刑場的恐怖歷史,早已煙消雲散,不復存在。

 

我想起與神戶女孩道子相約要一起去東山冶遊,於是就鑽入地鐵前往相會。我們回來時經過四条大橋,道子比手畫腳地比出相同跨距的手勢,好像試圖想說明甚麼。現在仔細想想,她可能是指鴨川的等間隔定律吧。聽說在鴨川,不管是個人或團體都會依循相等的距離等間而坐,是這樣一個有趣的法則。

 

真可惜那時不懂,不能跟她討論呢。

Photo Credit : Miss Fotogrape

Enky Chen
鴨川小鬼,果然很應景

郭米夫
好奇用甚麼相機拍的呢!!好美喔!!!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圖輯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