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40002
Apr.06.2018

〈詩〉告別之後

 

〈告別之後〉

 

時間已然滑經身旁發出流動的聲音
明日我不會更好因為一種無以名狀的寂寞
悲傷是濃厚且沉甸的。如冬天的被褥、春天的窗戶

說來藥物也治不好思念的病,邊城吹起了風
寒冷是顫抖的延長,妳仍是我的睡夢
睡夢是眼淚的初端,是眼淚的形狀
我陷困其中卻感到如此自由,彷彿星期六的懶腰
伸手展腳之間世界越來越緊

春天將要來了,我要和妳相互擁抱親吻
深的長的這樣的溫暖是如此病態
卻又如此怦然心動

在城市當中聽見共鳴是艱難的
八小時作夢十小時行走
剩餘的都是妳的味道甜膩而閃爍不停

三吋的原子筆咔咔、時光淅瀝嘩啦
妳的世界噗通噗通而我的全然無聲
這無非是種悲哀。因此我的癆仍未好轉
我豢養我的胃數十日來逃避殘破的現實
我的左手是煙右手是柔軟的風
揮了好幾次手之後我留在那裡
而妳沒有

 

 

instagram : story___teller

張瑋豪
1994年生。文學,電影以及底片攝影。
1994年生。文學,電影以及底片攝影。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