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permag.com-2018-03-03_15-40-43_748494
Mar.20.2018

《跟爺爺說再見》:將死亡融入日常

 

 

電影片頭以吉子﹙岸井友希乃飾﹚和男友做愛開場,同時卻聽聞爺爺的死訊。吉子認為她的行為就像是在飢餓的人面前進食,因此對爺爺的死充滿罪惡感。吉子即抱著罪惡感延續到葬禮的進行,其中她所看到的家人,不斷暴露自己的醜態,相形之下,吉子或許還只是輕微的失常罷了。電影從吉子的視角來看整場葬禮所發生的家族問題,並且從其他家人的觀點,讓吉子展開對生死的思考,尋回安放罪惡感的所在。

 

影片不斷地藉由各個角色反覆提問同一問題,即為何爺爺死去後,家人們都不太感到悲傷呢?我認為面對親人過世看不出悲傷有很多原因,每個人的內心都藏著各自對逝去親人的某種連結,那不是輕易就能梳理開來的。此外,人面對死亡時的不知所措,情感處在一種混亂,還無法正確表達自己的悲傷。人對於死亡永遠無法掌握,尤其是面對親人的時候。

 

或許葬禮在溢滿悲傷的氛圍外,也是人性的試煉場。劇中兩位老大不小的父親輩因處理爺爺的後事意見分歧,時常扭打在一起,看似滑稽的場面,實為掩飾內心的不安。影片透過角色們對爺爺過世的異樣氛圍加以提問,反思人面對生死的眾生相,鏡頭所拍出的喪禮,著重的不是親人離去後的悲傷,而是暴露每個角色真實的想法與內心的脆弱,逼現人性的各種醜態。

 

片中的女主角吉子目睹家人互戳傷疤的爭執場面,原為爺爺的服喪儼然成為一齣鬧劇。爭執情節後鏡頭視角投向放煙火的高空,此刻,畫面帶入吉子的想像,家人手舞足蹈地走在田野,逐漸被煙火炸掉。吉子對於家人不但沒有沉浸在親人過世的哀慟,反而去掀對方痛處感到氣憤,恨不得家人全部都消失算了。煙火炸掉家人的情景,讓原先以旁觀立場度過喪禮的吉子,開始正視自己與家人的連繫,以及內心的真實感受。家人被煙火炸掉後,鏡頭拍出吉子流淚的側臉,呈現混雜憤怒和悲傷的複雜情感。

 

我對電影印象最深的地方在於吉子和狗互相凝望,那帶有虛幻的情境。狗模糊的身影象徵吉子內心的罪惡感,對照電影片頭吉子正在和男友做愛,目光所看到那張狗的海報,狗與吉子,他們再次短暫交會,後吉子從糾纏的陰影走出,男友在外等待,他們開始做愛,重新感受生命的喜悅。影片多次穿插大自然的遠景,呼應死生存於自然流轉,一處生命消逝,另一處生命降生。吉子的罪惡感也消融在無聲的自然影像裡。

 

《跟爺爺說再見》描述因爺爺過世,家人共同面對死亡的過程。影片雖然以喪禮為主軸,卻無意讓整部劇情陷落死亡的悲傷,反而透過詼諧手法詮釋失去親人的感受。劇中悲喜交錯的情境,搭配荒謬的情節發展,除了達到娛樂觀眾的效果,更提供了正面態度讓人重新看待死亡,轉換世上我們曾認為悲觀的事。

郭彥廷 (Jack Kuo)
歡迎邀稿: jack82119@gmail.com
歡迎邀稿: jack82119@gmail.com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