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2
Mar.18.2018

下雨。

忘憂谷

 

-基隆,2018

這趟行程的起因,起因於一場小小的攝影展。

雨都。

我想起自己曾經是討厭雨天的,

不習慣撐傘,那常讓我覺得自己少一隻手;

不喜歡在下雨天被人潮擠的

行走在屋簷與人行道間的尷尬地帶(台北的交通無論是人、腳踏車、機車、汽車都讓我覺得好亂),

那常讓我覺得全世界的雨滴都往我頭頂降下來,屋簷積攢的雨滴,特別冰,

像是故意引起注意的孩子般稚氣。

 

但少一隻手的失落感遠遠大於頭皮短暫的冰冷感。

 

所以大多時候仍然選擇不撐傘,想像自己被一層層降下的霧淋洗,

洗淨自己有意無意間染上的外界的塵、洗淨自己的偽裝;

所以往往對一些舉動刻骨銘心,

比如你在那個毛雨天,無意間的詢問上台階的我為何不撐傘,

我如同以往客套的回答因為懶惰,

以為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卻在到屋簷下時沒有被任何一滴水滴攻擊,

我往左抬起頭,

發現你悄悄的把傘從自己那移到我們頭上,

然後我認識了默默的美麗。

撐傘

 

從此雨天被賦予不同的視角;

從此雨天的路,都被我走的,很慢很慢,

同樣一條路感覺時間軸被拉的很長很長,

不一樣的光、不一樣大小的雨滴、不一樣厚度的霧氣、被腳步濺起的,不一樣的水花,

原來可以有那麼多感動藏在雨天裡。

無論人、事、物。

 

基隆的雨,細細斜斜的,像是綿又密的薄紗,

蓋在身上一層一層,然後在我們無意識間,霸佔衣服間隙。

港邊的船上掛著許多小燈泡,

我試著想像它們在這樣的毛雨天,亮起的瞬間,

感覺太耀眼。

海邊的風把雨吹歪了,傘失去效用,雪茄難以點燃,

髮絲在風中迷了路,打結,持續躁動,

然後被雨水打的扁扁的,像海草一樣癱軟在肩上。

雨天的一切,感覺都有了不同的生命力,

雨天的海堤、雨天的忘憂谷、雨天的小徑、雨天的我們。

基隆的巷弄,在雨中感覺活了過來,

我恣意又小心的踩著踏著,

忽略被雨水侵略的褲管,

想像自己是這個場景中不違和的一角,

想像這些路永遠走不完,

想著下一個轉角,又會給我甚麼驚喜。

整天彷彿活在一幅雨天的畫裡一般,

那麼的迷濛卻又迷人。

 

一種不用說話的藝術。

 

下雨就像是天空用降下的孩子們在說話一樣,

是漫佈全世界的廣播。

很神奇地給人一種靜謐且穩定的力量,

你不知道它甚麼時候來、甚麼時候走,

有時烏雲密布,卻降不下一滴淚,像是傷心至極的人;

有時萬里晴空,卻飄起綿綿細雨,像是笑到流淚的人:

有時前一秒看起來平平靜靜,卻在下一秒潰堤,像是情緒大起大落的人。

然後地面上的人們一起看著它哭、看著它笑、看著它偶爾變了彩虹魔術,像孩子一樣天真,

大家一起共享著所有景色。

 

雨會稀釋周遭的聲音、形成線狀的對列,

在碰觸到降下後第一個障礙物後破碎成數個單位,

有的往旁邊跳躍,有的則順從的往下沿著軌道玩著溜滑梯,

好像無論如何都有自己的去處一樣,

有的往水溝裡鑽、有的在行人形形色色的傘上流連、有的在屋簷逗留與同伴會合…

 

他們把話語間的空隙填滿,使的說話變的沒有那麼必要,

使的大家可以享受偶爾不與人交流說話的時光,

一起聽雨、一起不說話,

一起積攢靜謐的力量。

 

下雨了,心情特別特別平靜。

可能,可能因為,就像有人在替自己哭泣,

所以眼窩意外的安分,

然後,

終於知道所有好的,壞的,

終將有出口。

fishdog
夕,海。
夕,海。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時光一盹

       彷彿還是那個艱難的夢,睡著時我仍只有十七歲,一醒來就是年輕時想都不敢想的二十三了。    當時候為什麼那 ……

  • john-schnobrich-523555-unsplash

    情感直至臨終的A與B

    A是個不怎麼樣的女人,向來孤獨一人,毫無主見,毫無脾氣可言,對人生毫無見解。 她喜歡假日午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

  • 非誠勿擾。

    01.後來 後來我把日子過得很滿, 像我一直以來擅長的那樣, 不同的只是, 我不再留時間給你了: 後來我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