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Mar.11.2018

寫在《第五元素》(1997) 之後

小記一下《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 1997)。

關於這部電影為什麼重要,我想無疑得回到多年前那個「時常把家裡翻箱倒櫃,總是不知道要看什麼片子,最後決定,啊,還是看《第五元素》吧」的小男孩。

是啊,幾年過去了,我是在大銀幕上重新看見第一個鏡頭時,才從畫質與特效發現,原來這已是部有了年紀的電影。當年那為之傾倒的小男孩可不是這樣想!裏頭的一切都那麼胡鬧,卻又在那個充滿迷人設定的宇宙裡,顯得如此重要。每次重溫,這個充滿無限幻想、發生在未來世界的故事,都還是一樣神秘、娛樂且生氣蓬勃。

/

這就是場 Luc Besson 精心打造的盛宴。包括那賦予神聖使命的莊嚴序場,電影從頭到尾都讓危機與幽默並存,上一秒的緊張,下一秒就陷入歡樂。透過不同時間地點事件、但意義串聯的交叉剪輯敘事,碰撞的畫面自然帶出更多意義,則非常酷炫流暢。

當然,英雄注定要捲入莫名其妙的糾紛,承擔拯救世界的責任;同時還一定得碎嘴抱怨,關鍵時刻則停止廢話,剛強中流露一股柔情──這才是我對 Bruce Willis 銀幕形象的起點。而反派的主要擔綱,除了一顆生來毀滅的星球(在那個還沒被超級英雄與世界危機洗版的年代,其實也足夠恐怖),就是一個 creepy 又冷血的跛腳男,放話的同時也竭盡全力顯得滑稽,一不注意還差點用櫻桃噎死自己,理所當然得由有著「變色龍」美譽的 Gary Oldman 飾演。

不只主角,幾乎每個人物都讓人過目不忘。影史經典的藍色女高音就不必說了,很會緊張的神父二人組、一看就知道蠢到爆的外星傭兵、只會講講電話的總統、似乎只負責搞笑的上校、甚至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媽媽──當然還有永遠吵死人的主持人魯比‧羅(天啊他真的很吵!!!)。電影問世以來,他們就駐守其內,在這個披著科幻外衣的謎樣場景中,循著自己的路線達成使命;二十年過去了,他們依舊各司其職,而電影仍不過時。

/

仍有些充滿神性的瞬間值得紀念。好比女高音的表演,超乎塵世的嗓音彷彿讓萬物為之安靜,吵鬧的人似乎都忘記一切,專注聆聽。可惜的是,藝術的安詳在那當下並無法遏止暴力,與此同時發生的,是房裡的殺戮。

又比如,剛甦醒的麗露(Milla Jovovich)即使被形容為「完美無瑕」,其實就像原始人誕生在現代社會一般惶恐。她穿著新生的裝束逃離,不理會警察叫喊,沿著高樓邊緣行走;底下的飛行車輛穿流不息、縱橫交錯,一個她不認得的世界。砰!強烈的光線直射而來,背負拯救生命責任的「神人」,此刻宛如罪犯無所遁逃。前無通路、後無歸途,她縱身一躍。

如果戲劇可以用命運解釋,那麼就是這幾千萬分之一的機率,男女主角相遇了──如果沒有發生,想當然,也就沒有後面的故事了。那是賭上一切的縱身一躍,而世界予以回應的方式是,開啟另一個無限的可能性。比起最終那其實有些天真的「仍有些美好事物值得拯救」的愛,這項戲劇元素裡最簡單的操作,或許還要更深邃、更崇高一些。

/

這一次,已經長大的小男孩,自詡可以從電影中看見更多東西了。他學會分析一些電影組成的方法,看見一些過去不曾注意到的缺點,並試著讓自己忽視它們。他以為能從銀幕上緬懷逝去的童年,卻發現童年已經成了懷舊本身,及其目的。

他依舊喜歡《第五元素》。

 

The Fifth Element (1997)

 

《第五元素》於1997年5月7日在法國上映,以9000萬美元的預算,取得了超過2.63億美元的全球票房。不僅刷新了歐洲電影成本紀錄,也創下了法國電影的票房紀錄,直至2011年才被《逆轉人生》(Les Intouchables, 2011)超越。(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 尋向影誌 Facebook

尋向影誌
電影為主,亦寫音樂及其他。尋向所誌,光影未竟,遂迷不復得路。
電影為主,亦寫音樂及其他。尋向所誌,光影未竟,遂迷不復得路。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