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只如初見

很多時候我都在摸索世界的頁子,偶爾被狠狠割到。
卻找不到傷口,貼不上膠布。
很多時候我都在墜落,在空中往地下垂直地掉下,
被埋在風中的尘埃裡,混混濁濁地昏睡。
很多時候我都在黑夜中蹭磨,收拾好情緒的碎片和澱黃的頁子,到沒有鑰匙的抽屜。
很多時候我都只拿著載著靈魂的皮箱旅行,遇到了誰又告別了誰,
畢竟沒有誰可以完完整整參與你的生命,於是必須一個人走下去。我學會在的夢想的前方追逐,我學會在傷害和被被傷害的廣陌中蹌踉地走過,
我克制思念蔓延到世界盡頭,我可以把某些人和事遺忘,
我把某些年的文字好好擦掉了,
我跟人說你好,
我跟自己說,我很好。我很好。 

 

說什麼廢話。

 

 

我總是在恍惚之中想著他的模樣,只有這樣迷茫的夜晚。我以為有些人可以永遠存在,像信仰一樣,佔據並溫暖心靈。有些人總是那麼難以捉摸,你以為找抓緊了他握著的卻只是不知誰的一角袖子。有些人你找不到他,你不能找他,他總能輕易地,溫柔地,殘酷地,讓你面對自己的瘡疤。

 

到我老了,他還是如此年輕。
時間仍在,只是我們在飛逝。
也許到我老到被人唾棄的時候他還會是那樣溫柔而脆弱的模樣,連著那個我最喜歡的樣子。
也許到我忘記一切,忘記那片他跌跌撞撞走過的海,忘記細碎文字、和那些溫柔的,噬人的,但必須的悲傷,他還是那個我第一天認識他的樣子。

 

但只有這一刻我是真的看不見他。這麼久了,久到我可以習慣了。
他在變的,每個人都在變,我也在變,往更好或更壞的一方。
有時候遺憾就是一種留白,溫柔就是一種殘忍,永遠只是一刻須臾,
走過了才能懂。
我參與不了的他的部分,我總希望是美好的,
我看不見他未來的樣子,我總希望他不要忘記自己的狂熱。

 

人生若只如初見。
我在想,那就好了,我會微笑的,因為那時候的那個他,
帶著我最喜歡的樣子,並沒有現在那樣沉默而悲傷。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散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