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山島
Feb.27.2018

味道。

龜山島照片1

 

-2017,宜蘭。

感謝所有。

一個略帶涼意的夜晚,在台北市的街頭,我跨上了A的機車,開始逃跑計畫。

 

 

想去那,「遠的要命的王國」,A是這麼說的。

起初是漫無目的的,不知何時起,A決定了朝宜蘭走去。

他說,這段路,他第一次晚上騎,

於是我們在霧裡穿梭。

水氣直撲撲的朝著我們襲來,我用微笑還有展開的雙臂迎接了它們。

我們往山裡去,在這趟旅程中,嗅覺似乎引領了一切,

在暗黑的道路上,似乎更加依賴鼻子,

為了適應黑暗,眼睛瞇成一條線,

剩下的靠嗅覺辨別。

從A的外套上暖暖的味道,到濕濕鹹鹹的水氣覆蓋住鼻腔,到牛的草味,

到前方大客車排氣管的廢棄味(真的很令人印象深刻),到帶點腥的海味…

像是經歷甚麼跑馬燈似的,一段一段由風串連著,沒有一段的味道能被忘記。

彷彿經過了甚麼,那些味道便緊隨在我們身邊,

最後組成完整的記憶。

 

聽說嗅覺與記憶有很大的關聯性,嗅覺的接收器在鼻腔內,為唯一外露的感覺神經,故反應最為直接,

大腦處理嗅覺的部位亦位於掌管長期記憶的海馬迴附近,

許多研究皆顯示嗅覺亦與記憶相關。

我想就像,

不用真正聞到,我們就能粗略勾勒出許多事物的味道,

像海的鹹味、像糖葫蘆的糖衣焦焦卻不失甜味的味道、

像閉氣卻仍能想像前方垃圾車的味道,

 

嗅覺的記憶、經驗讓我們對各個事物的味道產生了印象。

 

大客車是公路上的夜貓子,在左彎右拐的公路上,每幾個彎就會迎來在夜裡奔馳的它們;

狗兒是山中的守夜者,挺起它們的胸膛,仰頭45度角保持著他們的姿勢,對著公路上的陌生事物吠,

聲音隨著風在空氣中擴散,在我耳裡形成回音。

一路上我的脖子很痠,因為天上的東西太過於吸引我,以至於安全帽一直往後滑,

今天的星星很狂妄,放肆的癱在它們神祕的、深色的畫布上,像掛在天上一個一個細細小小的小燈泡,

然後有一顆,始終在我們前頭,不太像帶領,而是默默地掛在那,默默的亮,

默默的讓人沒辦法將視線離開它。

宜蘭夜景2

我們穿過一層又一層,路燈在夜晚的道路上暈開形成的膜狀牆,最後停在路邊,

看了一隻吞了大象的蛇,一隻深藍憂鬱的鯨魚,也是浮在海上的帽子。

宜蘭的夜景讓摩托車熄火,讓人架著相機在公路邊等待,讓人從黑夜等到天亮,

 

從台北到宜蘭,只需要一個晚上。

 

路燈在夜晚形成了宜蘭的地圖,交錯的亮點使人願意安靜的,等待,等待這些美麗,帶走一點煩悶。

宜蘭夜景

橘黃的蛋黃在那散著奇怪粉色光的雲中慢慢浮出,然後以很快的速度升到天上,

這瞬間似乎全世界都寧靜了,

旁邊的龜山島也一如往常的呈現靜止狀態,彷彿守護著這顆小小、卻能把全世界照亮的火球。

日出

最後的最後,是陽光熱辣辣的味道。

是我看過最最完美的圓。

這趟臨時起意的行程,就這樣用它自己的味道在我心中住了下來。

 

「下次要往島上去。」我在心裡默默地想著。

 

fishdog
夕,海。
夕,海。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IMG_7484

    美國插畫研究所 – 在 MICA 的第一次展出

    學期才剛開始,指導教授就給了大家一個下馬威。 我們得到的第一個作業名稱叫 Image Harvest,顧名思義 ……

  •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時光一盹

       彷彿還是那個艱難的夢,睡著時我仍只有十七歲,一醒來就是年輕時想都不敢想的二十三了。    當時候為什麼那 ……

  • john-schnobrich-523555-unsplash

    情感直至臨終的A與B

    A是個不怎麼樣的女人,向來孤獨一人,毫無主見,毫無脾氣可言,對人生毫無見解。 她喜歡假日午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