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進我的風景裡 – 壹、聲音,菸癮。

女孩覺得,男孩的聲音,聽著聽著像在吸毒。

女孩不懂,但她心想,應該就是這個感覺,像地心引力這麼的無法抗拒卻又理所當然。

「脆弱」,被男孩的聲音包裝過後,就像捧在手上的水。

曾經因為聲音,真真切切的,認識了一個人。

他的聲音不厚,卻沉穩,像是浮在平靜海面上的一艘小船,飄啊晃的,偶的在女孩這靠了岸。

他的聲音略帶稚氣,卻沒有一絲輕浮,

不喜歡看他抽菸,卻喜歡那些煙霧氤氳之際,摻雜混和得剛剛好的,停停頓頓的聲音。

癮隨著菸擴散,即使不抽,眼神仍會被那些若有似無的煙牽著走,即使不抽,味道卻不會選擇依附對象,

公平的沾附在同一個空間中每個人的身上,最後你終究帶了一些甚麼走,最後終究上了癮。

習慣很恐怖的,因為沒有味道,所以往往發現的時候早已經麻痺了。

人與人間舒適的情感關係,也許就如同煙癮般難以戒斷,

那些攢得剛剛好的距離讓所有事都變得令人流連,任何平凡事物都變身成為不經意的美麗場景。

四月晚上的淺水灣,混雜著海風以及夏天將至的一些徵兆,

三個與男孩女孩年紀相仿的少年,抱著兩顆腦袋一般大的西瓜,在沙灘上嘻嘻鬧鬧,拿石頭砸開了,開心的吃了起來,

看著暗得只稍微看的到輪廓,聲音卻飽滿的這個嬉鬧場景,微笑擴散了,在男孩女孩的臉上。

就像海風把少年們的快樂順道帶了過來一樣。

聲音會感染。

三個少年拿著西瓜的碎塊開心的吃著,偶的發現了不遠處坐在沙灘上的兩個身影。

「你們要吃嗎?」

男孩女孩相視而笑,接過了那碎的不規則,卻有種獵奇美的西瓜,

裡頭摻著一點海水的鹹,那夜的甜。

淺水灣

男孩嚮往這樣的快樂,他說,「我以前也是這樣。」

用女孩喜歡的那種聲音說著,他說感覺被世俗這個籠子框住了,所以我們很少跟陌生人主動搭話,我們很少一時興起在大半夜跑來這種地方,

我們常常忘記我們還年輕,我們常常忘記,快樂很簡單。

海浪聲,是海浪破碎的聲音,卻意外地與寧靜的夜晚相襯,

像是不搶戲、卻無法忽視的背景音樂,穩定的存在著,一波一波,

將一些東西帶上了岸,也換走了些甚麼。

笑聲,是聲波震盪的聲音,

咯咯聲聽起來斷斷續續,卻在空氣中游移,進而擴散、傳染,

像威力特強的病毒一樣,把周遭的嘴角都牽起來了。

腳掌與沙子親密接觸的窸窣聲,

像在咬耳朵一樣,共享著秘密,

與夜、與海、與生物們。

這一夜的所有聲音,就像菸一樣毒一樣,令人成癮。

-2017,三芝 淺水灣

 

Chouu
「那些攢得剛剛好的距離讓所有事都變得令人流連。」

看得我要碎掉......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散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