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剪紙佐詩!生而為人感到夭壽 ,不如就做一隻《妖獸》

以前我常在《衛生紙詩刊+》上,看到潘家欣這個名字,由此可見,她的詩就是「極為特殊、不同流俗、難以見容於其它報刊的作品」裡的其中之一頭,奇異的獸。

這一次我想介紹她的第一本詩集圖鑑:2012年出版的《妖獸》,這本書除了詩風極為自由,自成一物種之外,美術系畢業的潘家欣,也結合了她擅長的剪紙創作,我說不清楚是圖延伸了詩,還是詩延伸了圖,但一頁一頁看下去,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得到非常有趣的閱讀體驗。

#生而為人有夠夭壽!不如就做一隻妖獸

photo7111 photo7108

封面設計是潘家欣的剪紙作品,黑夜荒原裡的一隻孤獨的野獸,兩眼空洞帶著哀傷的微笑。書名「妖獸」選用帶著年味想像的紅紙,燙上帶有金屬光澤的洋紅箔,讓我馬上想到年獸的故事:每一年等在歡聚的村落外面,因為生而為妖怪就注定孤獨一生的年獸,它是否曾想要過別種過不起的生活?

但也許也唯有局外的獸,常能對於其他物種感同身受,像她這樣寫<安康魚湯>:

「親愛的,你在哪裡呢? / 我猜你找不到我了 / 因為失去海的壓力/他們把我從你身上扯下來/說,這鰭好瘦。」(註:安康公魚會咬住母魚的腹部,而後兩魚體逐漸黏合,精血相通,化作母魚身體的一部分。)

 

4

#喜歡喝熱拿鐵的老友,橘子蠑螈!

每首詩前面都有一個小小的圖騰式的剪紙,則是我在翻閱這本詩集的每一頁時會馬上注意到的小巧思。透過具體的、簡潔的剪紙圖案,我們在看詩前,好像就先想像到了這隻生物說話的樣子。

這本書裡面我最喜歡的圖案是一隻「橘子蠑螈」!

6

這隻吐著分岔舌頭的橘子蠑螈,其實出現在潘家欣很多的文章中,她曾這樣這樣形容它:

-「蠑螈不想去7-11,那裡太亮了」;

-「『呼噗~呼噗。』蠑螈打著飽嗝,滿足了。他可從來沒有失眠的問題。」;

-「我想橘子蠑螈已經很老很老了,有些故事的後來,牠也許也記不清了。」

(節錄自潘家欣 <妖獸筆記>)

蠑螈 001photo7115

(潘家欣的故事中,橘子蠑螈是一個常跑出來跟她說話的老友,喜歡喝熱拿鐵。)

#把心剪成小塊小塊的

3

剪紙是中國最古老的民間藝術之一,它最特殊的地方,就在於它被留下來的部分,和被剪下來的部分,要互相搭配,被刪去的也會成為圖案的一部分,而且因為剪紙往往是單色的,在畫面上線條的設計就成為成敗的關鍵。

有時候覺得這跟「詩」也有一點共通性,詩也要求簡潔精煉,而那些沒被寫出來的言外之意,往往也才是作品的重點。這樣的一本剪紙詩集,正反相襯,用快樂的筆法寫孤獨,用空白的地方,帶出想說的圖案……

 

我常常自問:剪紙究竟是剪掉自己不要的,或是留下自己想要的?兩句道盡生命的正與反,陰與陽,都是我。-潘家欣

【剪花】

剪刀幫身體剪了
一朵花

透氣光亮了
我的窗戶
我的樓
我的巨獸
歡歡喜喜
過新年

更多關於:妖獸筆記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新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