絹麗著細說孤獨的恐懼 噩夢藝術家「夢的輪廓」

IMG_9916

孤獨、漠視與壓抑,優雅的畫面卻充滿著扎人的情緒,用鏡頭擘畫著噩夢的輪廓,攝影藝術家 小羽 將恐懼毒素畫作屬於自己的藝術。

「人生很多事情都需要意外。」說到這句話,這位木訥高挑的女孩露出了一抹發自內心的微笑。在大三那年意外買了微單眼之前,小羽還是個會在攝影課堂上打瞌睡,對創作一點興趣都沒有的普通學生,卻因為一次隨意的徵人、一次意料之外的抒發打開了她創作的道路。

奔放著的壓抑

20170718-IMG_3386

「被人傷害的時候,特別會有創作的靈感。」

這位在訪談前還要看「花美男少女漫畫」順順思慮、活潑又有點羞澀的女孩,完全無法想像深沉到能夠啃食精神的作品來自小羽的世界。

童年的不快樂、家裡的期望與外界的欺侮,單純又後知後覺的她在一次一次遭背叛之後,對社交與人心感到厭煩,把自己藏在房間中足不出戶。直到那次與朋友隨意的拍攝,把這些被世界漠視、對人性的厭惡完全投入作品之中,反而再次稍稍打開了她的心門。

即便是現在,小羽還是對外人有著很深的防備,但是卻又喜歡一個人坐在街邊觀察著形形色色的人們,討厭人性的同時卻又深深被人的內心吸引,還因此學會看星盤。小羽渴望著了解別人的故事,因此她的作品中總是能擁有非常強烈的眼神呢!

玩圖2

對她來說「夢的輪廓」是從自身分離出去那個壓抑、封閉的她,優雅又溫柔的視角卻浸滿了自身精神的毒藥,輕輕地把你的情緒拉進深淵,解放壓抑的全部。

攝影是反叛的方式

IMG_1720

開始攝影創作兩年以來,談到自己的風格時小羽思索一下便說自己「沒有固定的形狀」,就像作夢一樣不會有固定的符號,唯一共同的是漠視的輪廓。

小羽創作的時候從不會預設觀者的看法,對她來說這只是一種展現自我的方式,就像是自拍的作品那樣,是人生中少數不必理會他人的時刻,可以盡情拆解不同面向的自己。

20161021-IMG_8898

或許很多人會將「夢的輪廓」定位成厭世,然而小羽並不討厭整個世界,她只是無法相信人性。出現在作品中的放大鏡就是一種窺視,源自於她喜愛觀察各種風格的人,也因為看不見人性的真面目所以窺視。

說到為什麼創作的時候要以赤裸的女體做為媒介,小羽不假思索地答到:「我喜歡沒穿衣服的女生,那是一種沒有被汙染的狀態。」

IMG_6637

雖然創作成載了所有悲傷的重量,但那隱藏在痛苦下的還是她天真純潔的靈魂,反抗著社會污染,也許這就是一個女孩對自己人生無奈的最後反叛吧!

「喜歡的東西不會傷害妳,但人會。」這是她最後的結語。

改

FB粉專:夢的輪廓 Photography  

IG:yeyu_dream

個人網站:1gosdream

葉羽
喵喵喵喵喵
立 l 視覺廢物
立 l 視覺廢物
嗷嗷嗷嗷嗷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