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我可以是誰

 

不敢說我是一個愛看書的人,但絕對是愛逛書店的人。

 

書店之於我,是襯衫領口上的刺繡、是秋季初紅的第一片嫩楓、是座綠藍色湖泊裡為人勾起的漫開漣漪—— 永遠那麼引人注目,遠遠地就望見,望見了就難以忽略。

 

小時候逛書店,常常是為了在文具堆裡挖寶。千變萬化的顏色、種類、筆芯粗細(甚至偶爾還有香味),看準了當時流行什麼,就替自己的鉛筆袋添入什麼。而挖寶之餘,眼角難免瞥過有趣的書名,是星座命理書,就興奮地和朋友討論幾句;是考試教科書,就理直氣壯地花下零用錢,一邊宣示著自己會好好研讀,一邊在腦海中有條不紊地擬定讀書計畫。那時心目中的書店總是離家很近,小間的、社區性的,書籍、評量、文具、手札、藝術紙通通一起賣,逛了一輪大雜貨,心靈皆滿載而歸。

爾後長大了一點,在介於青澀與成熟之間的十七、十八歲,我像隻青蛙跳出井底,走出了曾信以為真的世界:連鎖書店、國際書店、複合式書店、獨立書店⋯⋯,不同形式的經營方式紛紛出現,跟隨著逐漸崩垮的教育體制一起,在我小小的心中有了新的樣貌。

 

什麼是「書」?什麼是「文字」?由質疑產生的寶藏總是更明朗的自己,我發現真正令我著迷的並非所謂的「課文」,也並非默背熟記後朗誦出來的古人詩句,而是更私密、自由,無所害怕也不刻意避諱的「創作」。我於此尋覓這樣的作品,連同地,也在類似的作品中尋覓著自己癡迷的原因——我是誰?我想成為誰?我可以成為誰?

unnamed (1)

 

再長大一些,已經是二十六的年紀。雖然仍無法說自己真的成為了誰,但依舊會不停地在書店中找尋未來企盼的樣子;相信書裡頭藏的不僅是故事,或短或長,也可以稱作一個人的命。甚者,有幸成為一位擁有自己出版品的作者後,為了讓書散播到更遠的地方、讓自己的腳步和言語跟上各處的活動講座,眼界開了不少:「懷具故事的不單是人或書,亦能是書店本身」。內心有了這份體認,我感謝際遇之美好,搭上「書店裡的星空」這班車,引領一顆心學習、認識這些城郊之外的文字寶藏地⋯⋯

 

你對星空的想像是什麼呢?「遙遠但確實存在」是我個人對之下的定義。世界何其大,太多人事物其實等同於星空,也許你一輩子都觸及不到,但可別因此否認,它在某個地方認真地活著——《書店裡的星空》,這本以插畫和詩記載40間台灣獨立書店之樣貌的集冊,不禁令我期待著,有更多人可以藉此感受到遠方星群閃亮,不再因為視線狹隘,而錯失這片土地的美好情懷,乏了時光。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