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9887
Feb.02.2018

修改這件事

 

關於修改,似乎是有趣的必然。重點就會來了,不管是客戶、設計師,該怎麼提出這件事情、該怎麼面對這件事情。

我們錄製 cover 時的過程,到第八個 take。之後我們聊到,我之前在一個魔術論壇上認識的版主,因為拍攝自己的魔術影片,不滿意,最終,錄到第100次左右終於成功。而且完成後,會有一種平靜。大型電影製作可以前置作業討論半年、拍攝半年、後製半年,拍幾百小時的影像,他們一定也會面臨「調整」這件事,但。

為什麼?

因為修改、重拍,是自己決定的。這個身份與觀點,定義了不是在「聽命」的心理。

你知道,在重拍、反覆修改的過程,也許是動畫、繪畫、錄音、拍片、做產品,除了版本控制、檔案編號之外,當下的時間點:「你是不知道第幾次的。」因為你為了自己,為了清晰的嚮往,修正、微調,根本不是大腦思考的意義參數。

所以,當你出現感受:「改稿地獄」的命運時,也許是流程出現瑕疵、也許是溝通者的疏忽,我們會迷失之中,像是裂縫,開始照出情緒,也許是做白工的沮喪、也許是努力得不到對價的自我否定等等。

  • 隔離

我自己會隔離一陣,放下這件事情、放下這件事情的自己,因為你會開始不熱愛這件你在創造的事物,最終只會更糟。

  • 重拾自己的創造意識

看看手邊的美好編排吧、看看那群沒倒下的人吧、看看那些僅管沈默不被覺察,仍舊努力不懈的人吧。重拾自己的主導意識,勇敢的做出該做的決定,改稿的終點、該訂定的問題、該修正的程序,回到心裡位置:你是為自己的信仰做事,不是為了別人。那你手上的任務,就不是執行長或任何上級能推倒你的,因為你不是「被交辦」,你是在完成設計師的使命。

  • 看看那群沒倒下的人

這是我往前的動力來源,有一次在產品細節地獄中,聽到皓皓役男在宿舍「微調」動畫的地獄中拼命,我會跟進這份毅力。如果如果,你沒有這群人在身邊,你必須找到這群人


到這裡,就知道如何請人修改了。

  • 技術問題
    如果是技術問題,當你看到了,用身而為人的態度,好好的說,我想不會有人任性不改。死都死在消耗,跟沒道理的互動,例如:「沒看到視覺,我不好想像」,那就先界定最後產出的「視覺」實質內涵是什麼,是圖片、色彩、layout、文字字型?不是以此為理由,讓修改成了無法反駁的事實。
  • 感覺
    如果是模糊空間,所謂感覺不對、美感不對、這個「比較好」,感受性詞彙出現時,一種是,你認為你比你的委託者專業,你就信自己的。一種是,你認為你的委託者能再更好,你可以做的就是主動尋找世界上接近你感覺的媒介,這麼做有兩個意義,一個是有機會提高彼此大腦內的交集,一個是告訴對方,我們是同一個目標,不是「指令」
  • 思考
    如何協助你眼前的創造者,拿回創造力,畢竟,他才是握筆的人、寫程式的人、作曲的人、演奏的人。記住:當個偉大導演吧,讓你的演員,探索自己、向靈魂呼喚出更美的光。

偉大的導演、偉大的演員也不會單獨偉大,是因為不停地修改。

如果你是作品裡的演員,你需要聽到意見;如果你是導演,你不能只是破口大罵來導戲吧。

靈感啟發、故事起源在「伴居本」,如果有興趣歡迎聯繫~
https://www.instagram.com/node_real_life/

X-wei Chen
相信真正定義一個人的是,如何為了守護自己的心而努力擁抱一切過程。 目前在做「伴居本」產品設計。
相信真正定義一個人的是,如何為了守護自己的心而努力擁抱一切過程。 目前在做「伴居本」產品設計。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