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429 (1)
Feb.02.2018

我這裡有一個夢

 

/陸穎魚(香港詩人、詩生活店長)

 

曾經寫過三張小紙條,其中一張寫著「我想要長大後當圖書館管理員」。

 

長大後,從大學最後一個暑假開始寫詩,慢慢從圖書館移動去不同類型的書店,看見書店裡的一排排書櫃,它們多麼地漂亮,看見那些詩人的名字,他們彷彿是躲在書櫃裡的星星,一直對著我發光地微笑。

現在回想起來,我怎麼能想像十年後的今天,我的名字也變成書櫃裡的其中一顆星星,她在向路過的讀者真心誠意地微笑著,希望被一些美好人兒收養回家;我怎麼能想像十年後的今天,我搬到台北,開了一家以詩為主題的獨立書店,甚至擁有那一排排漂亮的書櫃。

 

我並沒有夢想成真,變成一個圖書館管理員,而是變成一家書店主人,每天與喜歡詩的朋友們相遇,交換人生中那些微小美好,微小傷感的故事。寫作是孤獨的,閱讀也是孤獨的,但是詩,它把我們這些孤獨且敏感的靈魂,慢慢地連繫在一起,互相縫補對方身上的傷口,慢慢地復原,重新獲得生存的力量,懂得生活的意義。

而書店就是讓人與人相遇的奇妙場域,記得第一次來台北旅行,我小心翼翼地鑽進唐山書店,灰暗的空間,卻盪漾著一種令人心跳加速的瘋狂感,那些沾著輕微小塵埃的書籍如此叫人動心;之後從香港搬來台北,探訪過淡水的有河 BOOK 、高雄的三餘書店、台中的新手書店、桃園的讀字書店、嘉義的島呼書店、台北的永樂座等等,每家都那麼溫柔與溫暖,書店裡的光全都來自那些詩人和作家的名字,他們聚集起來形成的光圈如此壯觀,足以形成一片最獨特美麗的星空。

島呼書店 (由陸穎魚提供)

 

直到有一天,我被邀請參與《書店裡的星空》,可以用詩句來感謝那些默默為讀者而存在的獨立書店,這又是另一個我從來沒有夢想過的夢。但也是從這一刻起,我才發現書店裡的星空,不只住了詩人和作家,其實每一個喜歡閱讀的人,都是維護起這片星空的建築師。

 

書店,是屬於喜歡閱讀的人,而這片星空並不孤單,是因為我們都是負責照亮著它的星星。

 

陸穎魚
詩,使我們清醒時仍能好好活著。因為醒來的生活是危險的,但是有詩的生活,彷彿黑夜也能撫慰孤獨,微風也能撈起哀傷,僅止一次的吻也能點亮貧瘠的靈魂。
詩,使我們清醒時仍能好好活著。因為醒來的生活是危險的,但是有詩的生活,彷彿黑夜也能撫慰孤獨,微風也能撈起哀傷,僅止一次的吻也能點亮貧瘠的靈魂。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時光一盹

       彷彿還是那個艱難的夢,睡著時我仍只有十七歲,一醒來就是年輕時想都不敢想的二十三了。    當時候為什麼那 ……

  • john-schnobrich-523555-unsplash

    情感直至臨終的A與B

    A是個不怎麼樣的女人,向來孤獨一人,毫無主見,毫無脾氣可言,對人生毫無見解。 她喜歡假日午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

  • 非誠勿擾。

    01.後來 後來我把日子過得很滿, 像我一直以來擅長的那樣, 不同的只是, 我不再留時間給你了: 後來我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