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Heusen
Jan.29.2018

餐桌上的父權,邀請你來吃頓便飯

當年,爸爸是一個從旗山北上打拼的小夥子,從他口述的童年中,可以想見他是如何在一個大男人主義的家庭中成長的,而他也理所當然承襲了這樣的制度,和媽媽建立育有三兒一女的家庭,以性別比來說,可真是父權滿溢的家庭。

 

家事有兩種,一種是「粗重」,另一種是「粗重以外」

不用我詳述,相信你知道如何將這兩件事依據「性別」對號入座。

不過弔詭的是,當「粗重」發生時,女性一定要從旁協助;但「粗重以外」卻切割的非常清楚,那就是女人的事了。但其實「粗重」發生的頻率遠遠少於「粗重以外」,總不會每天都需要換燈泡、換傢俱擺放位置之類的吧。

Kenwood-Chef

餐桌上的父權

每天從那張餐桌上,我嚐盡的是媽媽的逆來順受,看透的是爸爸和哥哥的理所當然。

爸爸習慣在一切準備就緒後,從沙發上移駕到專屬位置,一邊喊著:「呷飯,呷飯囉(台語)!」這一句「呷飯」聽起來喊得容易,但從採購、備料、下廚、上桌、收拾的一條龍服務,卻是由少數女性所完成,不時還身兼服務生喔!

曾經,我們在「上桌」階段出了紕漏:忘記拿飯匙。他選擇坐在餐桌旁乾等,然後一直喊著:「飯匙咧?怎麼沒拿飯匙!?」卻也不願起身幫想要盛飯的自己一個忙。身為年紀、輩分最小的我,就是那個常常會被中斷進食的服務生,「妹妹,你去拿(倒)一下沾醬」、「妹妹,去幫哥哥拿副碗筷」……如果可以收服務費的話,或許我已經有一筆可觀的存款!

來到「收拾」階段,一旦晚於哥哥起身將餐盤送到廚房,媽媽就會說:「妹妹,你怎麼可以讓哥哥收!」但她卻從來不會這樣對哥哥們說。可怕的並不是她此番偏心的言論,而是……

媽媽似乎沒有發現她已經被爸爸同化,而她自己就是其中的受害者。

Van-Heusen

家人也愛搭便車

老實說,哥哥們身在這個女權高漲的時代,他們會不知道另一伴不可能容忍這種事情嗎?我相信他們都知道,也相信他們不敢如此對待。

那為何要對現在的家人這麼做?我想是「搭便車」心態吧,你以為只有學業和職場上會發生這種事嗎?其實家人也會。

當多數男性可以靠少數女性的付出,享有便利的生活,那他何必脫離多數男性的行列,加入少數的那一群呢?

再說,只要搬出「爸爸也是這樣」的藉口,他們何須改變?

 

你無權改變這個家,當你有自己的家庭時,再說吧

在一次洗碗的過程中,爸爸來到廚房摸摸我的頭說:「妹妹很乖喔!」

小時候的我聽了會很開心,覺得被讚賞的感覺;但長大後卻覺得異常刺耳,因為不論是語氣、詞彙都是一種「上對下」的關係。

我曾經和媽媽討論過這個家庭的父權,她只淡淡的回了一句:「你阿公就是這樣對你爸,你爸也就這樣對你們,已經改不了了,等你有自己的家庭,再自己改吧。」那是多麼逆來順受、充滿無奈的一句話啊。

最後,我選擇了「再說吧」這個消極的選項,因為「父權」和「長幼有序」這兩個觀念已經像地基一樣穩固,我無權也無力改變。

Pep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如果說有幫到你開始反思自己和家人間的關係,我覺得很開心。但我並不是想傳達女權至上,因為那也只是暴力地將父權轉換成女權而已,我希望的是能夠公平的「分工合作」。也許和此刻正在發生的職場或性關係的父權相比,這只不過是發生在一張小小的餐桌上,但我還是想寫下來,即便我的家人可能永遠看不到這篇文章也一樣。

 

圖片來源

心地
FLiPER 編輯,不善口說,只好寫作。
FLiPER 編輯,不善口說,只好寫作。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