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 長期記憶 LTM

神經科學家認為,所有在大腦裡面持續性的,可以反映出過去經驗的活動,都可以稱作記憶。

 

  長期記憶 LTM,long-term memory,可以持續幾天或是幾年,過去多數研究支持,長期記憶是經由短期記憶經過不斷的複習轉換而來,

若要形成永久記憶,則須再花數年時間形成特殊之蛋白質進而固化以達永久留存。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學習與記憶中心的普瑞斯頓(Alison Preston)說:

「短期記憶要變成長期記憶,腦子一定要做些改變,才能保護記憶免受其他刺激或傷病的干擾。

這個透過時間讓經驗在我們記憶留下永久記錄的過程,就稱為記憶固化 ( consolidation )。」

但近年來亦有研究顯示,短期與長期記憶,由兩套迥然不同的大腦神經迴路與分子機制所控制,即長期記憶非短期記憶轉化而來。

 

個人喜歡後者的觀點。

我想每個人的大腦,都有各自的保護機制,篩選出想暫時逃避的、想永久留存的、想讓它轉瞬即逝的…,

像是很多個通道入口,每個記憶,在進到腦子裏前,都得經過分類,確保主人不會赤裸地受到傷害。

長期記憶,對我而言,是平常可能不會多加回想,再逢一些場景時,卻會輕悄悄的將房門打開,

溫柔提醒我們它的存在的,一種角色,雖然比起永久以及瞬間記憶,要來的模稜兩可,

但除了黑色、白色,灰色也是種顏色,對吧。

 

像冬天的被子一樣,偶爾拿出來曬一曬,複習陽光的味道。

 

早餐店阿姨跟我說:「剛剛那個外國人,隔了三年才回來,他每次都吃三份蛋餅,之前跟朋友去了北京,這幾年朋友都去別的地方或回去了,他回來了。」

我看著早餐店阿姨興奮的與我分享的神情,心想,她一定很開心。

但我甚麼話都說不出口,因為感覺任何字眼都好多餘,

所以我只是報以微笑,靜靜地聽著,用最努力的眼神讓她知道我很認真的在聽。

我只覺得,那感覺,應該就如同那天在對街看到你一樣,

是種驚喜的感覺,思思念念渴望著巧遇一面的人終於出現,

但也就這麼看著。

 

時間剛好,就到你發現我之前。

 

然後我撐著傘,繼續往宿舍走。

阿姨的早餐店,感覺做了很久了,常常人比較多的時候,會忘記上一秒客人點的,是起司蛋餅還是培根蛋餅,喝的是冰奶茶還是溫紅茶。

但是她記得這個人,每次都點了三份蛋餅,所以必須用裝麵的盒子裝給他,否則不夠裝。

她沒有對那個外國人闡述自己的雀躍心情,而是

用記憶給了他一個好大的名份。

 

我想有一天,你也會變成我長期記憶中的一部份,無論是傘、點頭、還是那首歌,

31歲時,會記得看看你的樣子的。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