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夜空最深藍》:人住在城市會漸漸視而不見

 

電影《東京夜空最深藍》改編自日本詩集,導演石井裕也企圖將詩集影像化,藉鏡頭語言描繪東京生冷的意象,直指東京人陷入一種疏離冷漠的症狀。人與人之間的交會在東京變得困難,而人如何在此地尋找安身之所,重新與他人建立關係,成為影片想要探討的命題。

 

影片的開場為護士的美香﹙石橋靜河飾﹚的旁白,從他的視角看東京。對美香來說,他極度厭世,對醫院裡的生離死別喪失情感,反正生者也會忘了吧,他只是來東京賺錢而已。另一主要角色慎二﹙池松壯亮飾﹚擔任搬運工,為了維持最低限的生活在工地忙碌奔波,低薪和有一搭沒一搭的工作機會,讓他時常夾帶不安感,無法平靜地面對生活。美香和慎二的共通點是他們透過大量的言語反映內心的迷惘,不斷的說話是他們暫且逃逸現實,宣洩情緒的出口,否則他們會被東京壓得喘不過氣,而劇中不少搖晃鏡頭更帶出他們不安的心理狀態。美香和慎二被淹沒在東京的人群裡,這裡沒有人聽得見他們的心聲,只是不斷映照空虛的自己。生冷的東京底下涵蓋著東京人「視而不見」的城市病徵。

5-thetokyonightsky2

慎二左眼失明,電影多次模擬慎二的主觀鏡頭 ( Point-of-view shot ),呈現半格的影像。慎二被遮蔽的視野,象徵生存於社會底層的侷限,因為資本的匱乏,導致很多事情沒有充足的知識視野面對,窮人的無知變相遭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無情剝削。資本主義結構底下的貧窮產業﹙專靠剝削窮人專錢的生意,例如工地派遣、地下錢莊和柏青哥﹚並不會讓窮人有翻身的機會。

 

被遮蔽的視域除了描繪底層人物的生存困境,轉換不同的思考角度,看不見反而能看見更多。當美香對慎二說出:「世界你只能看到一半,但能看到一半已經算多了,一般人連一半都看不到。」此段話反諷城市人群的疏離與冷漠,人住在城市會漸漸視而不見。鏡頭刻意拍出城市裡人群沉溺手機的現象,沒有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而慎二雖然生活窮困,他仍不斷關注世界議題,積極閱讀書本,他眼中的半邊世界或許已經超越一般人的封閉視野。

1111111

除了慎二主觀鏡頭的設計,描繪世界的可見和不可見,傳達人無法掌握世界全貌的概念。鏡頭也多次帶到鏡子、水等反射畫面,以多種視角詮釋我們無法看見,或看見卻視而不見的部分。劇中有幕為慎二與工作夥伴整理死者朋友的房間,這時他們才知道原來那個死去的朋友喜歡看女同題材的影片,這一微小細瑣的發現讓人湧上難過的情緒,儘管自認熟悉的朋友,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面。藉由認識他人的片斷性,引起自己是否也一樣無法得到他人理解的思考,我們終究是在疏離城市底下的孤獨個體。

 

劇中曾出現飛船穿過東京上空的畫面,充滿一點超現實的意味。慎二和美香都看到了這一幕,城市裡的人們自顧盯手機,似乎除了他們兩人,沒有人察覺天空的變異。無論飛船是想像或現實存有,我認為更重要的是此刻能與愛人分享眼裡所見,在彼此眼睛的凝視底下,確立自身存在的意義,被遮蔽的黑影於是有了光。

maxresdefault

藍色的月亮和飛船的超現實場景,兩畫面都帶入慎二的主觀鏡頭,人與景互相映照,呈現慎二的心境轉變。劇情中段,當慎二看見東京夜空的藍月亮時,他認為是不祥的徵兆,身為社會底層的搬運工,不曾想過生活境遇有機會好轉。後慎二意外結識美香,兩人漸漸萌生情感,劇末慎二在美香旁邊看見飛船時,他則認為會有不尋常的好事發生。影片讓人看見慎二內心的轉折,儘管他仍舊生活貧困,卻開始認為自己左眼失明也有不錯的地方,並以正面思考來審視生命的不可預知。

 

影片多次將街頭藝人歌唱的情節放入,卻沒有人關注他的表演,呼應男女主角的邊緣處境。街頭藝人最後成名,情節有一幕是宣傳車進入男女主角視線,他們同時看著難以置信的光景,凝視對他們來說生命不平凡的一刻。愛情或人生或許沒有自己所想的那麼絕望,東京夜空的深藍密度似乎變淡了些。

 

電影結局街頭藝人的歌曲像是對來到東京生存打拼的人們精神喊話,令人聯想到導演作品《來自河底的問候》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反正都依然要面對生活,那就去相信會往好的一面發展。在東京這個看似絕望的地方,仍存在著希望。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