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重奏》因為沒有所以才成為了什麼

《四重奏》講述同樣都彈奏弦樂器的四人因「偶然」相遇後組成了甜甜圈洞四重奏,並隨著各種謊言不斷揭開、對話、認識。坂元裕二透過《四重奏》試圖給予一個新的對夢想的選擇,我們能不能明知道是一場空歡喜的夢還繼續走著 ? 人生能不能有除了「成功」以外的價值 ?

 

─  觀後感,完全劇透 ─

 

四1

 

「 我們沒能成為憑自己的愛好過活的人,
沒能當作正職的人必須做出決定,是要把它當成愛好,還是繼續當成夢想,
將其變成愛好的螞蟻很幸福,將其當作夢想的蟋蟀則是滿身泥濘 。」

《四重奏》第一集是很令人震撼的,坂元裕二告訴你實踐夢想的第一步不是要多刻苦多努力,也不是在不得志的現實裡仍低得下頭彎得下腰,而是推開那隻擋在你面前深陷泥沼的蟋蟀,那隻很可能是自己未來二十年後會成為的蟋蟀。

使用磁鐵、圖釘的意象也相當精準,對比能毫不猶豫按下圖釘的人,無法留下痕跡也不被允許留下痕跡的磁鐵更凸顯租屋者的無能及無奈。

 

「所謂音樂就像是甜甜圈的洞一樣,因為是有欠缺的人在演奏,所以才成為了音樂。」

即使掙扎但還是做出覺悟的四人因班傑明先生的一句話將樂團命名成 「甜甜圈洞四重奏」,用以紀念殘酷、深刻的夢想開始,但這只是起點,因為成為蟋蟀的代價是陷入夢想的泥沼。

 

1491853063-1314728983_n

 

「心懷大志的三流,只是四流而已。」

 

《四重奏》並沒有停止他的殘忍,彷彿越殘忍越能證明四人並非全然無知、天真燦爛地做出這看似愚蠢的決定,並在第五集將現實的嘲弄推向了最高點。各式各樣的表裡不一,被能察覺到的謊言所揶揄,陷入不能察覺的謊言裡洋洋得意,在滿滿的虛偽中四人只能不停挫敗、不停印證無能的事實。

 

若將「夢想」二字帶入每一集的主題,《四重奏》儼然成為一首夢想的毀滅變奏曲:

第一集:夢想的開始,推開那隻擋在你面前與你一樣深陷泥沼的蟋蟀
第二集:夢想是事後才意識到,但卻已後悔莫及的事情
第三集:夢想是一場謊言
第四集:夢想是有期限的,三十多歲的夢想只會讓你黯淡無光
第五集:追求夢想的過程需要自知之明
第六集:夢想被現實一點一滴消耗掉
第七集:夢想無法倒退重新來過
第八集:夢想大多是沒有結果/難以回應的單相思
第九集:夢想只是一場空歡喜
第十集:盡快捏死心中擁有夢想的蟋蟀

 

1492025883-2378048294_n

 

「比悲傷更悲傷的是,空歡喜一場。」

坂元裕二相當了解擁有夢想的恐懼,還有那似乎看見一線希望卻十分虛渺的歡喜,追尋夢想的過程便是徘迴在這兩種情緒之間不斷錯過/失去/放棄,彷彿擊倒恐懼的唯一方法只有成功。

但《四重奏》剖析了這盲點,箝制住我們的並不是害怕失敗,「只能成功」才是形塑恐懼的根本原因,「大不了就繼續失敗吧」或許才能讓擁有夢想的人們得到被釋放的自由。

從「認清自己的三流水平以及與社會脫軌的狀態,竭盡全力去表演假拉吧」流著眼淚丟掉所有的不甘心,到面對「你們這根本就是搶椅子搶輸了卻還繼續假裝坐著吧」的尖銳質問時一臉尷尬地笑著,到最後四人談論演奏會興致勃勃說著:

「我是假冒的早已女真紀,我是存疑的美女小提琴手,我是個名人。」

「我好歹也是曾經的騙子魔法少女,以前還算挺有名的。」

「我也好歹是別府家庭的無名小卒,在這層意義上我還是挺出名的。」

「我也演過v-cinema。」(即使沒人在乎,但家森還是要說一下)

 

我們赫然發現重要的不是音樂,更不是觀眾,而是我們還繼續演奏著這一堅持。

 

1492279328-4032287833_n

 

 

從小雀身上理解夢想之所以成為夢想的原因,從家森身上深刻感受伴隨夢想而來的犧牲,從別府身上看見另一種對失敗的詮釋及寵溺,從卷身上得到不斷挫敗仍是往前直進的堅韌。

因「全員說謊」在一起,因「全員單戀」不分開的四人,互相交織成不平衡、不合弓法、沒有一致性、糟糕至極的四重奏,然而便是這樣的演奏顛覆了明智、正確的狹隘定義,在失敗的坑坑巴巴中找到自我肯定的價值。他們離偉大很遠,才因此成為了音樂。

繼續當成夢想不過就只是個選擇,人們為什麼要覺得是愚蠢的決定呢? 就如同陰天也只是一種氣象狀態,為什麼人們要說是壞天氣呢?

《四重奏》便是這樣的存在,裡面的人做了愚蠢的決定,但他們不會按下人生重來的按鈕、他們喜歡陰天、他們會對著被人們丟來丟去的巴西里說一聲:「Thank you . 巴西里。」

 

 

# 未完,看更多《四重奏》(含有朱分析)

# 看更多戲劇觀後感,歡迎「這裡全是雷」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