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畫下來的故事,比較接近永恆】專訪插畫家 Li wen

你有沒有思念卻見不到的人?你覺得想念會是什麼顏色的?

看到 Li wen 創作給過世奶奶的插畫之後,我開始發現,想念原來可能是一幅又一幅充滿想像力,五顏六色的插畫。我自己也是從小被奶奶帶大的小孩,動不動就往山上跑的童年經歷,跟插畫家本人很接近,因此看見這本作品的時候其實很開心,一個關於家庭、死亡和愛的作品,可以被畫下來⋯⋯

專訪 Li wen 的那一天,她穿著印花的長洋裝,(她說她有很多印花的衣服),從代理商公司剛下班趕過來,說話聲音很溫柔,我們開始聊起她的作品和生活經歷:

C210AA3D-50A7-424F-9E98-EA7AE234DBC9

 

到英國學插畫才發現,那些沒被看到的東西往往更重要

Li wen 曾經是一個很「結果論」的小孩,總覺得如果一件事的結果是好的,那整件事才是好的;或是畫出最寫實的畫便會很有成就感。

直到她從大學服裝設計系畢業之後,到英國唸了插畫研究所,輕鬆自由的、重視思考的學習環境影響了她對畫畫本質的思考:「我常常看見同學抱著一大疊厚厚的草稿作品,可能是一個發想、一個不斷修改的稿、那些東西在最後討論的時候,不一定能展現具體的成果,可是光是看那些草稿本就是一種享受,你會發現在那些過程裡,我們成長了多少。」

Stick to your gun. 如果這是你想要的,那就拿著你的槍走下去。——在英國唸書時,插畫老師曾說過的話。

畫風明快、顏色豐富,像春天的花園,這是我對 Li wen 作品的第一印象。其實她也經歷了很多摸索,嘗試過比較大地色系的創作,但也漸漸的發現更適合自己的是目前的插畫題材和風格。我很好奇,服裝設計的背景對 Li wen 的插畫有什麼影響呢?

Li wen 說:「以前學過服裝畫,服裝畫的特點是線條很流暢,這某部分也影響了我之後的線條,我的插畫線條是流暢的,顏色區分的很明確,沒有太多模糊的部分;色彩學也讓我特別重視配色,我自己也很喜歡印花風格的服裝,會嘗試有趣的色彩衝擊,另外,我也嘗試了一些拼貼的創作方式,讓層次感堆疊出來。」

生長的地方、看過的風景、認識的朋友,這些經歷都是她的作品背後的「過程」,讓她的作品成為他的作品,我看著沙發對面,說話慢慢的,但用字很精確的 Li wen 想像她之所以成為她的原因。

8AE64D96-BB9D-4D3E-A3A9-8C973D566936

創作的日常:畫畫之前,先找到身心靈的平衡

跟人相處的時候,她是比較安靜聆聽的人,感情細膩、對情緒察覺敏銳的她,主要的靈感來源其實是「 語言、文字」,比如說跟朋友的談話、公車上情侶的交談、喜歡的書本和文字等等。

要從文字轉化成圖像的思考活動,通常是怎麼進行的呢?

Liwen :「比如說有一天我夢到阿嬤笑容很燦爛,很無憂無慮的樣子。可是笑容燦爛其實很抽象、開心、很無憂無慮也很抽象,那時候就想到下面這個明快的畫面。我在畫繪本的時候,文字出現過的東西,圖裡面就不會再出現了,我覺得圖、文他們是一種配合。」

087C08B4-BF6C-423A-B309-36877DBF4097

我一直認為能夠敏銳的感受人、感受文字、感受世界的創作者,都像是一支會反映氣溫的溫度計。讓外界的天氣進來,而創作者在心裡經過調節,顯示出各式各樣的溫度。Li wen 如果遇到忙碌或是低潮時,則會適時的跟親近的朋友聊天,出門、不管是聽別人談話,或是跟別人談話,都是一種力量,她每天也會長時間的散步,有大致規律的作息,身心靈的平衡、穩定的生活對她來說是創作時很重要的狀態。

「不過身心靈的平衡,並非指從不難過,而是在悲傷、喜悅、生氣等各種情緒之中,找到和自己好好相處的自在狀態。」曾經經歷過低潮的她,現在已經可以平靜的分享她找到平衡的過程。

752347B0-043F-4342-9229-67EA6769CD5C 715E88C0-8672-4BD3-ACB1-04549B015096

畫出來的故事,比較接近永遠

「我覺得在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不是我有一個很偉大的夢想,而是我想把我的家庭給我的、我生命中曾接受的東西,好好的再給予出去。」—— Li wen

《我的名字叫甜甜》一書,對家人之間的相處有細緻真誠的描繪,在生活中,家對 Li wen 來說是一個「穩定」的存在,可能像是錨,是一件比較接近永遠的事情。

爸爸經常撿回家栽種的花花草草、奶奶小時候帶她去遊玩的風景、爺爺跟她說過的有趣的秘密⋯⋯這些獨一無二的記憶都曾經出現在她的作品中,「我記得我拿這本繪本給媽媽看的時候,她哭了出來,因爲奶奶的離開其實很突然,失去家人的感覺也很難以說明。」

看著她畫的相框,我在想,被畫下來的這個故事,也會成為一件比較接近永遠的事情。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專訪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