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與手機,厭世上班族的早晨餐桌音樂

週一 ,6:45 AM,輪到手機中第三順位的鬧鐘響起, 心情介於匆忙和平靜間,但不容許出任何差錯,否則,整個人將浮躁起來,小心翼翼地執行著每個例行事項—瀏海的位置、皮帶的孔位、 隱形眼鏡的正反面、即溶咖啡粉與熱水的比例。

處理完這些瑣事後,每個早晨都還會有安迪沃荷說的那十五鐘,桌上剛沖泡完的黑咖啡,配著沾著乳酪醬的吐司,加上冬季入射角偏斜的陽光,這日子算微酸的幸福。電腦播著布勒(Blur)樂團的《 Coffee & TV 》,吉他手用不甘不願的聲音唱著

So give me coffee and tv
所以給我咖啡和電視

History
過去的事情

I’ve seen so much
我看過那麼多

I’m goin blind And I’m braindead virtually
我快要瞎了 而我的腦實際上也死了

IMG_0086

 

啜飲著咖啡,看著手機裡的無關緊要的消息, 臉書上,每天總會有一兩則文章勸人在資訊洪流中,要學會獨立判斷、 要和真實的人交流,可惜現在這類的文字,多到就和即溶咖啡一樣廉價,連當作生活的點綴都嫌多餘,望著手機的前鏡頭, 有時會覺得自己變成了投影布幕,螢幕裡有人拿著手機,手機裡又有投影幕,投影幕裡又有人拿著手機⋯⋯

Do you feel like a chain store?
你覺得自己像是一間連鎖店

Practically floored
非常實際的被展示著

One of many zeros
許多個零中的一個零

Kicked around bored
被踢倒而厭煩著

 

IMG_0089

剛開始聽這些英國 90 年代另類搖滾樂團的時候,總覺得這些主唱真的是在唱歌嗎? 感覺只是用嘴巴發發牢騷,給人一種不專業的感覺,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慢慢的,開始能體會這些歌曲想表達的戲謔後,也愛上這種「有話不明講」藝術。

也許是幾乎快沒調性可言的和弦行進,加上唸歌式的英國腔,帶來濃濃的慵懶感,在沒有縫隙的緊湊中,這樣的曲調和黑色幽默的歌詞,我喜歡讓它出現在上班日的早晨餐桌上,在醒來與忙碌之間的十五分鐘,思索著今天該變成怎麼樣的形狀。

Sociability It’s hard enough for me
與人打交道,讓我感到難堪

Take me away form this big bad world
把我從這個醜惡世界中帶走

And agree to marry me
然後嫁給我吧

So we can start all over again
我們就可以回到一開始的時候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