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者:八芭菈 la diseñadora
Dec.29.2017

Ass and the City 尻托邦〈兩隻魚〉(貳)

當時我以為,那會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他在那日後旋即為了工作離開北京前往成都,在我離開中國前不會再回來。如此也好吧,那時我頭一次渴望領悟夭折的美。

爾後,思緒總會把我帶回那幾天。冷油從腳目隨日子淹起,竄滿身子。懸浮在人沼裡,於目的與目的間遺忘種種過程。但我始終記得他的手似細紗,一個擁抱定義了勇敢,還有他曾在我的嘴裡,好像我真的能夠給得起一個人快樂。人生中曾有幾個時刻,在讀秒的結尾時倉皇穿越了錯的街道,回頭發現對的竟在彼岸招手。霎時恐慌自己可能再也不得幸福,緣分一雙大眼直直刺進自己的絕望裡。

六月底,忖著最後一場旅行,而我的錢早已用盡,看來似乎無處可去,然後我想到他。

「我能去成都找你嗎?」我在微信上對他說。

「來啊,我給你買機票。」他幾乎是一秒鐘便答應了下來。

而他終究是再次提了那個問題。

「你來成都,能不能跟我在一起?就算只能擁有你一天也好。」

我感覺嘴裡釀著血,熟過頭了,字句酸腐著我的舌尖,「抱歉。」

「沒事。」

我疑惑自己在提高這一回賭注,賠進的並不是我多愛他,而是若我真的愛上了他。人們甚少體會到愛情裡的風險,我們能收穫的是愛,但若是失去,那便再多的恨也湊不回自己。他一如既往地溫柔,好像我與他並非才認識不到兩週,而是我們用這僅僅兩週在複習遺忘的彼此的過往。他二話不說,買了北京與成都的來回機票。我隻身從北京出發,前往成都,與赴賭局。拎著最輕簡的行李,在萬呎高空上我感覺自己踮在失重的邊緣,等著沾進一張甜蜜的繁網。

飛機落地,我一步出機場大廳,捎了封訊息給他,他說要我等一會兒。成都雙流機場,人潮雜沓,不息地把我的忐忑洗得凝澈。

「我到了,你在哪?」一擡頭,看見大廳的彼方,他緩緩走來。那像是又一次初遇,內裡矛鬥著盾。倘若是在戰亂時節,我會飛奔上前擁抱他,告訴他留下來,或者我跟他走。但我僅是緩步靠近,腮幫子提得痠糾。他戴著眼鏡,頓時又長了幾年。如今的他終於回到二十五歲,當初的豔陽與華燈盡褪。

我坐在副座,看他駕車晃過成都市區。開車大概是僅存的幾個時刻之一,能見到他骨子裡那個孩子大剌剌地光身溜達。車身在長路上呼嘯,無鶩地衝馳。「你開慢點。」我句句提醒也澆不熄他的頑心,但我也不甚在意。此刻的我正踏踏實實地在異鄉,同一個男人精神流浪著。

漸漸我們遠離都心,駛至外圍的住宅區。此時我眼裡才收進成都的景色,小區園內一片蓊綠。成都像極了臺北,那悶熱滯塞的空氣毫無二致。但這兒終究不是臺北,我於家鄉千里之外。方進他家門,一隻大白狗奔了上來。

「雉奴。」他摸摸牠的頭,雉奴忘情地擺著尾巴,眼笑成一線

他養的薩摩耶犬,叫雉奴,唐高宗李治的小名。

「啊,看連續劇,一時覺得好玩兒就起了啊。」他的平靜反而顯得這無理圓滑不已。我忖著,若雉奴像他的孩子,他就得是李世民了,而他確實是李世民。我想起了玄武門之變,情與義淹在淚血裡脹成功業。

「工作不做了,就陪你玩唄。」那晚,他雲淡風輕地流出一句。原在北京時,他說工作忙,我去了可能也沒時間陪我。我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無語凝噎。「嘛呢?來。」他手伸的老高,引雉奴去抓。雉奴笑得合不攏嘴,歡鬧地向他的手上舔去。「你ㄚ。」他摩撫著雉奴雪白的毛髮,眼波似水,像老父對稚子,寵膩完寫。

剎那我的心全撒了,那太像一個家。

那幾日我們把成都走了一遭。杜甫草堂裡像在荷花林中迷了路,找到彼此時候還傍邊滿綠帶香;他在寬窄巷市集買了一隻手織木作貓頭鷹給我,錯羅精妙,真的一樣;巴蜀大宅門火鍋,大鼎裡兩圈,紅邊圍白。兩個不諳吃辣的傻子,一個勁地往白裡夾,四川的精義都浪費了;步過文殊院聽他漫談過往在成都的日子,一片清淨幽謐,我逕怕心跳亂擾了菩薩;夏夜的錦里滿園燈火燒到他的身上,我們在雋刻「蜀」字的窄巷裡擦踵穿梭,但明白他總在路彎處佇立,直至闌珊燈火。

一晚的午夜場電影後回到家,嘴上還在聊著方才電影的細節,開燈以後卻見地上一片狼藉,看來像些木頭碎片。「這……。」我還沒能確認自己的驚惑,回頭看了他一眼。他倏地對在旁傻笑的雉奴硬生就是一腳,雉奴退了兩步卻又巴著臉跑了回來。眼看他大腳又是一下急踏,雉奴低嚎了一聲。「不要再打他了!」我拉住他,瞥見他眼中的暗火。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讓我看見他的憤怒,為了一隻贈與我的貓頭鷹。

我們在當晚做愛,第一次他探進我的身體。滑入的時候如細水潤澤,溫溫緩緩的。他從不狂暴,反而更多的總是笨拙。我的雙腿在他的肩上,像他堅毅扛起的擔子。我深深地望著他入迷,眼見他如何精雕我的深邃。我伸手撥去他的瀏海,他如同個努力的孩子般埋首,一擡頭我才跌進他的眼裡。與他結合,始終都似場場詰問,問性,問不性;問愛,也問不愛。

那年夏日的早陽,析過簾幕襲進臥室,將他的身體拋得晶瑩如鱗。我半醒時,惺忪之際,一手橫上他的背,凝脂帶雪。他的手也緩游上我的胛邊,一指一節地柔浣。四壁裡,床笫間,炫眼的日光下,共枕濃睡。白水漣漪畔,誰也沒有醒來,兩人在彼此的囑咐下一再睡去。好像從此便這樣浪費、揮霍、虛度著彼此的餘生也罷,換一場泉歇水盡。

與他同床,發現他是少數我能與之安睡的男人。我時常淺泊在他的肩窩,他不算豐腴的身體,卻總輕鬆釣上我的睡意。我伸手鉤向我的手機,片下了這一個畫面。他手作枕,臉頰被團起像個嘔氣的孩子,鬧累了纔被睡意綁去。

當我再次醒來時,他已在客廳與合夥人談論生意。我緩緩撐起身體,雉奴哈哈喘氣地跑了進來,一躍上了床,在我腳旁撒野起來。他或滾或翻,臉上的笑容從沒停過,我看了也不住莞爾。我探出腳掌,在他的肚子上描圈,心花怒放的他款款地在我身旁憩息。「我是你的媽媽嗎?」不知是提問或自詰,我看著他出神。臨行前拍了一張相片,他仍在我的腳邊撒嬌。

「狗都託人照顧了,現在想要離開成都也行。」那天出了景點後,我們在路上散步,他看著我說。「是嗎,那我真的很想去九寨溝。」玩笑似地,我也不抱太大的期望。「九寨溝嗎?」他不發一語,踏進街邊的一間旅行社。

「請問一下,九寨溝兩人行多少錢?機加酒雙飛,三天兩夜,一人兩千是嗎?好,就這個。」他霸氣十足,一連串過程三分鐘不到,結帳時我還在一旁愣得不能自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日一早我們風塵僕僕,前往機場,預備飛黃龍。在計程車上,我無由地興奮起來。明明來到成都已是與他獨處了,如此一飛又更是獨上加獨。那一趟我們隨團出發,隊裡男女老少混雜,我們兩個年輕人反成了異數。午膳時,眾人桌上熱絡。我們與旁邊的一對夫婦閒談,他倆說此行是來蜜月旅行的。
「我們也是來度蜜月的啊。」

我手中捧的熱茶險些沒翻倒。他神采飛揚,見那夫婦僵笑了兩聲。

「你在說什麼啊!」那對男女一別過頭,我便低聲質問他。

「有什麼關係,開個玩笑嘛。」他滿臉寫意。

「那要是他們當真了怎麼辦?」

「當真就當真唄。」說畢,又是一個勁地痞子笑,我的臺詞全吞了回去。

第二天,我們終於進了九寨溝內。倆人在偌大的溝內無頭蒼蠅似地亂竄,五湖四海間飄搖,一併目無暇給。綠水藍天,沁得人明明淨淨的。那日氣溫微涼,園內全是水景,不免得濕氣帶寒。「好冷。」我在他身旁咕噥並哆嗦著。他脫下上身的暗藍針織外套,罩到我身上。「你怎麼辦?」「沒關係我不怕冷。」他一雙大眼望向前方,瞅都不瞅我一眼。我脫下自己身上的條紋薄外套,遞給了他。白綠錯間的衣服,本就窄緊,在我身上總顯得單薄。他一換上,卻如同一覺方醒的孩子,眉眼之際輕揚不少。那是這輩子頭一回被公然包覆在另一個男人的衣物裡,此刻自己的衣著也緊貼著他,而我只是很長很長地看著他。

漫步到樹正群海,我憑欄休息。他著手隨意拍下那一刻,日光氤氳,乳白的相機吊在我的胸前。方低下頭,不備的瞬間被裁進記憶體裡,暗藍的毛衣漫得畫面裡一片冷甜。之後我們又上了幾個坡,空氣愈發寒冽。我抖得不行,牙關緊攢。正好亭下一名婦人兜售著披巾,我們各買了一件。黑的粗布散織,懶垮在我倆肩上,瞬時像兩個野人。過後一路從頂上奔了下來,回到園區門口,他站在一旁抽菸。我看著他,心想野人戲火,不忍笑了出來。

九寨溝身處阿埧自治州,是藏族與羌族的自治區。導遊小姐在車上不時與我們分享藏族與藏傳佛教的生活。「你們知道倉央嘉措嗎?」我和他滿臉疑惑地看向彼此。

「他是第六世達賴喇嘛。作為達賴喇嘛的轉世,他不恪守成規,追求世俗的愛情,被認為是富奇異色彩的達賴。他一生寫過許多情詩,也不斷在追尋佛法和愛情、超脫與世俗的平衡。想跟大家分享一首他最有名的詩。」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車在山路間曲折迴繞,我望向窗外一片綠蔭出神。「不負如來不負卿」……那是怎樣的兩難?彷彿進與退都一併踩在自毀的檻上。我轉頭面向他,他直直地映進我眼裡。「這種情詩有什麼好的呀?」一貫地痞態,他彷彿對這雋永的故事不感興趣。他別過頭看著前方,手卻緩緩貼近,牢牢地箍緊我的掌心。周遭一切聲響的皮都被剝了去,褪出一個赤裸的當下。

行程的最後一日在各式採買景點中度過。尾聲時來到一間寶石店,先前導遊已與我們簡介過各種晶石。我杵在櫃前,看著色色髮晶,綠黑黃紅,被亮得恍恍惚惚。「髮晶能破煞擋災,保人安康。」導遊的話反覆在我耳邊迴繞。「你買一個給我好不好?」我轉身和他說。「你想要啊?我過幾天再去店裡給你挑一個啊。」他那時正在成都和合夥人經營玉石生意,「我們自己那拿便宜。」「那你要記得哦。」但我也擔心,就憑自己那點兒記憶力,大概幾秒後便拋得一乾二淨。我對他點點頭,心裡想的是,要把他日日安繫在我的手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ss and the City 尻托邦 臉書專頁部落格

 

江峰 Feng Jiang
1992年出生於臺中。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與中國語文學系雙主修畢業。現居紐約,就讀普瑞特藝術學院 Pratt Institute,主修 Performance and Performance Studies,研究舞蹈。目前經營個人部落格 Ass and the City,從同性情感經驗出發思索性、愛與生命。心想自己這輩子應該是一隻金魚。
1992年出生於臺中。國立臺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與中國語文學系雙主修畢業。現居紐約,就讀普瑞特藝術學院 Pratt Institute,主修 Performance and Performance Studies,研究舞蹈。目前經營個人部落格 Ass and the City,從同性情感經驗出發思索性、愛與生命。心想自己這輩子應該是一隻金魚。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 john-schnobrich-523555-unsplash

    情感直至臨終的A與B

    A是個不怎麼樣的女人,向來孤獨一人,毫無主見,毫無脾氣可言,對人生毫無見解。 她喜歡假日午後坐在公園的長椅上, ……

  • 繪者:八芭菈la diseñadora

    Ass and the City 尻托邦〈兩隻魚〉(柒,含後記)

    我決心要去找他,於二零一七的暑假,碩士學旅第一年結束。我亟欲回到中國,再見上他一面。若我能再見他,也許,真的也 ……

  • 繪者:八芭菈la diseñadora

    Ass and the City 尻托邦〈兩隻魚〉(陸)

    那年我在系上選修的專書課,懵懂之間選擇了莊子。此前我不甚理解莊子,只認為他像個教科書裡的名詞,用於得分與引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