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音樂像談戀愛,要曖昧而輕盈】專訪獨立樂團甜約翰 Sweet John

第一次在華山 Legacy 聽到甜約翰的音樂的時候,我就在想,這是好適合冬天早晨的音樂,很輕盈、很有律動感。不是那種聲嘶力竭的情歌,但在主唱浚瑋和 Mandark 乾淨的嗓音裡,還是透出了一點清清冷冷的孤單氛圍。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5 preset

(由左至右:主唱浚瑋/ 鼓手小 J /主唱、keyboard Mandark  /貝斯阿獎/ 吉他罐頭 )

十二月剛剛發行了第一張專輯的甜約翰,是由浚瑋(主唱)、罐頭(吉他)、小 J (鼓手)、Mandark (主唱、keyboard)、阿獎(貝斯)五人編制而成的獨立樂團,原本除了 Mandark 之外,其餘四個人曾在大學時期共同組過樂團 Nature Outcome ,只是畢業之後,樂團就解散了,大家好像必須面對各自的現實:當兵、唸研究所、就業⋯⋯直到阿獎有一天再次以一首 Angelina 把大家召集了起來⋯⋯

03

 

最初和最後的 Angelina

「曾經有個誰 /打破這道牆 / 隱隱約約 /很模糊的印象 / around me / you could be/ you could be. 」     (Angelina 這裡聽)

曲調輕快,但帶著遺憾口吻的 Angelina,好像在描述一個夢境般的記憶。

阿獎:「這首歌在甜約翰成立之前就寫好了,但是大家是為了完成這首歌,才再次聚集起來的,也因為這首歌才遇到 Mandark 。我們認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 Angelina,就像所有人的青春裡都有一個沈佳宜。」

曾聽過組樂團的朋友說,其實一個樂團最難的不是能不能做出好音樂,而是有沒有遇到契合的團員。我問他們平常五個人之間是怎麼相處的,「感情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還蠻有默契的」罐頭笑著說,「其實五個人各有特色,大家會一個禮拜至少聚會一次,一起寫歌也一起打電動。」

如果遇到寫出來的歌其他人不喜歡的話,通常會怎麼辦呢?Mandark 說:「彼此都很直接,不喜歡就直接講,就試另一個方式,大家有想法就丟出來,通常也可以找到平衡點。」至於這樣會不會有人覺得很受傷呢?鼓手小 J 說 :「大家都是遍體麟傷的走過來的。」

這次專輯也特別收錄了Angelina 的Remix 版,和曾韻方小姐合作,放在整張專輯的最後一首,當作彩蛋,希望能賦予這首最初的歌不一樣的意義。

 

我們希望不聽獨立樂團的人,也會喜歡我們

和朋友聊起甜約翰的時候,大家一致說:「編曲很厲害!」

「我們團的重點不是在 vocal 上面,而是每個樂器的比重都蠻平均的,這樣每個人都有可以發揮的地方,比較有趣。但是我們比較貪心啦,我們希望我門的主旋律是朗朗上口,容易記住的,但是在編曲上也想要有厲害的表現。」浚瑋說。

其實除了Angelina 之外,甜約翰這次專輯也有一些很酷的嘗試,像是<留給你的我從未>、<後遺症>兩首也與日本的 Tsudio Studio 跨國合作,他原本是 Mandark 的網友,後來在台灣旅遊時兩人見了面,便建立起了跨國的音樂友誼,在音樂上也有很多討論和合作,「他擅長的風格很明顯,是甜美夢幻的泡泡風,也會日本一些很特別的混音技巧。」

擁有非常多細節的甜約翰,用他們獨特、細膩的都會風歌曲擄獲了眾多歌迷,也有一些原本不聽獨立音樂的人,聽過他們。至於他們到底將自己定位在獨立樂團還是流行樂團呢?

五個人一致貪心的說:「希望橫跨在中間,同時佔到獨立和流行的粉絲,曲是比較流行的,但編曲上會做一些有趣的東西,不管你是重度的獨立樂迷,還是只聽過一點點的人,都能夠喜歡,這樣就很好了。」

06

05

玩音樂像談戀愛,保有一點曖昧的距離

從成立甜約翰以來,一首又一首輕快的歌在街聲佔據排行榜、到登上華山 Legacy 、今年十二月發行了第一張專輯,並且獲得眾多好評的今天,我很好奇他們一路走來,是否有最喜歡的某一天,或是最想放棄的某一天?

浚瑋:「我記得有一天我們在一起練團,那天剛好是政府補助案放榜的日子,知道甜約翰通過的那一天,我跟 Mandark 就直接相擁而泣。因為以前都團報過好幾次,但都沒有上,但以甜約翰的身分上了的時候,覺得獲得了肯定。」

Mandark:「寫歌的時候很痛苦,但是可以嘗試很多自己想要弄的節奏和和弦,大家也很好討論,這是只有在甜約翰才能玩的東西。」

阿獎:「因為我住在台中,所以平常要花很多時間在車程上,但是我記得創粉專的那一天,我很開心,好像終於要開始的感覺。」

小 J : 「演出的當下,可能有些點大家有對到,五個人合在一起,那是最爽的一刻。」

罐頭:「應該是編曲上發現大家默契很好的時候,好像沒有人特別想要出鋒頭,很有默契,有時候會感受到自己心裡想的東西,都能被其他人完成,被完整的時候,會覺得滿開心的。」

五個人各自有工作的甜約翰,平常的生活其實沒有很高的重疊,但是他們似乎都很喜歡現在的狀態,在台灣的音樂環境下,未來也還不打算往專職的樂團前進。在有穩定收入的情況下,玩音樂可以是一件更長久的事吧。我覺得當他們五個人談起音樂的時候,都像在談論愛情,而非工作,他們眼神發光,笑容滿面,雖然各自有各自一路走來的挫折或遺憾,但是他們還是將音樂當成心裡重要的一部分,並且已經準備好了一起繼續玩下去。

更多關於:甜約翰粉專

專輯圖片:甜約翰提供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專訪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