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勝利|當愛合法以後,同志平權的下一步會是什麼?

讀《同志文學史》緒論時便已說道,同志文學以及其他種種民眾行動,從過去以來皆是「在逆境(其帶來的是由上而下的壓迫)中不斷和既定狀態(既有之國家、家庭、經濟處境等等)挑釁、纏鬥、協商,或是捉迷藏。」

且無論是文中所指的逆境、或是既定狀態本身,其實都是依著異性戀體制而產生、或被架構出來的。

時至今天,這道陰影仍依附在任何思想的背方 — — 包括從個人到國家 — — ,就算想要但卻無法掙脫開來。而其唯一表現出的差別僅在於陰影深淺,亦即它所造成的傷害程度孰輕孰重、複雜與否,如是而已。

若單就地域性來看,非洲和中東地區的同志族群權益,是屬相對落後的地方,當然了,這也不能排除宗教,以及國家社經狀態等因素於此地的重大影響。但如果不那麼嚴格檢視,在其它我們認知上的先進國家,其政府以及社會表現亦不見得就能稱得上是「合格的」。

比方以美國來說,在 1985 年時,大多數的州法仍將同性戀視為肛交罪。而雖然許多州也在日後將它除罪化,但是社會大眾仍舊不改同性戀視作汙穢的象徵,甚至認為肛交、與愛滋病之間是為絕對關係的存在 — — 別說是美國了,這樣的思維在任何國家其實也相當普遍。

 

遍地揮舞彩虹旗:同志平權於律法上的躍進

2001 年時,由荷蘭敲響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第一聲。此後,同志權益開始衍生出來新的方向,原先異性戀體制主導維持的世界觀,也於焉發生動搖。

這項判決先例,為其他許多國家帶來立法時的有跡可循。同時,這也影響了更多人願意接受新的思考方式與性別觀念,而那些原本對同婚不抱希望的人心中也紛紛重燃希望。因此,這份榮耀不會只屬於荷蘭,而是與世界共享!

就在近期,澳洲也將步入第 26 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而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當時澳洲付諸公投時達成了 79.5% 投票率、並有 61.6% 選民表態支持修法,此即反映出由下而上的推動同志權益,也是有可能真實存在的(雖然公投以前,誰也無法保證廣大的異性戀族群到底心中是如何看待同志)。

「沒有任何形式的結合比婚姻還要深刻。因為婚姻體現了愛、忠貞、奉獻、犧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透過婚姻的結合,兩人成為勝於以往的模樣。」

結婚,是基本權,也是公民權。若國家因「族群」不同來決定是否賦予婚姻這項權利,也就是將一國人民劃成主次之分。因此,讓任何人皆能自行決定結婚與否,即是體現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且給予同等的尊嚴與尊重。

總歸近年來,平權運動之所以如此成功,我認為,其中原因就包括像是「醫學和心理健康的標準與時俱進、LGBTQIA 族群在媒體和娛樂產業漸漸受人注意、各大企業制定性別友善政策吸引人才、宗教信仰漸漸接受同性關係,以及年輕世代的態度普遍較為開放。」

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LGBTQIA 族群願意挺身而出、分享自身故事,無論是從書籍出版、或電影等相關著作,皆能見到越來越多元的性別題材包容其中;甚至每年各國家所舉辦的彩虹遊行,也有非常多人願意站出來、呼籲大家做真實自己,而當活動越辦越大,參與的聲音亦就越加豐富、且更具力量。當這些權益越能在社會中自由展現,它就越能融入人們生活裡,進而讓更多他人了解到,其實在異、同之間並無不同。

(沒有任何形式的結合比婚姻還要深刻。因為婚姻體現了愛、忠貞、奉獻、犧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透過婚姻的結合,兩人成為勝於以往的模樣。|攝:PoHua)

 

有了婚姻之後,「同志平權」下一步是什麼?

同志議題,當屬二十一世紀最為重要的議題之一。

不管是社會、抑或是醫學上的進步,接連影響而來的討論也變得越加廣泛多元,這些都非常的好,但可惜之處,往往在於它也只停留在討論階段而止步不前。

除了目前初見曙光的同婚律法,未來更應該著重於教育上,以強化落實真正的平等,並從小教導孩童性別觀念的認知、正確的同志性行為等重要教育項目,而非塑造出 — — 我認為目前仍最常見到的 — — 平等的假象。

更進一步,同志議題中的「同志」,其實就是指稱那些非主流異性戀的族群,這當中除了一般人認知到的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還有更多的是在 LGBTQIA 之外的族群,換句話說,它也就是反映出所有背離社會正常脈絡的概念都應當受到重視。而如果我們能夠在本世紀完成這項挑戰、並到下一個世紀來臨前跨越這項障礙,「同志議題」也就可能被視為推動其他我們尚未注意到、或概念上新興的非「正常」的弱勢族群,作為其權益上發聲的支持力量。

「法律和秩序皆是為了維護正義而存在······當法律和秩序失去應有的功能時,它們便化成危險的水壩,阻礙社會進步的水流。」— — 馬丁.路德.金恩

如同上個世紀面臨的女性權益、以及黑人人權議題,其實它們也或多或少地促進了今日同志族群權益上的推動。而如果,未來能夠藉「同志議題」之力,來幫助到更多的少數族群,這些都會是人們所樂見到的事情。對於能使全體人類進步,何嘗榮幸!

 

愛的勝利

「即使完全不按照宗教觀點來看,同性戀仍是性機能的誤用,是一種可悲又渺小的二流現實替代品,是一場逃離人生的可憐之旅。因此,同性戀不值得同情、不值得擁有受苦的少數族群該有的待遇,同性戀應該被視為一種惡性疾病。」

這段話,是安德魯.所羅門(Andrew Solomon)在一場 TED 演說開場中,首先引述自 1966 年《時代雜誌》所撰寫的內容。然而,我們回到現今社會上,早已有更多人將同性戀視為一種身分、而非疾病。如此改變,則是用時間革命而來,隸屬於這個世代的進步與光榮。

雖然,我們無法預測未來另一個時代所屬重要的族群議題為何,但我們可以先行思考,當真的遇到族群議題時,是否也能如面對同志議題的時候,擁有那開放與包容的心?

如果選擇袖手旁觀,而非直接投身在你想改變的體制之中,那種感覺多令人沮喪!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